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秦玉的秘密

26

上,找到一間商鋪,將魔獸內丹全部賣了出去足足賣了兩千一百枚銅幣。“唉,還不如王朗給得多呢。”這話若是被王朗聽見,估計得氣得吐血不可。從王家那邊就拿到了五千多枚銅幣和一百枚銀幣,一枚銀幣相當於一百枚銅幣,再加上剛剛賣魔獸內丹所得,足足有一萬七千多枚銅幣。林昊天買了三粒三品的聚氣丹,還有一粒四品的玄黃丹。他之前收了秦玉一粒丹藥,所以他必須得還回去一粒。走到秦玉家門口,見秦玉並不在家,就坐在其屋外等候。...-

昊天見狀,心想:“這就是玄洞境的實力嗎?明明已是重傷之軀,竟能瞬間恢複到巔峰狀態。”林昊天此刻不敢有絲毫懈怠,緩緩退後幾步。王明手握長槍,一步踏出,手中長槍對著昊天胸口一刺,昊天全力使出幻影步,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王明一槍未中,當他準備再次向昊天發起進攻時。隻聽見“咻”的一聲,一支飛箭直接將其右臂貫穿,王明疼痛難忍,未能握住手中長槍。昊天又是一個閃身,長槍尚未落地,就已經被昊天緊緊握在手中。王明強忍著傷勢,怒喝道。“小賊,快把槍還給我。“好,那就還給你。”昊天一個使出全力將槍向王明擲出。王明伸出另外一隻手準備將槍接住,正當要碰到槍桿的一那,又是一支飛箭從昊天手中離弦,瞬間貫穿王明的手心。“啊……”王明發出劇烈的嘶吼。昊天乘勝追擊,使出開山掌全力一擊。王明此時已經完全冇有能力躲開,隻能硬接一掌。一口鮮血從王明口中噴湧而出,竭儘全力嘶吼道:“小賊,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昊天撿起長槍,一步一步向王明走去。“怎?你要殺了我嗎?”王明此刻心中害怕至極,又道:“我可是王家大公子,我父親與雲間宗外門乃是好友,你若殺了我,你也一定活不成了。”昊天走到王明跟前,將王明全身搜颳了個遍,足足有一百枚銀幣,還有許多療傷的丹藥,並且都是二品丹藥。“你可以走了,還是那句話,下回再來找麻煩,就多準備點東西。”林昊天表現得很是漫不經心,轉身離開,繼續向魔獸林走去。王朗趕緊跑到王明身邊,問道:“大哥你冇事吧?”王明此時惡狠狠得瞪著昊天離去的背影,道:“好一個小賊,我定要讓你生不如死!”……離魔獸林大約不足十之地,昊天正坐在一塊岩石上麵,恢複法力。剛纔那一戰,九支飛箭就幾乎消耗了昊天一半的法力,再加上開山掌和幻影步由於品級過高,對於昊天而言,都是極其消耗法力的存在,所以法力幾乎已經枯竭。那時若是再來一兩個造氣境九重的修士,昊天今日恐怕是難以脫身了。昊天之所以冇有斬殺王家兩個兄弟,主要還是他們家族背後有一個雲間宗外門長老撐腰,若是輕易斬殺二人,恐怕王家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更何況王家家大業大,每次出門都會帶不少錢,每次教訓他們一頓還能拿到不少錢,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益啊。昊天坐在魔獸林外圍一天一夜,恢複法力的同時,他也不忘繼續修行幻影步和開山掌。終於,經過一夜的努力,昊天終於將幻影步和開山掌修煉至小成。而且他周身經脈似乎已經爆滿,隱隱有福利的跡象。第二天一早,昊天趕往魔獸林。魔獸林麵有大量的魔獸,它們的實力也有著和人類一樣的境界劃分,最普通的是血氣境,就如同人類的造氣境。不過魔獸可以靠靠獵殺活物獲得血氣或者吸收靈氣提升修為,而人類的造氣境隻能通過吸收靈氣提升修為。魔獸的每個大境界分為九個等級,對應著人類的九個小境界。魔獸林外圍大多都是血氣境的魔獸,連比血氣境高一個境界的血門境都少之又少。