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36章 困龍樁

26

們的朋友!”馮雪等人起身,一把拉過特魯索娃護在身後,與克謝尼婭對峙起來。“我憑什麼打他,你不會問問這個賤人嗎?”克謝尼婭雙手環胸,冷笑。特魯索娃捂著臉,滿眼怨恨道:“克謝尼婭,你不要太過分,我離開雪國多年,甚至已經打算在夏國定居,你為何依舊緊追不捨?”接著眼淚湧出,近乎嘶吼道:“你們家族已經殺了我母親和大伯,還要怎樣?”“你殺了我哥,全家都要為他陪葬!”“光死兩個雜種有什麼用?你個表子最應該死!”...-拓跋國,北庭,帖木兒汗王府邸。

時隔五年,北極千米深的冰蓋下,封印的那幫天界之人紛紛甦醒。

身為拓跋國的人的天人有十三個,其中四個達到了天道境,也就是秦江進入二重天時的境界。

這種境界和天人相比,就像地至尊看宗師,擁有一掌可以毀滅一箇中等國家的實力。

因此,為了組織這場百萬武者圍攻夏國的最後攻勢。

作為最重要的軍事國家,拓跋國分封了四位汗王。

天道境的帖木兒就是其一,他的主要任務是陳羽凰母女,追蹤前來營救的夏國天人,逼問陳羽凰小糯米的去向,看押陳羽凰,尋找小糯米。

此時,帖木兒正在王帳內著急踱步,半天前,他通過天界神器感受到了一股浩瀚能量在夏拓兩國邊境出現。

帖木兒立刻派人前去檢視,那上千人現在鷹澗山脈東麓檢視,朝西搜尋。

就在剛纔,他通過神器又感知到了一股浩瀚能量。

鷹澗三晉麓!

“這股能量不像天人,也比混元境強,天道境?和我一樣?立刻過去檢視!”身高超過兩米,滿臉粗獷的帖木兒,衝著手下吼道。

他以霸道入天人境,聲音洪亮如巨鐘,說話能形成浩瀚的聲浪波。

這就是天道境的恐怖,若不壓製境界,身邊十幾裡都不能有凡人出現,直接爆成血霧。

帖木兒不像秦江,怕傷到凡人可以壓製內息,他在天界帶過,已經冇有多少七情六慾。

和靈虛派所有人一樣,視凡間人命如兒戲,目標隻有一個,成為不死不滅境!

不管誰阻止這一目標,都會毫不留情碾壓。

不管死多少凡人,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手下、後代。

誰阻擋誰死!

因此,帖木兒身邊隻有天人能承受他的威壓。

事實上也是這樣,作為關押陳羽凰的汗王府,這裡佈下了重兵,三十位混元境超高階天人,一百多位天人。

一個天人領命後,迅速朝南境飛去。

“夏國這次竟然派來了一位天道境高手,看來是狗急跳牆了

“不過,那上千人恐怕殺不了他啊!”帖木兒坐在虎皮鋪就的王椅上,摸著下巴深思。

他深知天道境的恐怖,雙方恐怕隻能打個平手。

帖木兒不放心,派一位天人前去檢視,畢竟來人冇有很直接來王庭,而是從鷹澗海岱麓去了西麓,顯然是直奔小糯米去的。

他很想知道,來人有冇有找到小糯米,如此一來,也能省去很多功夫。

“嚴加看管陳羽凰,不行就將她的四肢釘死在困龍樁上!”

帖木兒想了片刻,對手下有下了一道命令。

陳羽凰很重要,有她在,小糯米就會有掛念。

這女人就是一個魚餌,保不齊能吸引無處可去的小糯米前來,畢竟那女孩才四歲。

就好比老虎被殺了,屍體放在那裡,跑掉的小老虎也會再次回來喝它的奶一樣,在帖木兒看來,小糯米應該也會這樣。

而小糯米是秦江的血脈,仙根和武脈、藥脈皆是無敵。

身上恐怕還有更多秘密。

簡單點來說,小糯米就是一個絕世仙丹靈藥。

如果能煉化她的肉身和神魄,對提高境界絕對有很大幫助。

最主要,他們冇有接到二重天的訊息,覺得秦江死在了裡麵,萬一他又逃出來呢?

小糯米是一個很好的人質,可以吸引秦江前來。

所以,小糯米很重要,如今,邊境又爆發了浩瀚能量,帖木兒不想掉以輕心,畢竟他隻能感知能量,不能確定來了幾人。

萬一有人調虎離山,來這邊偷偷營救陳羽凰就不好了。

半年前有前車之鑒,鄧千塵就得手了,偷偷潛入汗王府,救走了小糯米。

帖木兒暴怒,處死了看守的十幾個天人,引得汗王府上下震動。

最後他又派了重兵罷手,確保萬無一失。

以前說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是誇張,如今用在汗王府卻不誇張,因為以這幫人的實力,真是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引起警覺。

身邊的四位大漢領命後,立刻朝後院走去。

“臭表子,給我滾起來!”

壯漢手拿皮鞭,對著奄奄一息,瘦成皮包骨頭的陳羽凰,狠狠就是一皮鞭。

以前他們還會手下留情,如今聽到帖木兒留著陳羽凰一口氣的應允後,就下了死手。

這一皮鞭抽在了陳羽凰的小腿上,立刻皮開肉綻,骨頭斷裂。

原本因為傷痛和饑餓,受儘折磨昏過去的陳羽凰,這一刻再次痛的慘叫起來。

那種骨頭斷掉的疼痛,直衝大腦,幾乎暈厥。

“殺了我!求求你們殺了我吧,殺了我!”

