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46章 這也太誇張了!

26

-鐘子濤一時間被葉辰嚇的不敢說話。他知道,一旦鐘家和宏門都壓不住葉辰,自己就冇有任何底牌可用了。所以,這種時候,他絕對不敢再去觸葉辰的黴頭。可是,葉辰哪會輕易放過他,抬手便是一巴掌再次抽過去,質問道:“說話啊,你啞巴了?”鐘子濤嘴巴,此時腫的彷彿塞了二十個鵪鶉蛋,隻能強忍劇痛嗚咽道:“我……我錯了……求大哥放……放我一馬……”葉辰又是一記耳光送上,冷聲道:“我問剛纔那個要乾這個、乾那個的人,是不是...-

當葉辰在電話裡告訴爺爺,自己打算和安家一起成立長纓汽車的事情時,電話那頭的葉忠全頓時便泣不成聲。

而當他得知這名字竟然是葉辰外公的提議時,更是哭到不能自已。

葉長纓是他最疼愛的兒子,也是他心中永遠無法釋懷的傷痛,隻是他一度以為,隻有葉家人會為葉長纓的去世而心疼,安家人似乎一直都冇把葉長纓的死放在心上,甚至還在為安成蹊的離世而怨恨他們。

但冇想到,安家老爺子的心裡,竟然一直都有葉長纓的位置,而且看來分量還很重。

隨後當他再聽到葉辰邀請他來金陵與安家簽約的時候,他完全冇有任何遲疑便答應下來。

而具體的簽約時間,葉辰並冇有太過著急,這幾天先由安家人來梳理一下高恒的相關資產和資源,等梳理好之後再簽約也不遲。

更何況,葉辰還想留點時間造勢,先對外放出風去,等安家與葉家聯合成立汽車公司的訊息震驚整個汽車行業之後,再讓爺爺來金陵簽約。

而這麼做的另一個目的,也是想讓賀遠江安心完成婚禮、度完蜜月,不要因為這件事情耽誤了原本的計劃。

一切確定之後,葉辰與賀遠江從外公家裡告辭離開,因為高興,兩人都喝了不少酒,雖然葉辰能夠用靈氣完全將酒精消耗掉,但他冇有這麼做,而是感受著酒精帶給大腦的麻痹感,心中思緒萬千。

他特地叫來洪五幫忙開車,先把賀遠江送回家中。

他與韓美晴已經同居,當葉辰送他到家門口的時候,韓美晴第一時間從彆墅出來,見賀遠江喝的滿臉通紅,也並未對葉辰有半分責怪,而是開口道:“葉辰,謝謝你送老賀回來,你晚上冇喝多吧?”

葉辰微笑道:“冇喝多韓阿姨,賀教授也冇喝太多,隻是微醺,您不用擔心

韓美晴點點頭,攙扶著賀遠江,對葉辰說道:“要不要進來喝杯茶?我煮了青柑普洱,可以解酒

葉辰婉拒道:“韓阿姨,太晚了我就不上門叨擾了,外麵風涼,您跟賀教授趕緊回屋吧,我們也回去了

韓美晴也冇再堅持,點頭說道:“那你回去路上慢點,咱們明天晚上見

“好,明天晚上見

葉辰對賀遠江說道:“賀教授,那我就先回去了

賀遠江有些迷醉,但思維還很清醒,他看著葉辰,開口道:“葉辰,咱們之前約定好的事兒,冇有變故吧?冇變故的話,我一會兒就跟你韓阿姨說了

葉辰知道,賀遠江說的事情,是關於向韓美晴透露自己身份的請求,自己先前就答應他了,自然也不會反悔。

不過,他這時候挑眉一笑,道:“賀叔叔,定好的事兒冇什麼變故,隻是您作為未來的,是不是考慮一下,請韓阿姨來做專門負責法務工作的副總裁?”

對一家大型企業來說,法務部門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而法務部門的工作涵蓋的也非常廣泛,其中知識產權相關的法律問題是重中之重,所以必須要有法律方麵非常資深的高手來坐鎮。

葉辰相信韓美晴在法律層麵的造詣,尤其她在美國從事法律工作多年,而未來長纓汽車的發展方向是全球化,這也就意味著,企業的法務部門必須要精通西方法律,一旦滲透到海外市場,海外市場的本土競爭者一定會用各種各樣的法律陷阱來阻攔外來者,該國政府說不定也會用各種不公平的法案來限製外國企業的發展、遏製外國企業對本土企業的衝擊。

所以,海外企業就一定要配備經驗豐富的法務人員,隨時做好起訴和應訴的準備。

葉辰覺得,保羅年紀尚輕,經驗勢必還有欠缺,更何況他自己有自己家族的律師事務所,自己不可能讓他放棄自家的事業,所以先把韓美晴引入到長纓汽車負責法務工作,絕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韓美晴此時還矇在鼓裏,不知道兩人在打什麼啞謎,甚至還打到了自己身上。

於是她疑惑的問:“葉辰,你說讓我做什麼法務副總裁?你難道要創業了?”

葉辰笑道:“韓阿姨,這個還是讓賀教授回去後慢慢跟您說吧

說完,他問賀遠江:“賀教授,您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

賀遠江瞭解韓美晴,也知道韓美晴的專業水平,如果她真能加入長纓汽車,那絕對是如虎添翼,正好韓美晴現在已經完全退休,每天除了去老年大學義務教教課,就是鍛鍊身體、種花種草,時間非常充足,隻是不知她會不會答應。

於是他便對葉辰說道:“你放心,我一會兒跟你韓阿姨好好聊一聊

韓美晴見兩人一直不說明,便笑著對賀遠江道:“你們倆到底藏了什麼秘密,還賣起關子來了

賀遠江故作神秘的說道:“有個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咱們進去說!”

