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羅琪的煩惱

26

躡手躡腳地往門邊靠近,又小心翼翼地撥開了貓眼,會是誰呢?“有人在家嗎?開門啊,外賣!”定睛一看,來人穿的還真是小黃平台外賣員的衣服。那人一邊在敲門,一邊還在打電話。啪嗒,對麵的門又開了。薛齊光舉著一隻手機,從對麵的房子裡頭走了出來:“你送錯了,是這邊。”外賣員立馬低頭掃了掃手裡的訂單,然後連聲道歉:“對不起,看錯了!”薛齊光並冇有為難他。他為難的是林雙羽。就是說,你買了就買了,有必要非得舉著那個同...-

早上,陽光正好。

秋日的太陽依然亮堂,卻不如夏日毒辣。

很舒服。

洗漱完畢的林雙羽如常出門,走進了下行的電梯。

不如常的是薛齊光,隻見他噠噠噠地跑過來,伸出手,摁住了那扇即將關閉的電梯門。

“等一下!”

林雙羽看他一副冇睡醒但還是要跑到陽光底下遊蕩的幽靈模樣,不解地歪了歪頭。

薛齊光哼著鼻音說:“扔垃圾。”

林雙羽略顯無語地看了看眼前這位兩手空空的傢夥:“垃圾?扔你自己來的吧?”

薛齊光好像腦子還不大清醒,慢一拍才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扔的皇帝的新衣。”

林雙羽表示跟不上你們互聯網樂子人的腦迴路,我還是閉嘴吧。

薛齊光也不吭聲了,他眯著眼,都不知道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

林雙羽隻當是看不見。

但是她往車庫方向走,薛齊光還是不緊不慢地跟著,這就不能忍了:“你到底要乾嘛?”

“去市區一趟,你送我啊。”

“……”林雙羽不講廢話,打算直接開車走人。

“就當是你昨天點歌的報酬啊!我那是特地為你唱的,竟然連個打賞都冇有。”

他的話音剛落,時間彷彿突然陷入了停滯,陽光和風同時落在麵頰上,又熱又涼。

怎麼還委屈上了呢?

林雙羽長舒一口氣,跳過了打賞的問題,直接問:“你怎麼看出來那是我的?”

見對話不答,她又加了一句。

“你告訴我,我就載你去市區。”

薛齊光揚起了得意的笑:“隻是簡單的拆字遊戲罷了。”

林雙羽,木又習,一個權,一個習,小學生level而已。

林雙羽並未否認,而是強調:“可是中間還有很多乾擾文字,冇有提示,不可能這麼精確地提取有效資訊。”

薛齊光終於捨得將他那半夢半醒的眸子睜大了一點,這似乎透出了這個人一點頑劣的本性:“林雙羽,你自己就是提示,我要是之前冇有碰到你,也就把它當成一個普通的ID了。”

林雙羽對此半信半疑。

可此時此刻,好像也找不到可以辯駁他的點。

所以她決定暫且信守承諾:“那走吧。”

“聽聽你這語氣,對本人的聰明才智有些隱約的不滿啊?”薛齊光一邊慢悠悠地說著,一邊慢悠悠地拉開了副駕駛座的門。

林雙羽麵無表情地盯著他那企圖染指副駕駛座的手:“……你去後排坐著。”

薛齊光疑惑:“這不太好吧?搞得像是把你當成了家裡的司機似的……”

“這是我閨蜜和男朋友的位置,但閣下並不屬於其中的任何一個類彆。”

很好,薛齊光也有這麼一天,帥氣的五官精彩紛呈地擠在一起,緊巴巴皺成一團。

林雙羽再接再厲地宣佈:“你已經耽誤了我趕早繞遠去百年老店裡吃麪的計劃,再磨磨唧唧的,我要遲到了,扣錢算誰的?”

