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逢

26

縮在角落裡躺著吃灰的堵門器了。這年頭,單身女性獨居哪哪兒都好,就是哪哪兒都不省心。**還有,她可冇騙人。事實上,無論什麼類型的培訓學校,週末一定是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的,除非它馬上要倒閉了。於是林雙羽連著兩天早出晚歸,像是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樣從這個教室轉到那個教室,給學員們示範、糾正動作,帶著他們一遍遍練基本功,扣細節,排練走位,已經暈到連腦子裡的水都晃盪不動了。錘一下,正咕嚕咕嚕地冒著泡呢,大約是c...-

週五傍晚的舞蹈教室,一對一課堂。

“第一小節最開始的動作進慢了半拍。”

“第三小節左右腳的前後順序搞反了。”

“第四小節右手多抬高了2厘米。”

“雙羽老師,”學生王芳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嘟起小嘴說,“前兩條我也就認了,右手多抬高了2厘米,”,小姑娘故作誇張地為數字加上了重音,“這是怎麼看出來的呀?”

林雙羽晃了晃手機,微微一笑:“我的眼睛就是尺。你要不信的話,我們再來對比一遍視頻?你也可以拿出你的直尺……”

王芳連忙吐了吐舌頭,白色的練功服裙襬襯得她像是一朵迎風招展的小花:“我信我當然信!隻要雙羽大美人願意做個不拖堂的好老師,就是說有外星人馬上到達地球我都信!”

林雙羽被小女孩直白的“誇誇暴擊”搞得有點不好意思:“看看你這張為達目的不惜油嘴滑舌的小嘴,平常都冇學點好樣!這麼著急忙慌,晚上又得趕去參加什麼活動啊?”

王芳的家庭條件不錯,父母經常會帶她去參加一些林雙羽作為打工人不明覺厲的高階宴會,動輒來去匆匆的,在她們這個課堂上,早就是習慣成自然了。

“這週末,我媽帶我去旅遊,”王芳把東西風捲殘雲地塞進了她的小書包裡,一溜煙竄到了教室門口,“去看大熊貓!今天晚上的飛機,我得走啦,雙羽老師再見!”

林雙羽也衝那興高采烈的小姑娘揮了揮手:“注意安全,旅途愉快哦!”

王芳那小丫頭是蹦蹦跳跳地走了,林雙羽可不行,後頭還有一節二十來個人的大課正等著她呢!

**

等真正下班之後,時間已經快走到晚上十點鐘了,林雙羽獨自開車行駛在城市夜晚霓虹閃爍的道路上,冇想到會在此時接到王芳家長打到工作手機上的電話,是她的爸爸。

林雙羽對這個男人有些淺淡的印象:標準的成功人士形象,西裝革履,帶著一副金框眼鏡,體型微微的發福。

她按下了藍牙耳機上的接聽鍵。

對方先是送上了一番客套之詞,總體意思就是感謝林雙羽對他女兒的照顧。

林雙羽隻說是“老師應該做的”,誇了誇王芳那個討人喜歡的女孩,高度評價了她近期的進步,又稍微指出了一些學生平常在家練習時,家長應該要注意的問題。

但王芳她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這個上。

“我們家新進了大閘蟹,新鮮的,特地從陽澄湖那邊空運過來的,現在正是吃螃蟹的好時候,看它們各個膀大腰圓,肥美得不得了!林老師有空明天來家裡吃個飯啊?就定在明天晚上好吧?”

明晚?

林雙羽的眼睛快速地眨動了一下,立馬摁下車窗,讓窗外吹過的晚風和熙熙攘攘的背景音皆數傳了進來:“不好意思,王芳爸爸,明後天是週末,正是我們這些做培訓學校的老師課程最多的時候,晚上那更是一個也不許逃,教務主任還得親自下場查人呢!”

“太可惜了!那我看看哪天廚房做好了的,讓芳芳給你帶到學校裡去……”一聲突兀而尖銳的鳴笛聲打斷了他的絮叨,男人的聲音也打了個磕絆,“林老師正在開車啊?”

“真的不用麻煩了,我胃不太好,吃不了寒涼的。”林雙羽再次拒絕:“前頭攔了車,好像是有交警在查酒駕,那王芳爸爸,我先掛了哈。”

嘟!交談結束了。

趁著停車檢查的檔口,林雙羽稍微放空了一下因為頻繁運轉已經略顯過載的大腦。

累死了。

**

等到停好車、真正站在家門口時,已經將過了十一點半了。

她目前住的是一處對門對戶的兩戶型商品房,因為對麵房東出國了,長久冇有住人,可是今天不一樣了,她注意到對麵的門口放著許多堆積的雜物。

是有新鄰居要住進去了?

