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55章 您原來是這個意思

26

常坤知道她把錢都造冇了!於的,葉辰便故意說:“媽,人家王正剛送是的彆墅,也不的傢俱家電,再說,這傢俱家電的要根據個人喜好自己選是,人家送了你萬一不喜歡,到時候那麼多傢俱往哪放?”馬嵐強詞奪理道:“送是我為什麼不喜歡?隻要的不花錢是,我都喜歡!”蕭常坤接話過去,說:“哎呀,咱們自己買自己喜歡是傢俱也的可以是,明天就去傢俱城逛一逛、看一看,有什麼喜歡是傢俱買一買,咱也不缺這點錢啊,畢竟咱家裡還有個兩百...-

麵對吉米的哀求,韓美晴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旁邊的保羅有些於心不忍,便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我叔叔他雖然有些小人,但終歸是我父親的親弟弟,還請您看在他真心悔過的份上,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當保羅開口向葉辰求情的時候,吉米還冇想明白,心中暗想:“保羅啊保羅,我的好侄子,你要是真心替我求情,就去求求您這個繼父啊,畢竟他跟羅斯柴爾德的大少爺是朋友關係,你放著他不求,去求旁邊這個年輕人有什麼用呢?”

葉辰這時候好奇的問保羅:“他想搶你父親和你母親留給你的產業,你還要替他求情?”

保羅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叔叔什麼人我很清楚,他之所以跑了這麼遠從美國過來耍無賴,就是因為他根本就冇有合理合法的途徑,從我和媽媽這裡搶走史密斯律師事務所的股份,否則的話,以他的性格早就在美國起訴我們了,今天他做的事情雖然確實有些下三濫,但本質上也隻是黔驢技窮、抱著試一把的態度折騰一下而已,就算讓他平安回到美國,他也冇有其他的方式來索要股份

吉米冇想到侄子早把自己的底牌看的一清二楚,羞愧難當的說道:“保羅你說得對……我就是心理不平衡,想趁著這個大喜的日子過來搗搗亂,隻要諸位能夠饒了我這一次,我以後絕對不會再來騷擾你們!”

說著,他抹了把眼淚,委屈無比的說道:“而且我現在已經為我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了,我做夢也冇想到我的老闆會故意挖坑,好拿我的把柄,如果他封殺我的話,我回去就徹底失業了,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從事律師相關的工作,就是為高抬貴手、彆把我趕儘殺絕,我還有老婆孩子……”

韓美晴見他也確實承認了錯誤,而且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便對葉辰說道:“葉辰……要不就算了吧,辛苦你跟羅斯柴爾德先生說一下,給吉米留條後路

史蒂夫這時候生怕葉辰真給吉米留麵子,趕緊說道:“葉先生,卑鄙無恥的小人,咱就得趕緊殺絕,不然他回去之後睡一覺之後、好了傷疤忘了疼,明天還得來找麻煩,要我說您就什麼都不用管了,我來安排,保準您這輩子也不會再見到他!”

史蒂夫在金陵委屈這麼多天,好不容易找到個出氣筒,這要是出氣隻讓出一半,心裡肯定更加憋悶。

吉米嚇的臉色慘白,他不敢跟史蒂夫求情,但一想到剛纔保羅和韓美晴都去向眼前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年輕男性求情,連史蒂夫·羅斯柴爾德也對他畢恭畢敬,便忽然意識到,原來葉辰纔是這背後真正的關鍵所在。

於是他看向葉辰,哭著說道:“葉先生,您看我大嫂和我侄子都不跟我一般見識了,求您跟羅斯柴爾德先生求求情,我以後真的再也不來找麻煩了,我保證!要是我食言,您再把我送進監獄也不遲啊!”

葉辰看著他,微微一笑,道:“你看,剛纔羅斯柴爾德先生也說了,你也不一定非要去美國坐牢,華夏跟美國之間冇有引渡協議,你完全可以在華夏生活嘛

吉米慌亂不已的說道:“我……我是過境免簽來的啊,隻能在華夏待144個小時,144個小時要是還冇離開華夏,我就算非法滯留了……”

葉辰笑道:“冇事,我有個好地方安頓你,你可以踏實的在華夏待著,待多久都冇問題

一旁的史蒂夫一聽這話,頓時喜笑顏開,興奮的說道:“對對對!養狗場!洪先生的養狗場!那裡太適合他了,比監獄更適合他!”

說罷,他向葉辰豎起大拇指,稱讚道:“葉先生,還得是您啊!這比送他進監獄還過癮!”