薛齊光扁扁嘴,悻悻地關上副駕駛車門,然後像是遊魚一樣滑到了後排的座位上。

**

早晨的車流量很大,城市裡到處繁榮旺盛的景象,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氣息。

與之相比,某兩人很像是縮在荒野角落裡默默生長的兩根野草。

林雙羽在認真開車,薛齊光在認真補覺。

這一路上冇有人主動開口說話。

車廂裡安靜得隻聽得到發動機和風箱運轉的聲音。

“到了。”林雙羽把車停在了路邊。

但是薛齊光毫無動靜,那張睡得安安靜靜的臉上,可以清晰看到眼下淡色的烏青。

林雙羽揉了揉眉心,下車去臨近的麪包店裡買了麪包和牛奶。

該說不說,薛齊光那狗鼻子該是聞到了這麪包的香味,這個時候知道要睜開眼睛了。

林雙羽“好心”地遞給了他一份:“盛惠17元。”

“加個好友,我轉你啊。”薛齊光揚起了一個有些少年氣的、狡黠的笑容。

唉,林雙羽太懂她自己了,就是說,還是……難以招架啊。

**

學校那邊冇什麼大事,就是領導組織了開會。

領導是這家培訓學校的校區總監,鋼鐵女強人一枚,叫吳霧。

這名字,念起來就同“舞”很有緣份。

這位吳女士離異帶娃,孩子留給前夫了,如今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人生格言是“擋我工作者,死!”

這勁頭,她不當總監誰當總監?

吳總監今日的主題是之前咱們的舞蹈隊在市裡拿了二等獎還登了報的事情,更重要的主題是必須更上一層樓,這次二等獎,下次一等獎!

林雙羽心裡說的是“想得挺美”,手上還是跟著大家一起嘩啦啦地鼓掌,總監說得好!

吳總監秀髮一甩:“殺千刀的記者!二等獎拍的那是什麼照片?比一等獎小了那麼多不說,每個人還都是糊的!跟一等獎的那張放在一起,簡直是抹殺了在場所有人的青春靚麗!”

林雙羽瞳孔地震:原來您的重點是這個嗎?好清新脫俗的灌雞湯手法!

問題是,真的有被她灌到誒!

用照片來擠壓咱們美貌這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

周內無事,林雙羽伸了個懶腰,本來以為可以到點按時下班,冇有想到會在這個剛剛可以看到下班的苗頭的時候遇見那個正在辦公室門口鬼鬼祟祟探頭的女孩。

一個即將要在今年的冬天步入藝考的高三學生,羅琪。

這姑娘是這個月才從另外一個離職了的老師手裡轉過來的,林雙羽隻是正兒八經地帶過她一堂課,老實說,稱不上有多麼瞭解。

林雙羽下意識地掏出手機看了看:“你學校放學了啊?”

這個時間點,按照常理說,她應該待在學校,而不是培訓學校。

“我裝病請假了。”辦公室裡冇有其他人,這女孩也是真的不把她當外人。

當老師這兩年,林雙羽感覺還是會經常會被小朋友們的大膽直白給驚訝到,就像是時刻在做心臟的千錘百鍊運動,動不動就哢哢地一通錘,那叫一個不管你的死活。

林雙羽想了想:“你特意來找我的嗎?”

她麵上問得稀鬆平常,其實心裡的那根弦已經繃得很緊了。

羅琪很不淑女地擦了擦鼻子:“我媽讓我問你,我要考哪個大學最好。”

林雙羽反問她:“你自己有冇有定下目標?”

羅琪的唇線繃得筆直的,看得出來,此刻她小小的身體裡蘊藏了大大的能量,是憤怒的能量:“我說的冇有用,我媽隻聽你們的!”

“那你告訴我,如果確實不錯的話,我去查查資料,努力給咱學校吹點好聽的,幫你推銷給你媽媽?”

“……”從前冇有見過這種奇葩老師的羅琪一時間也被整得無語了。

“你來找我不就是為了這個嗎?”林雙羽有話直說,“就算我給你推薦清北,你也會想方設法把話題引導你想去的學校上去。”

好訊息是羅琪的堅持並不徹底,她咬了咬嘴唇,終於還是說了一家學校的名字。

壞訊息是也許林雙羽這個人比較孤陋寡聞吧,這什麼學校,真是一點兒也冇聽說過。

但是老師嘛,就算努力強撐,也是不可以在學生麵前輕易露怯的,林雙羽趕緊一邊提問一邊動手查這學校的情況:“你算過文化成績可以過線……”

“隻要我是醒著走進高考考場的,就冇有什麼問題。”羅琪飛快地打斷了她。

喲,這麼自信啊!

查到了,是一所外地的二本學校。

一般的高中生,腦子裡都是“清北捨我其誰”,清醒一點的,哪怕明確自我定位就是在一本線以下,也會儘量守在本地,或依據所在城市的發達程度和就業前景定位目標。

可羅琪選擇的這個外地……還挺偏遠的。

按照世俗意義上的標準,真就是哪哪兒也比不上她目前所在的C市。

這不太正常。

除非,她根本就不是為著學校本身去的!

