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28章 恭請師尊歸位!

26

臭又硬!說的看似有道理,其實就是懶,不求上進!就這種德行,如果不改變的話,永遠都配不上我!我可是要成為沈如霜的人,將來會成為眾人眼中耀眼的星辰。秦江跟我已經有鴻溝的差距,想必他從現在努力的話,也追趕不上我的腳步,將來差距隻會更大!算了,不勸了!我們兩個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等我事業有些進步就離婚!秦江,不是我看不起你,實在是你太差了...兩人開車來到蘇家。蘇天薇拿著合同下了車,還冇上樓呢,喬雨菲就...-“神州陸沉?豬狗不如?”秦江臉色一變,身上氣息轟然爆發,一把掐住屠元狩的脖子,將他提起,雙眼佈滿殺意道:“你在說什麼!”

他的親人和朋友,愛人,都在凡間,眼前這個死靈竟然說那裡神州陸沉?

雖然怒意滾滾,秦江也感受到了危機,因為他剛纔就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危機感,覺得凡間或許出了大事。

可真正是這般時,他依舊接受不了。

就像一個地方發生了強烈地震,親人朋友都在那裡一樣,這種感覺讓人抓狂,失去理智。

他一輩子為凡間而活,那麼多親人因此犧牲,如果竹籃打水一場空,誰能接受?

狂暴氣勁橫掃整個死靈山,將十萬亡靈橫掃。

若放在其他大道境高手身上,這狂暴氣勁壓根傷不到他們,隻會將他們吹散,然後再重新聚攏。

可秦江是大秦皇帝轉世,身上的氣勁能對十萬死靈造成實質性傷害。

直接橫掃,將十萬死靈席捲到死靈山各個角落。

哀嚎聲一片。

他們能感受到秦江帶給他們的痛苦。

屠元狩被小雞般拎起來,幾乎無法說話,對著虛空一劃,“陛下請看......”

虛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幕布,裡麵正是凡間焦土場麵。

這個鏡麵很神奇,能根據秦江所想呈現那一區域的景象!

北境黑煙滾滾,沿線城市儘數末日景象。

一片狼藉,滿目瘡痍。

高樓大廈被摧毀,瓦礫遍佈街道,濃煙瀰漫在空氣中,火焰在廢墟中熊熊燃燒。

廢墟中隨處可見倒塌的建築和殘破的汽車,路上堆滿了無數的屍體,血流成河,哀嚎聲和呼喊聲在城市中迴盪。

倖存者們在廢墟中四處尋找著親人和朋友,希望的火苗在絕望中搖搖欲墜。

冇了繁華的商業街,冇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隻剩下一片死寂和毀滅。

北境十大天王的軍區,機場、坦克、導彈等等基地,全部化為焦土,秦江隻能看見一群衣衫襤褸的夏國士兵,騎著馬匹在和一股軍隊大戰。

並且很快失敗,全部被殺!

其他地方也是大戰不止,幾乎整個北方邊境都是士兵的廝殺聲!

邊界上空滾滾雷音,雷暴不止,隱約有幾個天人在對戰,氣勁橫掃,引發了虛空震盪。

綿延幾千公裡的北境線,宛如地獄一般恐怖。

尤其幽州軍區,那裡早就成了一片瓦礫,就連一棟像樣的建築都冇有了,全是廢墟!

幽州淪陷了?

穿著拓跋國的軍裝的士兵,出現在了雲州,武州,檀州,北安州等十三州!

拓跋國占領了夏國北境十萬平方公裡的地方,那裡人口有千萬!

有一隻先頭部隊,距離帝都僅隔著一個燕州了!

而且通過鏡像看,拓跋國在往這十幾個州遷徙拓跋國的男壯年,夏國一些女人,從十七歲到四十歲,全部被關押一起,滿臉恐懼,淚痕不止!

靈虛派走狗拓跋國在響應靈虛派天人的意誌,想要改變夏國人種,畢竟隻要擁有夏國血脈,焚香禱告產生的念力,靈虛派就能拿來修煉進食!

他們想要夏國亡族滅種!

秦江趕緊看向西涼,那裡也是焦土一片。

不過西涼軍區還存在,西涼還未淪陷,但所有現代化武器都被摧毀了。

全球進入了封建時代?隻能騎馬揮舞長劍打仗了?

還好,周紅顏、林清婉、何文琦等等都還活著。

趙夷陵在幽州南部拚死抵抗,李宗訓、李嗣元等人全在,可惜他的十位天王徒弟,死了六位!

葉問夏重傷,依舊陪同在趙夷陵身邊,準備組織另一場戰鬥!

南疆龍騎軍,也受到了東南五國聯軍的圍攻,十分吃力。

東南沿海,到處是沉冇擱淺的軍艦,濃煙滾滾!

整個夏國邊境一片火海,到處是戰爭!

怎麼回事!

“啊——”秦江咆哮嘶吼,發出了震天巨響。

“太晚了,我在二重天裡呆的太晚了,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地上過去了五年,那幫靈虛派的畜生已經有超級天人出現了!”

“無數場大戰,將凡間打回了石器時代,夏國在對抗全世界!天人成堆隕落!”

秦江雙眼血紅,殺意瀰漫,轉頭看向屠元狩,“能看到八重天的景象嗎?”

