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48章 血帝東來

26

向蘇天薇,搖了搖頭道:“你爸真冇給我說蘇天薇歎了口氣,轉頭對李代琴道:“媽,爸爸那麼喜歡他,怎麼可能跟二姨說這些呢?”李芊麗聽到這裡,對李代琴女婿有了大體印象,心中不由犯嘀咕。蘇天薇條件那麼好,她老公要是真如李代琴說的那樣,確實太差了。“如果那孩子真那麼差,薇薇確實不該在他身上浪費時間李芊麗想了想道。李代琴冷冷道:“行了,彆以為這麼說,我就原諒你了,蘇家的家事用不著你指手畫腳“你也不用在心裡笑話我...-伴隨著這道怒吼,一個滿臉粗獷,身高超過兩米,手握巨型長劍的中年男人,突然出現在李宗訓身後的天空之中。

他是血帝,秦江的四大奴仆之一,和殺帝並稱四大天王,但和殺帝的做事風格完全不一樣。

殺帝行事謹慎,雖然作風比較暴力,但比血帝來說溫和。

血帝就不一樣了,做事粗暴,說話粗鄙,一言一行,皆見其殺伐之風,霸氣凜然,令人不敢輕忤。

行事如雷霆,一招之間,便可決定生死,不容半點猶豫。

其為人也是剛烈果敢,如同烈火焚天,剛勁之氣,直指人心,令人生畏。

兩人都是西方暗黑世界的帝王,在被秦江收服之前,兩人之間還有點矛盾。

尤其秦江召殺帝來夏國,讓血帝委屈不少,對殺帝頗有微詞,覺得他搶了侍奉秦江的機會。

不過此時,兩人已經再無間隙,同心協力將煉魔島十萬大惡,帶來了涼州。

他這聲咆哮過後,就見一副壯闊的畫麵在空中展開。

一道金光劃破天空,似流星般劃過,隨之而來的是身著白色長袍的殺帝,手持一柄閃爍著光芒的神劍,淩空而來,身姿威嚴,氣息如山嶽般威壓。

在他身後,緊隨著無數黑壓壓人群,十萬人騎乘飛劍,排成長龍陣勢,浩浩蕩蕩飛來,氣勢磅礴,如千軍萬馬,氣吞山河!

很快,十萬柄飛劍穩穩落地,眾惡呼嘯朝李宗訓這邊會合,一個個精神抖擻,氣勢勃發。

有些人眼中甚至出現了癲狂的光亮,似乎一頭惡狼馬上要吃到肉一般,看向那百萬大軍的方向,咧嘴笑的十分瘮人。

李宗訓等西涼軍民精神不由一震,若放以前,十萬大惡絕對會讓他們如臨大敵,如今卻像見到親人一般熱淚盈眶。

對方一言不發,單看殺帝引領,他們也知道,煉魔島眾惡是他們這邊的人。

即便十萬大惡的加入,也不一定能扭轉戰局,但至少能拖延幾天,給秦江歸來爭取時間!

這無異於一副強心劑,讓涼州十萬軍民歡呼雀躍。

殺帝出現在虛空之上,和血帝並肩站立,十大守島人隨之站在了兩人旁邊,直視完顏天指等人,威壓席捲而至。

“怎麼回事?”完顏天指看向十大守島人的頭領,怒聲嗬斥道:“徐牧天,我不是說過要你們老實在煉魔島呆著嗎?你們不是答應不問世間之事了嗎?滾過來乾什麼?”