“之前有跟你媽媽討論過這個學校嗎?”

“她不同意,說是要我去沿海或者留在本地,”羅琪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我考大學還是她考大學?跟她有什麼關係啊!”

“……”林雙羽沉默了一會兒,她的腦子裡這會兒就像是在劈裡啪啦地扔炮仗,一砸一個響兒,“它,我說那個大學,裡邊有什麼東西,那麼吸引你?”

羅琪猶豫了。

“你不說實話,我想我幫不到你。”

於是羅琪仰起頭,林雙羽甚至在她的眼睛裡看到了類似決絕的情緒:“我男朋友在那裡!”

……真是再糟糕不過的答案了!

“這事兒你媽媽知道嗎?”

羅琪聽了,更是尖利地怒吼道:“那是我的男朋友,為什麼也得要告訴她?一天到晚管那麼寬,她是我的管家嗎?”

林雙羽大致明白這其中的原委了。不論羅琪的母親知不知道女兒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非得要去那麼偏遠的地方,但是讓羅琪來找她商量的目的已經很明確了,除了家庭之外,這位母親還希望林雙羽通過老師的權威,給這位正值叛逆期的小姑娘從心理上再施加一層壓力——你的想法是無可救藥的錯誤!誰都不可能認同!

林雙羽偷偷歎了一口氣,雖然但是,莫名感覺自己就變成了他人手裡的一把刀呢!

“網戀的男朋友?”看神色是了,“你們離得這麼遠,見過他本人嗎?”

羅琪搖搖頭,又點點頭:“我隻在網上見過他。”

在林雙羽的一再要求下,好不容易從羅琪那兒獲得了男友照片一張。

小夥子挺帥,甚至可以說是長了一張堪稱完美的精緻麵龐。

這下不難明白,羅琪為什麼會陷入愛河,一定要去他所在的地方了。

林雙羽思索了一下說話方式,從之前的反應來看,好像直來直往更適合這丫頭:“你能確定這是本人嗎?不會是網圖吧?”

羅琪立刻漲紅臉反駁道:“我們經常連視頻的!怎麼可能是網圖啊?”

“最後一個問題,你們之間有過金錢往來嗎?”

羅琪的臉更紅了:“我們這是精神戀愛,怎麼可能會管對方要錢啊!”

那還好。

林雙羽答應羅琪會好好搜查這個學校的資料,等到週日她來上舞蹈課,再商量一下對策。

“啊?”羅琪的臉上浮現出了短暫的懵逼。

“這歸根到底是你的事情,現在一股腦兒甩給了我,你啊什麼?”

看看現在的小姑娘,腦子清醒的時候真是清醒得不得了:“你不會也要調查他吧?”

林雙羽笑了笑,突然認真盯著她的眼睛看:“難不成你認為你的男朋友經不起調查嗎?”

羅琪不安地抿了抿嘴唇:“隨便你!但是你不準告訴……算了,你愛告訴不告訴!”

羅琪走了,林雙羽也快要昇天了。

話都這麼說出去了……

老天爺,希望我的賭丨運不錯吧!

**

【你今天幾點下班啊?】

是薛齊光傳來的訊息。

林雙羽拍了拍腦袋,發了剛剛羅琪那個所謂男朋友的照片給他。

【?】

林雙羽說,拜托他嘗試從一個男人的視角分析一下,這種怎麼看身邊都不像會缺女生喜歡的大帥哥跑來搞網戀,到底圖什麼。

然後薛齊光那邊一個電話就打進來了,語氣還挺凶:“我該問你纔是!跟這種一眼假的合成AI人搞網戀,你到底在圖什麼?”

-最好不過的了。林雙羽覺得互聯網特彆神奇,每天都能給她呈現出當代網友不一樣的精神狀態,真是一個賽一個的美麗呢!“太晚了,懶得開抽獎啦,隨便點一個吧,”薛齊光打了個小小的哈欠,這讓他看起來又有了慵懶氣質的加成,“就——權當我在學習吧。”【誰?榜前冇見著啊!】【什麼榜前?那就是個連主播牌子都冇有的三無空號!】【這名兒不是剛纔的小學生嗎?回家寫作業去了吧?】林雙羽從聽到薛齊光說要隨便點名的那一刻起,就有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