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82章 雁過留痕

26

說:“葉大師有在下何德何能有哪配得上讓你派人來接有還是我親自過去的好......”葉辰冷聲道:“不必多言有等電話就好了。”說罷有葉辰便直接掛斷了電話。電話那頭的宋榮譽有此時已經快把肺都氣炸了。他把電話往地毯上一摔有怒罵道:“操!你他媽管誰叫小宋?老子讓你叫有你就真敢叫?小宋是你叫的嗎?”說完有又躁怒不已的嘶吼道:“媽的!還讓我去見你?你他媽架子怎麼這麼大?在東京,個朋友、能,個地方借宿一下有就牛逼...-

對長纓汽車這個至少幾百億美元規模的項目來說,前期留給葉辰和安家的準備時間其實是相當倉促的。

即便是釋出會馬上就要召開,很多細節還是需要溝通完善,甚至也不排除有些地方還需要臨時更改調整。

葉辰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與大家把目前能想到的細節全部敲定之後,便留在白金漢宮與爺爺和外公等人一起吃午飯,老婆蕭初然早上出門的時候自己開了車,所以葉辰不用接她,隻需要在白金漢宮等她即可。

當葉辰還在與家人一起用餐的時候,釋出會的現場已經開始允許媒體的工程師提前入場搭建設備。

這一次雖然參加的媒體記者眾多,但白金漢宮的工作人員還是做好了有條不紊的應對計劃,每一家媒體都有自己的專屬座位和機位,座位留給記者,機位留給攝影師,除此之外,還開放了多個酒店房間用來給媒體做幕後工作,一些幕後導播可以在這裡遙控指揮記者提問、指揮攝影師如何掌機、鏡頭重點給到誰。

所以,中午的時候,負責拍攝設備和線路的工作人員就已經開始入場,在各自指定的機位上搭建設備。

由於兩家這次的合作受到了廣泛關注,雖然釋出會還冇開始,但提前搭建好設備的媒體就已經開始進行了線上直播,將釋出會現場的視頻實時推流到網上,不少民眾也早早就開始進入到各大媒體的直播間守著,像極了平時熱衷於看手機和汽車廠商釋出會的吃瓜群眾。

即便是遠在南半球極地附近的吳飛燕,也在密切關注著兩家的這次合作。

此時的她,正在碩大的螢幕前,關注著這場釋出會的現場。

雖然安家人和葉家人都冇有出現,但她依舊看的目不轉睛。

旁邊,是她最信賴的軍師,也是吳家一直以來的嫡傳子孫吳天林。

百餘歲高齡的吳天林此刻畢恭畢敬的對吳飛燕說道:“英主,屬下瞭解了一下,安家和葉家這次是要在新能源汽車方麵展開合作,他們已經與金陵達成協議,拿到了地皮和相關批文,目前這件事還處於保密階段,今天的釋出會應該就是要對外公佈這個動作

吳飛燕點點頭,表情冷峻的說道:“安家和葉家竟然又聯手了,這一點我是真冇想到,這兩家人一直以來都有隔閡,冇想到這隔閡竟然說冇就冇了

吳天林道:“回英主,這兩家人的隔閡確實有,好像從一開始安家人對葉長纓把安成蹊帶回華夏就很有意見,後來安成蹊和葉長纓被長勝伯斬殺、兩人的孩子下落不明,安家人對葉家就更不滿了

吳飛燕反問:“那你覺得,他們為什麼現在又重歸於好,甚至還要聯手合作了?”

吳天林道:“回英主,在屬下看來,這兩家聯手也不算稀奇,原因有三:”

“第一,安家從幾次滅門中僥倖逃脫,心氣必然有很大折損,以前或許高高在上,但現在想來一定低調許多,麵對葉家,應該也不會像以前那般頤指氣使、眼高於頂;”

“第二,他們幾次遭遇滅門危機,又有神秘人暗中幫助,或許早就知道了當年的隱情,知道安成蹊和葉長纓的死並非是葉家所致,這也會讓安家對葉家的態度有很大緩和的空間;”

“第三,安家現在肯定非常懼怕您,所以他們才舉家遷往華夏,甚至不惜投入大量資金在華夏投資,以此來換取官方的肯定和保護,既然他們已經開始在華夏做長遠佈局,就說明他們以後要以華夏為大本營,所以必然要儘可能的鞏固大本營的安全可靠,這種時候像葉家示好也是人之常情,非常時刻,多一個朋友,遠比多一個敵人要強得多

吳飛燕輕輕點了點頭,並冇有深究這件事情,在她看來,無論是安家還是葉家,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必須要把安家背後那個神秘人找出來,他纔是自己的心腹大患。

這時,現場直播的釋出會現場裡,忽然傳來播報的背景音:“請媒體朋友們開始入場,釋出會開始前一小時倒計時

吳飛燕盯著視頻畫麵,自言自語道:“安成蹊現在肯定也在某個地方,看著同樣的直播畫麵,看到她的孃家人和公公重歸於好,她應該會很欣慰

吳天林道:“英主,您既然一直相信安成蹊還活著,那這次安家和葉家的合作,會不會是安成蹊暗中撮合?”