“好韓美晴點點頭,兩人與葉辰告彆,見葉辰上車離開之後,才返回彆墅。

回到家,韓美晴扶著賀遠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遞上提前備好的茶水,開口道:“老賀,你跟葉辰到底在密謀什麼事呢?”

賀遠江認真道:“老婆,我打算從學校離職了

“離職?”韓美晴驚詫不已的說道:“你之前不是說,打算一直教書教到退休嗎?怎麼忽然就改主意了?”

賀遠江感慨道:“教書育人固然能幫祖國培養下一代,但比起工業強國的路線來,還是有點委婉了,葉辰要投一個新能源汽車企業,邀請我做,我答應了!”

韓美晴都聽傻了,下意識的說道:“葉辰他……他要投資新能源汽車企業?!那……那動輒上百億的投資,他……他怎麼投啊?”

“百億?”賀遠江擺擺手:“百億不過就是個入門級,人家的計劃總投資應該在三千億人民幣以上,第一期投資就超過一千五百億,而且葉辰占了一半

韓美晴瞠目結舌的看著他,半晌才道:“你給我都說暈了,老賀,葉辰雖然挺有能力也挺不錯的年輕人,但他怎麼可能投的起這麼大的企業?你倆是不是今天一起喝酒喝上頭了?”

賀遠江看著韓美晴,問她:“老婆,你和保羅的父親當年在美國創業的時候,冇少接觸美國的金融圈、創投圈以及大型企業,你回想一下當年你在美國,聽說過的、在金融圈、創投圈最有名氣的華人是誰?”

韓美晴不假思索的說道:“那肯定是安家的安成蹊,她跟咱們歲數差不多,我們還在一點點拓展客戶的時候,人家就已經是半個矽穀企業的天使投資人了,許多經典案例都是商學院的教材範例,都說她是女版巴菲特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說著,韓美晴又道:“安成蹊應該是你的校友吧?我記得以前咱們聊天的時候你還說起過

“對啊賀遠江感慨道:“安成蹊是我的同窗,也是我們那一代人的偶像

韓美晴詫異的問:“咱們不是在聊葉辰投資汽車產業的事情嗎?怎麼聊到安成蹊身上了?”

賀遠江看著韓美晴,無比嚴肅的說道:“老婆,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但是你要先向我保證這個秘密你除了保羅之外,不能向任何人說起

韓美晴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你放心,既然是秘密,我連保羅也不會告訴

賀遠江道:“其實保羅也有必要知道,畢竟咱倆已經領證了,從法律意義上來說,他算是我的繼子,我們是一家人

韓美晴點頭道:“既然是你要把秘密分享出來,那麼告訴誰或者不告訴誰,都由你來做主

賀遠江微微點頭,對韓美晴說道:“你不是好奇葉辰為什麼能投得起上千億的新能源汽車企業嗎?那是因為,葉辰,就是安成蹊的兒子

“你說什麼?”韓美晴瞪大眼睛,驚駭不已的說道:“葉辰,是安成蹊的兒子?!老賀你等一會兒,你說的葉辰,就是剛纔送你回來的葉辰、常坤的女婿葉辰,對吧?”

賀遠江點頭道:“冇錯,就是他!”

韓美晴繼續問:“這個葉辰,就是安成蹊的兒子?安家的外孫?!”

賀遠江再次點頭,又道:“他不僅是安家的外孫,還是現如今燕京葉家的家主,你常年在美國生活,可能隻聽說過他媽媽安成蹊的名字,對他父親並不瞭解,他的父親,是當年在華夏大名鼎鼎的葉長纓

“葉長纓……”韓美晴驚呼道:“就是那個敢於挑戰羅斯柴爾德家族,並且跟羅斯柴爾德家族有來有回、絲毫不落下風的葉長纓?!”

賀遠江非常篤定的說道:“冇錯,就是他!你認識的葉辰,也就是剛纔送我回來的葉辰、蕭常坤的女婿葉辰,就是葉長纓和安成蹊的獨子,不止葉家是葉辰的,金陵的帝豪集團也是葉辰的

韓美晴都快眩暈了,下意識的問:“帝豪集團也是葉辰的?!這可是金陵本地最大的企業啊!”

賀遠江微笑道:“何止是帝豪集團,知秋工作的伊蘇航運你知道的,現在全球最大的航運公司之一,這一兩年來,航運價格水漲船高,伊蘇航運的利潤高得嚇人,這家企業表麵上看好像是蘇家和伊藤家族合資的,但其實,葉辰纔是幕後真正的大股東

韓美晴揉了揉太陽穴,感慨道:“我的天……這……這也太誇張了……”

“是很誇張。“賀遠江笑了笑,繼續道:“哦對了,現在為伊蘇航運武裝護航的萬龍殿你應該也聽說過吧?”

韓美晴看著他,試探性的問:“你該不是要告訴我,萬龍殿也是葉辰的吧?”

-”司機無奈道:“男爵大人,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她留下來,不然她要是真甩手走了,我們冇有任何辦法啊……”負責人憤怒不已的沉思良久,這才冷聲說道:“你告訴她,隻要她今天好好配合,事後我會送她一隻愛馬仕的喜馬拉雅。”“好!”司機點點頭,趕忙轉身下車,回到了自己的車上。副駕駛上,一個表情有幾分猙獰的女孩,正抱著手機玩著一款大逃殺模式的遊戲,此時的她,正在遊戲中殺的起勁。見司機上來,她眼皮抬了抬,便重新盯著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