陳羽凰眼淚流出,麵色哀求,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本引以為傲的身材變得佝僂,秦江稱讚無數次的大長腿,上麵傷疤縱橫,如今直接斷掉了。

她現隻想死,因為實在撐不住了,她想撐,畢竟女兒還不知道訊息,可她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的極限。

即便女本弱,為母則剛,可現在她厚如航母鐵皮的剛,在這幾年也被一點點磨碎了。

陳羽凰真的不想活了。

“殺了你?等抓到你女兒,你自然會死

“留著你的賤命,隻是為了吸引你女兒過來!”

“如今,夏國又來人救你了,還是一個高手呢

“可惜啊,來再牛逼的高手,你的歸宿也隻能是這暗無天日的茅草屋!”

為首壯漢嗬嗬一笑,就像在看一頭隨時可以宰殺的豬。

“夏國又來人救我和小糯米了?”

陳羽凰聽到這個訊息,眼中隻有絕望了,不停搖頭。

一開始,她也盼著有人來救,可接連死掉六位北境天王後,陳羽凰崩潰了。

她覺得這次依舊會搭上性命,不可能成功。

她不想人白白搭上性命,又想自己女兒活,矛盾的不停搖頭。

“秦江,你在哪裡啊!我快撐不下去了!”

陳羽凰已經冇力氣了,就連哭聲都變得如蚊子振翅。

她不怕死,但怕女兒能不能活下去。

這一刻,她腦中隻有秦江,可這男人又在哪呢?

他到底活著,還是真死了,等的好苦啊,五年!

堅持不了了!

“把她抓起來,訂到困龍樁上!”壯漢對身後三人命令。

三人立刻行動。

困龍樁屬於天界神器,但凡被釘在上麵,靈魂就會被困龍樁黏住,即便有人來救,非大道境不能分開。

陳羽凰已經放棄抵抗力,任由這幾人架了過去。

困龍樁鑽院子裡,是一塊類似巨型生鐵的東西,上麵有無數密密麻麻的符文,流動著淡灰色的光,橫插在院中。

哪怕混元境的人,都不能撼動分毫。

五年了,這是陳羽凰第一次來到院子裡,陽光很好,雖然天很冷,但她嘴角卻揚起了笑容。

她和院子隻隔著一道門,可這道門困了她五年。

如今終於要解脫了,她希望自己直接被釘死。

陳羽凰已經扛不住了,五年日夜鞭打是什麼淒慘景象?

地獄也莫過於如此吧,麵對死亡,她十分淡定。

對她來說就是解脫,她張開雙臂擁抱陽光。

嘴角微笑,眼淚卻無聲流下。

陳羽凰在回憶這半生,成年後接手了家族企業,和林清婉鬥了十年,後來遇到秦江。

這個男人賤,渣!這是陳羽凰的第一印象。

可隨著不停被打臉,直到家族企業灰飛煙滅那一刻,她才知道秦江的強大。

第一次有被逼迫的意思,也有自我懲罰的意思。

陳羽凰覺得自己活該,活該被秦江欺負。

第二次,卻是她已經接受了秦江,畢竟當時全世界都拋棄了她,秦江冇有,救了她數回。

陳羽凰也不知道何時對秦江的恨變成了愛。

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她馬上要死了。

或許,我和小糯米對他來說,隻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畢竟他那麼渣,那麼賤......

四人按住陳羽凰,巨大的長釘壓在陳羽凰胳膊上,掄起錘子要往她胳膊裡砸。

將陳羽凰釘在困龍樁上。

“秦江,如果你還活著,就做一個好父親,照顧好咱們的女兒,我儘力了,這的儘力了,對不起小糯米,媽媽真的撐不下去了......”

陳羽凰閉上了眼睛,一滴眼淚落在地麵上,濺起一小團塵土的刹那,遠方天際宛如有頭巨龍在裡麵怒吼前行一樣,發出了轟隆隆的恐怖巨響。

由遠及近,最後一聲核彈爆炸似的巨響,帖木兒汗王府上空的雲層全部被震碎。

秦江抱著小糯米出現,懸浮在半空,雙瞳如同兩顆燃燒的火焰,發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身旁飄浮著一把鋒利無比的神劍,劍身散發著刺骨的寒氣,彷彿要將一切生靈儘數斬碎。

他居高臨下,俯視著下方的凡人們,眼中閃爍著冷漠的光芒,彷彿要將他們統統置於死地。

威壓如同山嶽壓頂,令人無法呼吸,無法動彈。

直到目光落在陳羽凰身上,神情才變得柔情起來,接著不忍的看向他處,殺意驟然而起!

-不要一分錢“等林氏集團群總市值超過五百億,我立刻將君臨集團還給你秦江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勸道:“我知道你加入龍溪會,是想擴大盛元製藥的名氣,多交幾個朋友“但冇什麼必要,你有我就夠了,咱們現在擁有兩大古方,等市場鋪開......”秦江滔滔不絕的解釋,電話那頭卻傳來了林清婉冷漠的聲音。“我已經擬好了合同,你一會帶著君臨地產的轉讓書過來,上午把這事辦了說完,直接掛了電話。秦江有力挽狂瀾的本事,林清婉知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