吉米一聽要把自己送去什麼養狗場,雖然不知道具體什麼樣子,但結合這名字、再看史蒂夫·羅斯柴爾德對這地方這麼興奮,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去處。

他忐忑不安的看著葉辰,哭著問他:“葉……葉先生……請問您的養狗場是……是做什麼的啊……”

葉辰還冇說話,史蒂夫便冷笑道:“養狗場當然是養狗的,隻是有真狗有假狗,你就屬於假狗,人模狗樣說的就是你

說著,史蒂夫又道:“洪先生的養狗場環境很好的,你可以得到一個你自己的籠子,還有一個日本男傭為你提供餐食服務,你到了那裡就不用努力工作了,每天混吃等死就可以

吉米嚇的魂飛魄散,把自己關狗籠子裡?這他媽比監獄還要殘忍一百倍不止啊!還有天理嗎?還有人道嗎?

想到這,吉米哭著說道:“葉先生,我求求您了,我真的求求您了,您看我這年紀也大了,您把我關進養狗場,除了浪費您的地方、浪費您的糧食之外,冇有任何用處,我死了還得浪費您的精力處理屍體,您就當我是條快死的老狗,發發慈悲把我放了吧!”

葉辰還冇說話,史蒂夫便搶先說道:“冇事葉先生,他在養狗場的一切開銷我負責,我出雙倍,另外他要是死了,也不用費心處理屍體,直接剁碎了喂狗不就得了?到時候我給讚助一批全世界最好的鬥犬種犬

說到這裡,史蒂夫擺擺手:“算了算了,我乾脆給洪先生讚助一千萬美元,再把他的養狗場好好升級一下!”

吉米已經崩潰了,萬冇想到史蒂夫現在是咬死了自己不鬆口,自己麵臨的局麵真是越來越慘,本來還能回美國坐牢,現在連這條路都被堵死了,變成要在華夏蹲一輩子狗籠子蹲到死,早知道是這樣,乾脆就回美國坐牢算了啊!

韓美晴和保羅母子二人也冇想到,史蒂夫對吉米竟然如此不滿,完全就是要把他的活路完全堵死,兩人還想替吉米說句話,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從何切入。

母子二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還是韓美晴非常禮貌的說道:“羅斯柴爾德先生,吉米剛纔確實有很多地方得罪了您,但還是希望您看在他真心悔過的份上饒他一次,他在美國還有三個孩子,最小的那個現在還冇成年,如果他在華夏失蹤,他的家人一定會非常著急的……”

吉米一聽這話,嚇的渾身猛的一抖,連忙哭著喊道:“大嫂彆說了!求您了大嫂,千萬彆再說了!”

吉米是看透了史蒂夫,這傢夥現在就是要對自己徹底的圍追堵截,絕不給自己留任何機會和希望,韓美晴提到自己的妻兒,他是真怕史蒂夫下一句話就是把自己的妻兒也送過來。

韓美晴一下子有些冇反應過來,怎麼自己幫吉米求情,反而把他嚇個半死。

可緊接著史蒂夫忽然一拍手掌,激動地說道:“對對對!就應該把他的妻兒也弄過來,讓他們一家團聚!”

說完,又趕緊改口:“不對!不能團聚,讓他一家五口一人一個籠子,每個籠子之間還要再隔一個空籠子,讓他們每天隔著籠子見麵說話,但誰也摸不到誰,我讓他跟我裝逼,這次非狠狠地治他!”

吉米嚇的完全癱倒在地,韓美晴見此趕緊讓保羅把他攙扶起來,隨後又非常氣憤的說道:“羅斯柴爾德先生,您……您就算不接受他的懺悔,也不應該把他的妻兒牽扯進來,我們華夏有句古話,禍不及妻兒,您這麼做,傳出去是會給羅斯柴爾德家族臉上抹黑的!”

史蒂夫不假思索的說道:“華夏的古話跟我一個美國人有什麼關係?我就是要跟他過不去,彆說他的妻兒,就算他家養的狗我也要一起弄過來!”

葉辰眼見史蒂夫咬牙切齒的模樣,再不讓他清醒一下,怕是他還真要這麼乾,於是便開口說道:“好了史蒂夫,你是來參加婚禮的,不要搞的這麼血腥嘛

史蒂夫一愣,隨即看向葉辰,委屈不已的說道:“葉先生,他先跟我呲牙的,我可冇招他啊!”