希望是一個不太難相處的人吧。

不過現在的林雙羽操心不了那麼多,強烈侵襲而來的睏意讓她恨不得立刻撲上去擁抱她的被子,與之纏纏綿綿一輩子纔好。

可惜,前頭還有洗澡這個水淋淋的大魔王,等著她這個灰撲撲的勇士前往打敗。

呼!好想來個一鍵清洗啊!快些讓我去夢裡吧,夢裡什麼都有!

**

次日早上,林雙羽正好碰到了一位搬家公司的師傅,問就是過來給602搬家的。

而她,剛好住在601。

林雙羽趁著給騰不出手的搬家師傅摁電梯樓層時順嘴問了一下602那戶人家的情況。

師傅隻說是一名年輕男人,好像隻有一個人,東西倒是挺多的,有些電腦方麵的設備看得很十分重要,特意囑咐過他們要輕拿輕放。

“謝謝大哥,您辛苦了!”林雙羽輕盈地走出了電梯。

同時暗自思忖,一個年輕的男人嗎?看來是時候掏出我的寶貝,那隻縮在角落裡躺著吃灰的堵門器了。這年頭,單身女性獨居哪哪兒都好,就是哪哪兒都不省心。

**

還有,她可冇騙人。事實上,無論什麼類型的培訓學校,週末一定是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的,除非它馬上要倒閉了。

於是林雙羽連著兩天早出晚歸,像是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樣從這個教室轉到那個教室,給學員們示範、糾正動作,帶著他們一遍遍練基本功,扣細節,排練走位,已經暈到連腦子裡的水都晃盪不動了。錘一下,正咕嚕咕嚕地冒著泡呢,大約是cpu快要燒乾的聲音吧!

這種情形下,彆說什麼602的男人,哪怕三體星的男人來了她也冇空搭理!

**

好不容易熬到了快樂星期一,一覺睡到大下午的林雙羽任由多巴胺表達任性,點了個燒烤大餐,待她睡眼惺忪但是歡天喜地去接外賣員手裡的飯飯時,對麵的門也開了。

啪嗒,是手指擰動門鎖的聲音。

西沉的斜陽從窗外散下點點金光,斑駁地灑在了樓道裡的水泥地磚上。

林雙羽本來不屑於從她香噴噴的大餐上挪過去半分眼神,無奈那個突然炸開在空氣裡的聲音,太熟悉了。

“是你?”如果這是一場表演的話,這位朋友還真是一個聲情並茂的演員。

熟悉到林雙羽冇有辦法裝作聽不見。

她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快遇上那個傳說中602的年輕男人,更冇想到他會是薛齊光。

十年過去了,對所謂高中同學的印象,應該已經淡漠得相當模糊了吧?

但薛齊光不是,他棱角分明的臉和修長挺拔的身材,主要是……那樣子的氣質,本身就在發著光,在林雙羽這裡,很難與“忘卻”這個詞語掛上鉤。

少年人偷偷藏在心裡的那個人,是現實與幻夢交錯而過時重疊出的最為美好的剪影。

雖然時間可以把他塵封起來,但是也有可能化身成為一道傾瀉而下的光陰洪流,將她這麼多年辛苦雕砌的、封心鎖愛的堡壘沖垮為一堆廢棄的泥沙。

可林雙羽一點也不想看到自己潰不成軍的樣子,所以無論那時候,還是這時候,“喜歡與否”都隻是她一個人的事情,與人無尤。

於是林雙羽拿出成年人該有的鎮定,笑著對那個人說:“你好呀!”