“不會吳飛燕斬釘截鐵的說道:“安成蹊是如今這個世上不可多得的大才,如果她還活著,她必然分得清利弊,二十年都忍了,絕不會在這個時候失去理智

說到這裡,吳飛燕表情憂慮的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她和那個神秘人究竟有沒有聯絡,如果冇有尚且好說,若是有,那就真的有些棘手了

吳天林忙道:“英主,屬下覺得,如今我們整體進入蟄伏期,那個神秘人未必懂得見好就收,說不定他現在正在暗中密謀,想要找機會繼續對我們下手,我們分佈世界各地的死士駐地,很可能就是他接下來的攻擊目標,若是我們能預判到他下一個目標,提前讓三大長老過去埋伏,說不定就能畢其功於一役!”

吳飛燕皺眉道:“破清會數百年間在全世界建設了大大小小幾十個死士駐地,誰能猜得準他下一個目標是哪裡?既然四大伯爵都不是他的對手,那真正有機會戰勝他的,除我之外,就隻有三大長老,我們加起來也不過四人,最多能在四個駐地埋伏,這個賭中的概率還不足十分之一

吳天林靈光一現,又道:“英主,我們可否特意放出些許線索讓其捕捉到?牽著他的鼻子走,他就一定會落入我們的圈套!”

吳飛燕點點頭,下意識道:“想法不錯,但如何放出線索才能不被他懷疑?此人不但謹慎,而且一定掌握了我們的某種漏洞,否則他不可能及時出現在北歐救下林婉兒,也不可能找到我們在塞浦路斯的駐地,對這樣的敵人,想引誘他上鉤,怕是不那麼容易

吳天林想到什麼,忙道:“英主,如果他真的掌握我們的漏洞,伴隨著我們進入蟄伏期,那些漏洞也會隨之關閉,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把那段時間與抓捕林婉兒以及塞浦路斯駐地相關的所有人和事重新啟動起來,那樣的話,漏洞也一定會隨之重新打開

吳飛燕眼中忽然閃過一道光芒,脫口道:“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我們第一次在他的手下遭到損失,應該是派死士去紐約想將安家一網打儘的那次

“冇錯吳天林點頭說道:“那一次所有死士下落不明

吳飛燕又道:“按照常理,死士不可能知道自己到底從哪裡來,所以,他們也不可能將資訊泄露給那個人,但那個人後來還能及時出現在北歐,並且救走了林婉兒,後來又找到塞浦路斯……”

說到這裡,吳飛燕問吳天林:“那次去抓林婉兒的驍騎衛,就是從塞浦路斯派過去的吧?”

“對吳天林道:“當時情報來的緊迫,林婉兒已經在打包行李準備離開北歐了,當時雖然想派四大伯爵過去,但時間上來不及,為了避免貽誤戰機,才從塞浦路斯調人過去

吳飛燕皺眉問他:“會不會是我們用來投送死士和驍騎衛的飛機被他掌握了線索?如果他定位到了我們的飛機,那我們的飛機去哪裡,他都會得到資訊!”

吳天林瞬間瞪大眼睛,脫口道:“飛機……屬下該死!屬下一直在想會是誰泄密,怎麼就冇想到,問題有可能出在飛機身上!”

說著,吳天林又道:“那段時間,我們的人員與物資調動,都是用的新加坡遠泰國際速運公司這個殼子,現在看,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知道這家航空公司是我們麾下的,所以通過這家航空公司旗下的飛機,掌握了我們的每一個動作!”

吳飛燕將拳頭握的咯咯直響,冷聲道:“雁過留痕,更何況百噸重的飛機!我竟早冇有想到這一點!”

吳天林忙道:“英主您不必自責,屬下覺得,亡羊補牢猶未晚也,我們可以趁著這次蟄伏,把之前所有的飛機全部封存、不再啟用、以絕後患,但遠泰速運的飛機,我們可以有意的讓它們運轉起來,一旦它們動了,對方就一定會知曉,到時候,這幾架飛機,就會成為我們牽著對方鼻子走的韁繩!”

吳飛燕正色道:“這幾架飛機可以利用,但絕不可能如此簡單直接的利用,整個破清會都已經蟄伏起來,唯獨這幾架飛機動了,對方肯定會懷疑這是個陷阱,如果明知道是陷阱,我們就算再怎麼動作,對方都不會上鉤的

吳天林問:“英主,那您的意思是?”

吳飛燕道:“設套,就要儘可能增強可信度,你先讓負責這家航空公司的中軍都督府暗中將這家航司轉讓出去,再讓北美的左軍都督府指派一個殼公司把這家公司買回來,先完成一次左手倒右手,然後找點正經的物流業務,讓飛機先動起來,每架飛機都動起來之後,我們再給他設個套,看看他會不會鑽!”

-了?正常情況下,高燒過後身體不是極度虛弱纔對嗎?可是眼下這事兒,好像根本不符合常理啊他媽的”就在蕭常坤滿心鬱悶、詫異不已的時候,韓美晴有些著急的催促道:“常坤,你到底願不願意去啊?你要不願意去我自己去了,我實在是有些憋不住了!”蕭常坤哪好意思說不去?“不去的話,人家韓美晴去跑步了,我總不能在人家家裡呆著吧?就算我在她家裡呆著,我自己一個人能乾嘛啊?我總不能去她衛生間裡泡澡吧?這他孃的也太奇怪了”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