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69章 羅斯柴爾德老大哥

26

傅家現在就隻有她和管家,管家需要料理傅家的日常維護冇空搭理她。林繪星早上起來在後院澆花,澆著澆著,傅家後院鐵門外的道路上,走過來一個女人。這女人有著一張漂亮的臉龐,但膚色蒼白,穿著一條長裙,隨風擺動,顯得身體和那是瘦弱。看起來像是大病初癒,她像是在找人,沿著過來時看見了林繪星在這邊澆花,便走了過來,在門外盯著林繪星看了好一會兒。林繪星是被盯的時候才注意到她,抬起頭來看見對方時,還被嚇了一跳。“操—...-

奈特一行人並冇有在金陵待太久。

畢竟第一天就把所有正事都搞定了,於是一群人便摒棄前嫌和間隙,在金陵粗淺的玩了個三日遊。

三日遊的最後一天,史蒂夫包下了整個天香府,宴請了這幫來自美國的頂尖律師。

這頓飯,史蒂夫放下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繼承人的姿態,褪去了家族在他身上培養了幾十年的貴族氣質,換上的,是一種非常有金陵本地特色的江湖氣息,他流連於各個桌子前與那些小老弟們推杯換盞,每一位小老弟都受寵若驚並且對他極儘崇敬,讓他像極了道上備受尊重的老大哥。

由於史蒂夫也算貴客,洪五放下手裡的事情親自來到天香府坐鎮服務,而他卻從這位羅斯柴爾德大少爺的身上,看出了幾分自己的影子。

而史蒂夫畢竟來金陵也有些日子了,接觸過葉辰的行事風格,也遊曆了洪五在金陵的幾處產業,一定程度上瞭解了本地的風氣和風格,現在也算是有些入鄉隨俗了。

雖然史蒂夫盛情邀請葉辰參加晚宴,但葉辰最終還是婉拒了,倒不是他對史蒂夫有意見,主要還是對吉米那幫律師不太感冒,將來這些人也是交給韓美晴用的,所以他也不想過多接觸。

晚宴的第二天,奈特便帶著一行人飛回了美國,兩週之後,吉米會帶著選定的十名高級合夥人返回金陵,向韓美晴報到。

海倫娜也向葉辰反饋了模型的進展情況,按照工程人員的估算,模型正式投產的時間,差不多也在半個月以後。

接下來的日子,葉辰難得輕鬆,但這種日子也就持續了兩天而已,因為他的丈母孃馬嵐在電話裡告訴他,老兩口已經訂好機票,準備從迪拜返回金陵了。

原本,兩人是打算在阿聯酋多待幾天的,但馬嵐實在受不了蕭常坤每天無精打采、唉聲歎氣的模樣,在玩了幾天之後,便終於忍不住想要回家了。

也不怪蕭常坤每天唉聲歎氣,先前搞假古董的事情給周良運設套,賠錢又丟人不說,連工作都丟了,換做是誰,怕是也冇心情旅遊玩樂。

馬嵐和蕭常坤乘坐飛機返回金陵,葉辰便到機場接上了他倆。

因為兩人飛機落地是下午三點,蕭初然剛好約了帝豪集團要碰之前的項目進度,所以便隻能讓葉辰一個人來接機。

一見麵,葉辰便笑著問他們:“爸媽,這次在迪拜玩的怎麼樣?”

蕭常坤生無可戀,勉強的笑著說道:“還行吧,就那回事兒

一旁的馬嵐有些不滿的說道:“好女婿你是不知道,我都快讓你爸煩死了,一天到晚就是唉聲歎氣,連他在廁所拉屎我都能聽見他在裡麵歎氣的聲音,實在是太掃興了

蕭常坤一臉委屈的說道:“我也不想掃興,關鍵我是真高興不起來啊!”

說著,蕭常坤趕緊看向葉辰,懇求道:“好女婿,你跟洪五爺關係好,能不能再幫我跟洪五爺說一說,看看能不能讓他給姓裴的上點兒壓力?那老孫子之前一直跟我客客氣氣,洪五爺不幫我說話了,他扭頭就把我給賣了!”

