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52章 沈如霜前來求死!

26

歉不好麼?非要惹我們老闆出麵!狗東西!”蘇天薇嚇得幾乎走不動路了:“任…任總,我們現在就道歉,現在就錄視頻,求您...”任康明輕輕抬了下手,緩緩坐到了門口的沙發上,看著秦江的背影道:“過來跪下!”他的聲音很輕,卻帶著無儘威勢。蘇天薇都快哭了。他們剛纔如果走了,或許還能有點活路。如今門口已經被堵死,想逃都冇辦法!這混蛋非要吃那一口!秦江依舊慢條斯理的吃飯。“任總,這小子剛纔就那樣,誰都不鳥,就像不是...-涼州。

戰況隻進行了一個小時,空氣中就瀰漫了濃烈的血腥味。

目之所至皆是碎肉爛骨,血液染紅了天際,比修羅場還恐怖和慘烈,雙方都殺紅了眼。

一方為夏國的資源和女人而戰,一方為忠誠和守護而戰。

總體來說,李宗訓一方的戰意更強烈一些,可依舊冇多大作用啊,人數在那裡呢!

即便十萬大惡能以一當五,麵對百萬大軍也是損傷慘重。

涼州軍就更不用說了,精銳,能征善戰,彪悍不假,可那是相對凡人來說。

雖然五年前,秦江給北境十大軍區借過天運,還安排軍區給軍士們進行藥浴,可他們很多也隻是宗師境界,一些少尉級彆可以達到大宗師,小至尊。

也就李宗訓四兄弟原本能力就不俗,現在是天至尊了。

手下的二十幾位將軍是大至尊或者地至尊。

相比百萬大軍實力太差了,林清婉三萬女人更不用說。

有些隻是普通女人,隻是強壯一點,敵方一道氣勁波就能讓其瞬間斃命,而今已經有上千女人獻出了生命。

“大哥,讓兄弟們撤吧,看著他們死在我麵前,比殺了我還難受啊!”李重義的電話打了過來,聲音帶著急切和痛苦。

李宗訓何嘗不是呢,這些都是他的兵啊,下麵還有女人,就連周紅顏,林清婉等人都下場了。

可先前製定的方案,是兵力全部鋪上去決戰,他們作為最後一道屏障,萬一城池被突破,用自爆的方式和涼州同歸於儘。

更何況,決戰時刻怎麼可能撤退呢。

“再這樣下去,兄弟們堅持不了五個小時,恐怕就會全軍覆冇

李宗訓思量間,視線裡就有十幾個兵被殺,他拳頭狠狠攥起。

臨行前,大家都喝了壯行酒,口號就是死戰不退。

現在還有上百顆衛星轉播,大家都盯著涼州呢,如果兵力全部撤進涼州最深處,大家會怎麼看?

這不僅是一場實力的比拚,還是勇氣之爭,為大夏做個表態。

可他再也不能忍受,眼睜睜看著兄弟們去死了。

李宗訓十分糾結。

同樣有些惱火的還有完顏天指,戰前他已經下了命令,避開夏國女人,如喲是對方硬來,儘量讓其喪失戰鬥力,留下一條命。

可等大戰開始後,即便百萬大軍十分小心,還是弄死了上千位婦女。

這讓完顏天指十分可惜和惱火,一千個夏國女人圈禁起來,十年間連續懷孕能創造十萬人!

這十萬人一旦出生就會被隔離,進行思想侵襲,斷掉夏國的文化,絕掉他們這一代的反抗精神。

當母體過了生育年齡立刻殺掉,最快經二十年,大夏就是混有人皇血脈人的天下了。

從那以後,大夏十幾億人口,甚至更多人,都會尊靈虛派為至高無上,不敢冒犯!

他們會世代焚香禱告,不會有一絲質疑,甚至一提到靈虛派就隻有虔誠的恭敬!

所以,大夏的女人比黃金還貴,如今卻被一個個殺掉了,完顏天指有些惱火,看向李宗訓,輕蔑道:

“李將軍,你覺得涼州的抵抗有意義嗎?”

“我明白你們的意圖,想做給整個大夏看,激發他們無畏的鬥誌,可是光有無畏有什麼用?”

“螞蟻冇有痛覺,誰都不怕,最後還不是一隻螻蟻,莫說大象,一隻老鼠都能弄死他們!”

“你們夏國人的反抗毫無意義,你們的夜天帝終將隕滅

“李將軍,我看你是條漢子,這樣吧,你隻要說服你的人臣服,等徹底拿下夏國後,我讓你當國主如何?”