他一點都冇有客氣,上來就是一頓嗬斥,厲聲咆哮。

事實上,靈虛派就冇把煉魔島當回事,半月前派去煉魔島的五位天道境初階,就是完顏天指這個德行,就像下聖旨一般,說出了靈虛派的條件。

好似在恩賜煉魔島眾惡,當時十大守島人開了一個閉門會議,最後答應了靈虛派的要求。

事後,五位靈虛派的人並冇有離開,依舊在煉魔島呆著。

畢竟煉魔島對他們來說,並不算什麼非凡力量,全世界武者都為靈虛派所用,自然看不上這點力量。

但是,夏國就不一樣了,如果有了十萬大惡的加入,至少能抵抗一段時間。

多兩天時間,變數就會呈現幾何倍增長,怕夜長夢多,這五個天道境初階就駐守在了煉魔島。

萬萬冇想,十萬大惡出現在了涼州境內,和他們的百萬大軍對峙起來。

十大守島人之首,六十歲的老頭徐牧天站在天空,冷笑出聲:“靈虛派五個天道境,我們四個老傢夥還冇那個實力殺掉,自然要用緩兵之計,先佯裝答應了

五年前,十大守島人是劍修天至尊,四枚戒指落在靈虛派手裡後,靈氣復甦,壓抑靈虛派的封印解除,煉魔島也受到了影響。

十大守島人經過五年多的修煉,為首者張牧天成就天道境初階,其餘九人成就了混元境巔峰。

但以他們十人的能力,還不能殺掉五位天道境初階。

於是佯裝答應,暗地裡卻在試探個大監區大惡的想法。

得知十萬大惡皆站隊秦江後,十大守島人有了底氣,但為了安全起見,爭取直接擊殺這五位天道境天人,不給他們逃走報信的機會,他們一直在蟄伏,等待時機。

終於,殺帝的一個電話,讓他們信心大增。

殺帝去煉魔島前,先給守島人打了電話,得知煉魔島裡發生的一切後,立刻去了北歐,找到了血帝,兩人聯手一南一北。

而十大守島人和個大監區的頭領聯合,雙方夾擊,最終將五位天道境初階擊殺在煉魔島。

那場大戰持續了一天一夜,五位天道境有神器加持,極難對付,不過好在殺帝和血帝,都已經是天道境初階,共同努力下獲得了勝利。

但大家不敢掉以輕心,萬一訊息泄露,他們恐怕到不了涼州,就會被阻殺在半路。

所以,煉魔島十萬大惡分批進入夏國,在東南沿海會和,由殺帝、血帝、十大守島控製十萬柄飛劍,帶著眾惡來到了涼州。

這期間可謂一波三折,長途奔襲,迅雷不及掩耳。

因此,他們這纔來到涼州,讓大家差點誤以為煉魔島眾惡投奔了靈虛派。

完顏天指聽後勃然大怒,殺意縱橫道:“果然是凡間的一幫渣宰聚集地,不能輕信!”

“都在煉魔島呆傻了嗎,以為有你們加入,戰局就能逆轉?百萬對二十萬,優勢在我!”

“原本你們可以享受自由,淩駕於一幫賤民之上,如今非要送死,一群頭腦簡單的渣宰!”

“放你孃的屁!”完顏天指正說著呢,血帝直接破口大罵,“一幫天界的畜生,不好好在天上呆著,來人間攪和,還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你們算老幾?”

“武道高就牛逼了嗎?老子不服你,你就是一個卵!”

血帝雖然早早成了一域的暗黑帝王,可脾氣和性格一點冇變,和六百年前那位開國皇帝一樣,張嘴就是黃腔。

他這一聲破口大罵,迅速引起了眾惡們的響應。

“老子喜歡殺人,也犯過很多錯,說十惡不赦都不足為過,可老子就服氣冥王,老子就想跟他!”

“我喜歡女人,更喜歡美酒,跑車,彆墅有錢就換更好的,可這輩子從冇有換過主子!但凡認定冥王是老大了,那就是一輩子!”

“老子不管外界怎麼評判我,老子不在乎,但老子從不乾違心的事情,麻蛋的,看看你們那五個狗日的天人在煉魔島半月的吊樣,跟他娘皇帝似的,給你們臉了?也敢在煉魔島咋咋呼呼?”

這幫大惡一想起那五個靈虛派天人就生氣,從到煉魔島那一刻起,就仰著頭看人,拽的跟太上皇一樣。

這幫大惡最看不慣了,再加上他們太看重道義了,覺得這玩意比命更重要。

如果讓他們揹著背叛秦江活著,那還不如去死。

屠狗輩最仗義,就是這個道理。

“放肆!一群凡間的畜生,竟然敢......”

完顏天指徹底被激怒,他可是天界的天人,凡間就該跪在地上麵見他,可如今,眼前這幫畜生不僅背刺了他靈虛派,還指著他破口大罵,視他入豬狗!

可也就在他正要發怒時,血帝大聲打斷:

“叫,叫你媽啊!老子讓你說話了嗎?”

他也不廢話,掏出劍來就是乾,對著地上的煉魔島眾惡吼道:

“兄弟們,都給我上,弄死這幫雜碎!”

話落,十萬大惡和西涼軍聯合,朝百萬大軍衝殺而去。

刹那間,西涼軍一方士氣大陣,但林清婉卻麵色凝重,心中不由擔心起來。

戰意十足固然很好,可力量還是太懸殊了,對方百萬人都是全世界力量的代表,隨便拎出來一位,實力不比大惡們差多少。

這點人一天就能耗儘,如果到時候,還冇有支援,涼州依舊躲不掉陷落的結局。

而此時幽州還冇有秦江的訊息,說明他還冇有從二重天回來,想等他來救援西涼,那要等到何時啊!

-黑了下去,冷冷瞪了秦江一下,解釋道:“我喜歡獨居,房間裡有人睡不著,而且我想許文朗不會那麼傻秦江眼中閃過一抹擔憂,要拓撲歎道:“狗急跳牆,許文朗乾的上來他邊說邊打開打包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忍不住問道:“咦,怎麼那麼多生蠔啊!”林清婉挑眉,反問道:“你不是很愛吃嗎?”今天在天樾莊園,秦江吃了三十多個生蠔,剛纔特意讓店家挑了十幾個特大生蠔,這傢夥怎麼又不喜歡了?秦江有些無語道:“這東西不能一天兩頓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