昊天也隻是魔獸林外圍狩獵。很快就斬殺了數十隻血氣境魔獸,而且運氣極好,還碰到了一隻受重傷的血門境的魔獸。昊天將他們的內丹全部取走。這內丹有著魔獸幾乎全部的修為,人族修士可以直接服用,也可以用來煉丹。用血氣境魔獸內丹所煉製的丹藥全部都是二品起步,血門境的幾乎都是三品丹藥。正當林昊天準備離開之時,一聲女子的求救聲從魔獸林深處傳來。林昊天往林子望瞭望,隻見一個少女從林子深處向外奔跑,見女的的步伐淩厲,手中一把長劍被染滿鮮血,身後有五隻魔獸對其窮追不捨,竟還都是血門境。由此可見少女修為應當不弱,但是昊天見她步法越來越混亂,深知其體力即將衰竭,也不得見死不救。昊天使出幻影步,幾乎是一霎那,就閃到少女身旁,抱起少女,直接向魔獸林外麵逃去。身後的魔獸雖然都有著血門境的修為,但是體力多少有些不支,再加上昊天所使用的幻影步乃是地級功法,所以很快就將其甩開,逃出魔獸林。“你還要抱著我多久?”女子臉色通紅,問道。聽見此話,昊天這才反應過來,道:“不好意思,冒昧了。”隨即將那女子放下。那女子應該和昊天年紀相仿,皮膚雪白,五官精緻,身材也無可挑剔,可謂人間絕色。昊天心臟加速,因為他從小到大就冇有和女子如此親密的接觸過,更何況眼前這樣一位人間絕色。“小女子夏詩雯多謝公子救命之恩,敢問公子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小女子也好有機會報答公子救命之恩。”那女子向昊天拱手道。昊天撓撓頭,微微笑道:“我叫林昊天,報答就不用了。”又繼續道,“敢問姑娘為何會在此處?又是如何得罪這些魔獸呢?”夏詩雯猶豫片刻,道:“此事小女子難以相告,還請公子見諒。”昊天也冇有繼續問下去,道:“無妨,敢問夏姑娘接下來要去往何處?”夏詩雯思索片刻,道:“接下來我應該要準備參加雲間宗的入門測試。”聽聞此話,昊天心中產生一絲竊喜,道:“我也正準備參加入門測試,到時候說不定還能與姑娘相互切磋呢。”“那好,公子,三個月以後我們再見,到時候若有機會還請公子多多指教。”說完,夏詩雯與昊天作揖道別。昊天望著夏詩雯遠去的背影,心中產生幾分淡淡的失落感。昊天也不久留,來到集市上,找到一間商鋪,將魔獸內丹全部賣了出去足足賣了兩千一百枚銅幣。“唉,還不如王朗給得多呢。”這話若是被王朗聽見,估計得氣得吐血不可。從王家那邊就拿到了五千多枚銅幣和一百枚銀幣,一枚銀幣相當於一百枚銅幣,再加上剛剛賣魔獸內丹所得,足足有一萬七千多枚銅幣。林昊天買了三粒三品的聚氣丹,還有一粒四品的玄黃丹。他之前收了秦玉一粒丹藥,所以他必須得還回去一粒。走到秦玉家門口,見秦玉並不在家,就坐在其屋外等候。忽然從拐角處傳來一名男子陰沉的聲音:“小姐,老爺叫你早些回去。”一名黑衣男子麵朝一名女子半跪在地上。讓昊天吃驚的是那名女子竟然是,秦玉!“他棄我母女二人多年,如今我已不想回去。”秦玉的聲音言語中充滿憤怒。“小姐,家主……”“好了,莫要再提及此事,否則,你也給我滾!”男子話音未落,就被秦玉打斷。“想不到秦玉這小丫頭竟然來曆不凡。”昊天躲在拐角處思索著。“誰在那?快出來!”秦玉朝著林昊天的方向喝到。黑衣男子也察覺到有人,立即擺好戰鬥姿態,隨時準備將來者鎮壓。

-這林昊天隻是反抗,奈何王家公子技不如人,落荒而逃。”蘇玄清緩緩道來。“哼,那又如何,反正有傷我王家名聲之人,我定要剷除!”王得誌瞪著眼前蘇玄清,“你若要是阻攔,我不介意替蘇盤龍教訓你一頓。”“哈哈哈,王家主說笑了,今日你若殺了二人,我萬一哪天不小心不小心說漏了嘴,這蜀域北方之人又將怎看待王家?說王家懲奸除惡還是濫殺無辜呢?”蘇玄清毫不示弱,威脅道。王得誌瞪著蘇玄清,心中憤怒至極,卻又不能真的對他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