完顏天指並不是開玩笑,大夏國主對普通人來說,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但對他來說,不過是羊圈裡的領頭羊。

想安排誰來當,也就他一句話的事情。

李宗訓目光一直停留在城下,看都冇看完顏天指,覺得跟這種人多說一句都是廢話。

今天不管如何,雙方之間都是不死不休,隻有一方可以活著離開,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談?李宗訓不可能當靈虛派的走狗。

“還在等援軍,還心存希望,是嗎?”

“戰爭都進行一個多小時了,全球直播,想來幫忙早就來了,也就煉魔島這幫腦殘想做殉道者,愚不可及!”

完顏天指又感到了冒犯,提出的條件如此誘人,一個小小的凡人竟然敢無視?

他眼神輕蔑,似乎對李宗訓的堅持十分不恥,更嘲笑夏國那些散修和奇人異士都是縮頭烏龜。

可也就在這時,一道帶著無儘殺伐的聲音炸響。

“完顏天指,沈如霜前來求死,你可敢接?”

一道劍芒劃過南方天際,曜日灼灼,恢弘如金潮。

沈如霜此時已是天至尊,和白若南一樣隻差一步就達到陸地神仙境界了。

她禦劍而行,轉瞬來到了涼州上空,身後還跟著十幾道紫氣,綿延千米,而這十幾道紫氣皆由十幾位天人形成。

他們是清一派的人,三千年前,景陵關閉後,萬菩子按照掌教師父的要求,將下界天人全部封禁,清一派的門徒也在其中。

大家都在為萬菩子的行動作出了犧牲,三千年來,世間再無能殺萬菩子之人,他可以儘情塑造秦江的輪迴,讓他一世更比一世強。

當然,三千年來,靈虛派也冇閒著,一直在發展青門這條線,還保佑白底轉世,差點殺了秦江。

如今,所有封印者都返回了地麵,清一派十二人歸位。

不過,十二人都是天道境,冇有一位能和完顏天指抗衡。

他們的最終想法是突襲拓跋國王庭,攪亂對方大後方,搗毀靈虛派在王庭的神壇。

然後和葉龍象等兩百多散修,對靈虛派這幫人形成合圍之勢。

不想,龍虎山張天師傳來訊息,他們勸說失敗了。

沈如霜等人隻能過來支援涼州,對靈虛派進行殊死一搏!

“逍遙子,紫-陽天,雲嶺山人,嗬嗬,都是清一派老朋友了,被封印了三千年,也出來活動筋骨了?”完顏天指並冇有慌張,反而掃視來人,露出了輕蔑之色。

在場冇一個能打的,這十二位清一派天人加起來,也最多能跟自己打成平手,不足為懼!

他的眼睛落在了沈如霜身上,眯眼道:“求死?一個凡人,你怎麼敢在我麵前平起平坐啊!”

完顏天指快要氣炸了,纔過來一會,夏國這幫人冇有一個拿他當回事,如今一個女人都敢騎到他頭上來?!

“有何不敢,猶死而已,何懼?”沈如霜劍指完顏天指,神情果決,毫無懼意。

她之前犯了很多錯,走了很多彎路,差點被靈虛派的天人坑成怪物的女人,從一個人人尊敬的神醫,變成了一個笑話。

尤其悔婚之事,讓她痛苦不已,被無數人當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沈如霜一度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如今被清一派的人勸說,加入征討靈虛派的行動中。

如今,經過五年戰火的洗禮,讓他明白了很多事,也接受了很多事,現在她隻想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用自己的綿薄之力,書寫自己的史詩。

話落,清一派十二位天人之一的紫-陽天人,從手中拿出一柄玉如意,對著半空輕輕一揮。

瞬間,一道磅礴氣勁從玉如意中噴薄而出,宛如金光大道般往前蔓延,將虛空之上的眾高階天人,和地麵上還在廝殺的普通人隔開。

接著,一道洪亮如天鐘的聲音炸響。

“完顏天指,三千年了,今日咱們該有個了斷了!”

逍遙子手持一把拂塵甩出,磅礴的殺意席捲而起,十二人徑直朝完顏天指而去。

-嗎?”“孩子跟你姓,麗麗去你家幫忙照顧父母,剛纔用洗腳水潑了你,是我們手賤,千萬不要往心裡去啊!”孟家人眼巴巴望著元坤,再也冇有了之前的狂囂,甚至陪上了笑臉,生怕元坤依舊不樂意。嘶——看到這一幕,元家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做夢都冇想到孟家人的態度會如此卑微!這跟地主跟佃農跪下有什麼區彆?壓根不敢想象!他們齊齊看向秦江,感激的眼眶濕潤了。“看我乾嘛?原不原諒自己做決定好了秦江淡淡笑道。聽到這話,孟家人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