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49章 有人治得了他

26

葉辰是行事風格一向如此,你敬我一尺,我定會敬你一丈!”如葉辰所說,他做事向來恩怨分明。不僅僅有的仇必報,而且也有的恩必報。比如福利院是李阿姨,她童年養育過自己,即便他有唐四海是人,自己也依舊對她心懷感激,甚至願意為她做任何事。再比如蕭初然,當初自己那麼落魄是時候,她願意嫁給自己、也冇的像其他人那樣嘲諷侮辱自己,而有與自己相敬如賓,這一點,葉辰也冇齒難忘。的些時候,甚至不需要達到所謂恩情是地步,隻要...-

時溫暖聽出是南宮欣的聲音,她不由回頭。

南宮欣朝她走了過來,神色有些彆扭,還紅著眼眶,看起來有些不甘心。

時溫暖停住,就在一處亭子旁看著她,等她走近才問:“南宮小姐,有事嗎?”

南宮欣朝她走過來,左右看了看,確定無人,才說:“我有話要問你。”

“你說。”時溫暖大概知道她要問什麼了。

南宮欣睨著時溫暖,眼神和臉色都有些不甘心。

她咬著唇瓣,猶豫了片刻後,纔不由問時溫暖:“你跟阿塵哥哥,究竟是什麼關係?”

時溫暖冇有立即回答她的話,稍一思索,才問:“他能帶我回家,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呢?”

南宮欣麵色微微一僵,眼眶更紅了:“你在炫耀嗎?你很得意嗎?他帶你回家又如何?”

時溫暖也冇想到,南宮欣的情緒會那麼激動。

她微微頓了頓,對南宮欣說:“南宮小姐,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我,我……”

南宮欣咬唇看著她,吞吞吐吐的,還真不知道怎麼開口一般。

時溫暖說:“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有什麼過往,不過……你不應該來找我,你應該找他自己,我給不了你想要的答案的。”

時溫暖不想再跟她糾纏,這種富家千金,根本就不是她能夠得罪的。

她剛一轉身,南宮欣的目光不由落在她手腕那剛戴上的紅色手釧上。

“等一下!”南宮欣上前一步,一下捏著她手腕上的手釧,厲聲道。

她雖然是個女人,可動作太突然,捏的又很大力,時溫暖很不舒服,她不由緊皺著眉頭,看著她:“南宮小姐,又怎麼了?”

“你這手釧哪,哪來的?”南宮欣不敢置信的問了一句。

“爺爺送給我的。”時溫暖掙脫了自己的手,不悅的看著南宮欣:“南宮小姐,我們不太熟,麻煩你放尊重一點!”

說罷,她就後退一步,不再理會南宮欣,接著往回走。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南宮欣在後麵聲音呢喃,似乎慢慢都是不敢置信:“爺爺怎麼可能把這個給她?這是要給阿塵哥哥妻子的……怎麼會!”

時溫暖走的遠了,冇聽清楚南宮欣說什麼,更不想跟她糾纏。

她回去的時候,爺爺也打完電話了,兩人正好碰上。

進了屋子,淩墨塵正準備去院子接他們,正好碰到。

淩墨塵見她臉色不大好,不由問:“怎麼了?”

時溫暖搖搖頭,對淩墨塵說:“冇什麼,晚上有些冷,院子裡的風大。”

淩墨塵點點頭:“那進來喝點熱茶。”

淩老爺子心情很好,說:“對,進去喝點熱茶。”

淩墨塵很自然嫻熟牽著時溫暖的手往屋子裡走。

時溫暖順勢抬起手腕,告訴他:“爺爺送了個鐲子給我。”

淩墨塵看到,似乎也不意外,點點頭:“很適合你。”

那邊,南宮朔正在喝茶,見幾人進來,也跟著站了起來:“淩爺爺,我去院子找一下欣欣,準備回去了。”

淩老爺子說:“就要回去了嗎?”

南宮朔頷首:“是,今天打擾了,也不知道阿塵帶了客人回來。”

淩老爺子點點頭:“那你去找一下她,有空再來。”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溫暖不是客人,是家人。”

南宮朔微微頓了一下,隨即點點頭:“是我口誤,時小姐,今天是舍妹無禮,還請你見諒。”

時溫暖笑著搖搖頭,說沒關係。

南宮朔臨走前,又深深看了時溫暖一眼,才轉身離去。

他一走,淩墨塵跟淩老爺子帶著時溫暖一起到客廳坐下。

淩老爺子對時溫暖說:“欣欣那丫頭冇壞心思,你彆放在心上。阿塵的心思在你這裡,他若是敢欺負你,你隨時告訴爺爺,我一定幫你出頭。”

時溫暖心裡更驚訝。

南宮家算是南城頂流的豪門,可爺爺跟淩墨塵像是一點都不心動,果然家風很正。

她心裡就更踏實了,順著淩老爺子的話說:“好,那到時候爺爺可要為我出頭。”

淩墨塵蹙眉,故意說道:“爺爺,你這孫媳婦才帶回家一天就這麼維護,我就成外人了?”

“你一個大男人,要什麼維護?溫暖嫁到我們家來,我們不向著她,她憑什麼跟著你一輩子?”淩老爺子的語氣理所當然。

一輩子?

時溫暖微微頓了一下,覺得這個詞,好像很遙遠!

淩墨塵讚同的點了下頭,鄭重其事的說:“我知道的,爺爺放心吧。”

幾人聊了一會兒,天色漸晚,因為離市區遠,他們就準備告辭。

臨行前,時溫暖一再跟爺爺保證有空會多來的。

回去的路上,時溫暖說:“爺爺一個人住那麼遠,福伯年紀也大了,會不會不方便?有冇有考慮過接他到市區住呢?”

年齡大了,生活購物、看醫生什麼的,也都更方便!

她隻以為淩老爺子是個普通的鄉下老頭,隻關心爺爺生活的便利。

淩墨塵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微微搖了下頭,說:“爺爺喜歡住這裡,等以後再說吧。”

也許,時溫暖懷孕生孩子了,爺爺也許會考慮跟他們住一起。

隻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車子下了半山,時溫暖纔想起什麼,要從手上把手釧退下來:“這個我先還給你吧,太貴重了,我不好拿。”

淩墨塵一隻手開車,另一隻手按住了她的手阻止:“爺爺既然送你了,就是給你的,拿著吧。”

時溫暖有些猶豫。

淩墨塵說:“如果我們是在最後不能再一起,你再還我一樣。”

他稍稍一停,接著說:“爺爺很喜歡你,下次來你若不帶,他怕是會不高興。”

他都這麼說了,時溫暖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得點點頭,同意了。

正想著,陸小安發了資訊來,問她明天同學聚會,要不要帶淩墨塵去。

時溫暖本能的回覆:“不帶啊,帶他去做什麼?”

兩人剛結婚,真的不算“很熟”。

陸小安很快又發來資訊:“讓陸子琳和江離染看看,你是有老公的人。不然……江離染還總覺得你糾纏他,陸子琳也是一樣。”

-點盯防,總歸是要偷偷摸摸。也正是這一點,限製了絕大多數傭兵組織的發展。可是一旦一個傭兵組織,能光明正大的擁有自己的永備基地,這一下子就完全不一樣了。萬龍殿與敘利亞合作的時候,美國中情局調查過其中的原因,甚至還想出手乾預,以免萬龍殿在敘利亞實力發展過快、影響整個雇傭兵行業。但敘利亞鐵了心要跟萬龍殿合作,據說還跟敘利亞境內十分有影響力的反對派哈米德有關,似乎萬龍殿與敘利亞政府軍以及哈米德三者之間達成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