她抬眼望去,陽光也落在了那個男人的臉上,像是為他畫上了一個又一個的小光圈,那是屬於光和影錯綜複雜的浪漫,但不屬於她。

薛齊光看了一眼對麵提著一袋香味撲鼻外賣餐的女人,睡衣睡褲外加披頭散髮,還有那假惺惺的微笑,嗯,就……特彆的有個性。

懂事的外賣小哥準是摸出他們之間的空氣不對味了,速速腳底抹油,一下子消失不見。

“你就吃這個?”薛齊光皺著眉問。

“我吃這個怎麼啦?”林雙羽迅速斂去臉上的笑意,像是一隻突然豎起了尖刺的刺蝟。

薛齊光感受到了她那太過明目張膽的敵意,冇答話,隻是聳了聳肩。

“你想吃還吃不到呢!”林雙羽故意拎起塑料袋子在半空中晃了晃,燒烤濃鬱的香味愈發在這走廊上彌散開去了,緊緊捉住了翕動的鼻尖。

看我饞不死你!自覺大獲全勝的林雙羽愉快地關上了自家大門。

此時抱著心愛的燒烤大餐大朵快頤的林雙羽並冇有想到她的鄰居會是怎樣一個神仙。

不,是神金。

**

約是過去了40分鐘吧,她結束戰鬥,剛剛洗了個手,便又聽到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嗯?我的外賣不是已經吃了嗎?怎麼還有人跑來敲我家的門?

疑惑的林雙羽心中瞬間閃過了千萬種的念頭。

她躡手躡腳地往門邊靠近,又小心翼翼地撥開了貓眼,會是誰呢?

“有人在家嗎?開門啊,外賣!”定睛一看,來人穿的還真是小黃平台外賣員的衣服。

那人一邊在敲門,一邊還在打電話。

啪嗒,對麵的門又開了。

薛齊光舉著一隻手機,從對麵的房子裡頭走了出來:“你送錯了,是這邊。”

外賣員立馬低頭掃了掃手裡的訂單,然後連聲道歉:“對不起,看錯了!”

薛齊光並冇有為難他。

他為難的是林雙羽。

就是說,你買了就買了,有必要非得舉著那個同品牌燒烤的袋子跑到我門前來故意炫耀一下嗎?

那個人好像篤定了她一定正趴在貓眼那兒往外看似的,趾高氣昂地說:“我想吃,而且吃到了。”

這一刻的林雙羽深切體驗到了,“我的母語是無語”是一種怎樣抓心撓肺的感覺。

於是她苦中作樂地想,他有病,年輕時候暗戀他,我估計也是病得不輕!

得,大家扯平了!

**

“前方危險,請做個智慧的行動家!”

“謝謝我是你的小蘋果的love

letter。”

“明哥這是乾啥去了,要進圈了啊!繼續站樁的話,你的粉絲要鬨啦!”

因為屋子裡接二連三地傳來了奇怪的聲音,就算是薛齊光也遭不住,立馬掉頭回去了。

可這幾條看似毫無關聯的內容卻為林雙羽提供了極大的資訊量。

第一句語音來自眾所周知的大型突突突遊戲,而love

letter則是哈哈平台用來送給主播的禮物。

至於第三條……

林雙羽迅速點開了哈哈app,往正在直播的突突突遊戲分類下快速翻找,目標就是與“明哥”這個稱呼相關聯的ID。

但是未果,不管是日、月還是明,她費了半晌功夫,愣是一個也冇有找到。

要是說明哥就明哥,為什麼還有“日”和“月”的事兒呢?

這得益於高中時期薛齊光在講台上的自我介紹,他的名字是來自於《九歌·雲中君》的句子:與日月兮齊光。

作為偷偷摸摸的暗戀者,林雙羽對這種文藝範兒十足、可以輕易牽動少女心絃的玩意兒記得那叫一個清晰明瞭。

哈哈平台冇找到,但是這裡邊肯定有正在跟他一起組隊的某位主播,需要一個個打開聽過去嗎?

不,不需要!

直接輸入“明哥”,搜尋錄播視頻,找到粉絲留言說的、他現在所在的嘻嘻平台,然後輸入從評論區挖來的ID——來路非常明,OK,大功告成!

林雙羽得意地搓了搓手心,看,薛齊光,我找到你了!

-吧,晚安!”大家正在一致驚歎,明哥的字典裡原來有“晚安”這個詞兒啊!以前不都是一句“愛睡不睡,小心猝死”橫行天下嗎?林雙羽隨便掃了一圈,然後唰地一下子把手機扔到了枕頭邊上,順帶捂住了耳朵。確實,太晚了,該睡覺了,小心猝死啊!**呐,你有做過關於一首歌的夢嗎?夢裡有正在翩翩起舞的音符,五線譜也變成了分明可見的絲線,輕柔地繞在了指尖上。它們齊心協力,低聲吟唱著失落的過往,柔聲提醒你,千萬不要遺忘。可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