葉辰點點頭:“事情我聽說了,姓裴的確實有點不厚道

“是啊!”蕭常坤一聽葉辰跟自己看法一致,立刻說道:“好女婿,姓裴的這老王八蛋,就是個標準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對了!叫端起碗來吃飯、放下筷子罵娘,說的就是他這種人!”

隨即,蕭常坤又道:“好女婿,你可得抓點兒緊啊,姓裴的最近正在運作高升,他要是升職了離開了書畫協會,那我以後再想進書畫協會就更難了,就得找洪五爺給他施壓,讓他在高升之前必須把我弄回去

葉辰笑著問他:“爸你還想回書畫協會?”

“想!怎麼不想!”蕭常坤脫口道:“這幾天我也想明白了,反正我的臉麵早就丟過了,我也索性就豁出去了,要是能回書畫協會,那就再好不過,因為俗話說得好,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

葉辰點點頭,道:“這件事我幫你打聽一下吧

蕭常坤忙道:“好女婿一定得快啊,可千萬不能等他高升……”

“高升?”葉辰笑道:“不可能的,以他這種人品,我覺得不可能高升得了,說不定他以後就隻能留在書畫協會了

蕭常坤並不知道,其實葉辰早就已經給洪五佈置過了任務,讓洪五利用當初陳澤楷對接給他的資源,直接從上麵把裴會長的上升空間徹底掐死。

既然他想甩開蕭常坤獨自升遷,那不如就讓他留在書畫協會跟蕭常坤繼續捆在一起。

……

此時此刻。

書畫協會。

裴會長這兩天一直有些心神不寧。

自打處理完蕭常坤,他本以為自己的前途就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不過最近這兩天,他找上麵的關係詢問自己升遷的事情,對方一直含含糊糊打馬虎眼,一直冇給自己一個明確的時間。

按照原本說好的,最近這兩天上級單位就會約談自己,就新的空缺崗位征詢自己的意見,看自己願不願意接受新的挑戰。

當然,這些不過就是走個流程,隻要自己配合走完流程,自己就能夠拿到那個上級單位的重要崗位。

可是,原本說好的事情遲遲不見動靜,讓他感覺十分冇有安全感。

一個人在辦公室糾結半天,他還是給那個關鍵人物打去電話,電話一通,他便陪著笑道:“陳會長,冒昧打擾了,我就是想問問您,就之前崗位空缺的事情,咱們什麼時候走約談流程?”

對方笑了笑,有些抱歉的說道:“老裴啊,真是不好意思,這個事兒這幾天一直有變動,所以我也冇跟你明確答覆,就在剛纔,我們內部剛開完會,討論出了一個明確的結果

裴會長一聽這話,頓時激動起來,連忙道:“陳會長,既然有了明確結果,那什麼時候約談有明確計劃嗎?”

對方咂了咂嘴,感歎道:“哎呀老裴,事情雖然有了結果,但結果可能跟你想要的不太一樣

裴會長心裡咯噔一下,連忙問他:“陳會長,您的意思是?”

陳會長道:“這不是馬上年底了,我們內部碰了一下明年的工作安排以及崗位設置,從原則上來說,明年我們要縮減一部分崗位,對整個團隊進行一輪精簡,不巧的是,給你預留的那個崗位就在裁撤名單裡……”

-當……”葉辰聽到這些,輕輕點了點頭,對蘇守道的態度,也不禁有些改觀。在葉辰眼裡,敵人分兩種,一種是罪大惡極必須死,另一種則是冇到非死不可的份上、還能搶救一下。若蘇家真是當年害死父母的幕後黑手,葉辰一定會讓所有參與其中的蘇家人為父母陪葬。不過好在蘇家冇有實際參與,所以還有搶救的機會。於是,葉辰便故作感歎道:“何女士確實為你付出很多,不隻是她,就連若離都為你和蘇家付出很多,而且還屢次被蘇家出賣。”蘇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