葉辰點點頭:“我知道我知道,你看他也一把年紀了,留他在養狗場也冇什麼用處,與其讓他在洪五那裡混吃等死,還不如給他找點事情做,壓榨一下他的剩餘價值

史蒂夫忙道:“那讓他每天在養狗場喂喂狗、打掃打掃狗屎也是可以的

葉辰擺手道:“人家好歹是個經驗豐富的律師,打掃狗屎有點大材小用了,我剛好要搞個公司,法務部門目前就韓阿姨一個光桿司令,不如就讓他來我的新公司打十年義務工,十年期滿表現不錯就讓他回去,這中間要是表現不好,再扭送養狗場不遲

史蒂夫恍然大悟:“葉先生您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葉辰點點頭,轉而看向吉米,問他:“史密斯先生,讓你在華夏工作十年,管吃管住、不給工資,有興趣嗎?冇興趣的話,就當我冇說

吉米一聽這話,隻覺得天都亮了,連忙瘋狂點頭道:“有興趣!我有興趣!”

對他來說,最慘是去養狗場,其次是回國坐牢。

能留在華夏工作,好賴還能混個基礎的人身自由,這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絕對是法外開恩了。

韓美晴也冇想到,葉辰竟然要讓吉米留下來在自己手底下工作,不過仔細想想,這倒也是個很好的解決方案,吉米雖然人是無恥了一點,但這也是美國大律師的基本素養,尤其是主做商業方向的律師,臉皮稍微薄一點根本就混不下去,臉皮越厚、專業水平越高的,行業地位和影響力也就越大。

吉米能夠做到埃利斯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合夥人,就足以看出他在專業能力這方麵肯定是冇的說,而且自己已經退居幕後幾年了,真要實操起來肯定有些生疏,吉米一直在一線崗位,實操能力絕對冇有任何問題。

而且,這對吉米來說也確實是一件好事,無論怎樣,都要比去養狗場和監獄好得多。

葉辰此刻特意問吉米:“你說你有興趣,是真心實意的吧?”

吉米不假思索的脫口道:“是是是!絕對的真心實意!”

葉辰又問:“十年,不會反悔吧?”

“不會不會,絕對不會!”

葉辰再問:“彆人問起你來,知道怎麼說吧?”

“知道知道!是我自願選擇來華夏發展!絕對自願!就算老婆孩子問起我,我也會這麼說!”

葉辰輕輕點了點頭:“孺子可教,既然這樣,那就先放你回去安排好家裡人,半個月之後來金陵找韓阿姨報到

“冇問題!”吉米冇想到葉辰還能讓自己回趟家安排一下,心裡感激無比,重重點頭道:“謝謝葉先生寬宏大量!葉先生放心,我安排好家裡的事情就立刻過來!”

葉辰看向史蒂夫,道:“如果半個月後他不來、或者跑路,那你就讓人把他抓過來,直接送去洪五的養狗場

史蒂夫冇想到自己虐吉米這樣的菜逼竟然也冇能虐成,心裡多少有些鬱悶,可一想到自己受點委屈也無所謂,討好葉辰纔是最關鍵的,於是便立刻拍著胸脯保證道:“葉先生放心,我會讓人盯著他的

葉辰看向吉米,笑道:“你是保羅的叔叔,骨子裡的血緣是不會因為你大哥的去世而消失的,韓阿姨又是你幾十年的大嫂,人說長嫂如母,雖說你大哥已經不在了,但她也算是你半個親人,你呢,也算是重情重義,專程跑來華夏參加韓阿姨的婚禮不說,還願意在韓阿姨新事業的起步之初來華夏幫忙,這份感情確實讓人感動,依我看,待會兒婚禮開始,你一定要上台說幾句祝福語,也好讓廣大賓客看到你人性的光彩

吉米聽了這話,心裡自是有苦說不出。

他知道葉辰什麼意思,一方麵算是給自己一個台階下,另一方麵,也需要自己出麵給這些賓客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大家完全搞不懂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雖然這種事情挺丟臉的,但他此刻已經完全顧不得了,能從史蒂夫·羅斯柴爾德的魔爪裡逃出生天,就已經是最大的幸事,在這件事麵前,丟點麵子又算得了什麼?讓自己脫了褲子從這裡裸奔到金陵機場,自己也能豁得出去!

-違抗父皇的命令?”蕭玄明很是委屈地撇撇嘴:“二哥,你是不是搞錯了,你給我的令牌根本就不是真的,而是贗品。雲鸞當場便砸了那塊令牌……”蕭玄睿難以置信,瞪大眼睛看著蕭玄明。“你說什麼?贗品?這怎麼可能?”“那令牌可是純金的,如何能砸爛了?蕭玄明,你知道自己在胡說什麼嗎?”蕭玄明縮了縮脖子,吸了吸鼻子,嘶啞著嗓音回道。“二哥,我說的都是真的。你給我令牌確實是假的,雲鸞就揪著這一點了,她還要闖宮,要到父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