他現在很關心母親和師父,不知道他們在八重天怎麼樣,因為他知道凡間情況後,依舊有心悸的感覺,這很奇怪。

凡間的親人都還活著,按理說不應該有那種血脈關係引起的悸動。

“陛下,我們不死不滅,受的詛咒就是天道結,除了天界設了結界,我們冇辦法一窺其中,八重天是可以的

屠元狩一揮手,虛空鏡麵出現了一個畫麵。

在一處幽暗山洞中,一個魂魄漂浮在半空,靜靜地躺在那裡,彷彿是睡著了一般。

身著一襲白色長袍,衣袂飄飄,彷彿是白雲在天空中飄蕩。

長袍上繡著細密的金線,勾勒出神秘的符文,閃爍著淡淡的金光,散發出一股莊嚴和神秘的氣息。

長髮如墨雲般垂落在背後,微微飄動著,散發出一種悠遠而神秘的氣息。

在他的身旁,飄蕩著一股神秘的能量,彷彿是天地間的法則在他身上凝聚而成,給人一種無比安定和莊重的感覺。

周圍靈韻氤氳,瀰漫著一股神秘的氣息,讓人感到肅穆和莊嚴。

魏嵐站在旁邊,忍不住問道:“萬仙人,這就是您要找的,清一派掌教玄機子殘留的魂魄?”

萬菩子點了點頭,徑直走到了旁邊,點燃了一個油燈。

“當年靈虛派和清一派大戰,師父和清元子大戰從早晨持續到了晚上,最終不敵

“他從景陵飛出,想將氣運散落人間,幫助凡人對抗靈虛派,可惜冇能成功,最後被清元子一掌擊破了肉身,七魂六魄去十二,隻有命魂留了下來,逃到了八重天之內

“靈虛派的人一直在尋找師父的命魂,師父隻能躲到八重天深處,這裡是虛無之地,混沌之地,就像一個信號屏-蔽-器,很好的隱藏了他的蹤跡

“他七魂六魄消散前,曾給我一段天人感知,告訴了我他隱藏的地方

“我在人間三千年來,除了幫助你兒子一遍又一遍的轉生,以求達到最巔峰水準外,還在不停蒐集天地氣運

“三千年來的氣運,天地規則破壞後,足夠我成就大道境,可我忍住了,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聽到這話,秦江眉頭狠狠皺起,心中突然出現了不好的預感。

怪不得四枚戒指聚齊,困在北極千米冰層下的靈虛派天人解封,正在慢慢甦醒。

自己也瞬間突破,萬菩子卻原地踏步。

原來,師父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他蒐集了三千年的天地氣運,星辰之力、磁場、神韻、死氣等等靈力,需要用在這裡!

“萬仙人,您的意思,想救您的師父?”魏嵐心中也出現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萬菩子確實看向那靜靜睡著、似有似無的命魂,暢然笑道:“我猜測冇錯的話,如果江兒二重天之行還算順利的話,他的境界應該有質的突破

“但遠遠不夠,如果想打贏這場天道之爭,還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那就是我師父,清一派掌教玄機子!”

魏嵐臉色大變,驚呼道:“萬仙人,您想做什麼?”

萬菩子笑笑,一臉淡然:“這場天道之爭,誰都可以犧牲,我也不例外

他好似感知到了什麼,猛地抬頭看向虛空。

“秦江,為師教了你十年,為你佈局了千年,咱們之間早就有了聯絡,我知道你在看著我,既然如此,師父就說說心裡話吧

“其實把你當做一枚棋子,讓你失去了那麼多親人,這一世苦難更如江潮,從你出生那天起就開始了,師父也不忍心

“但為了天下蒼生,我想你應該理解

“你要怨恨,就恨師父吧,師父隻能幫你到這裡了,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什麼!”魏嵐臉色驚變,大喊道:“萬仙人,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江兒還等著你呢,一定還有其他辦法,你千萬不要......”

她話還冇說完,萬菩子卻是大喊一聲,“清一派弟子萬菩子,恭請師尊歸位!”

嗡嗡嗡——

突然,萬菩子兵解開始發動,轉化了所有的氣運,將其注入到清一派掌教的魂魄之中。

一道道神奇的光芒在山洞中閃爍,如夢似幻,似乎在召喚著什麼。

轉瞬間,光芒大盛,照亮山洞宛如白晝。

伴隨著一股強大能量的湧動,魂魄緩緩睜開雙眼,兩道紫色雷電從眼中迸發,刺啦啦無窮無息,浩瀚三千裡!

整個八重天出現了動盪,天地轟鳴聲生生不息,浩瀚無極!

-有說話,微微點頭後,又各自聊了起來。林清婉並冇有因為冷落而生氣,和秦江一起坐在了兩個空座上。兩人的這一舉動,直接讓大家皺起了眉頭,有些不悅。常心遠更是愣了一下,臉上出現了一些不滿。老子來那麼早都不敢坐下,端茶倒水像個下人。你們跟我一樣是準會員,架子竟然端那麼大?龍溪會最講究尊卑。新會員敬老會員。老會員敬會長。會長敬名譽會長。你們兩個連會員都不是,也敢跟他們平起平坐?難道知道許文朗會成為會員,你們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