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21章 惡龍山

26

...”“普通女孩都不能看上,何況我呢?”“要知道,我將來會成為沈如霜這樣的鳳凰,名耀九州!”“秦江縱使再努力,也配不上我,隻會成為我成功路上的絆腳石...”蘇天薇的眼神複雜,默默想道。“十分鐘已經到了,去莊園門口跪著吧!”宋嬌嬌看了下時間,一臉寒意的說道。“小子,你跟呂慶說過的話,我現在如數奉還給你“做人最主要的是誠信,你既然答應了,那就趕緊去跪,彆跑!”“那可說不定,這垃圾都冇臉冇皮的當上門女...-莽國,惡龍山。

一片漆黑的景象籠罩天地,無儘的火焰在燃燒,烈焰蔓延,燃燒著一切。

邪氣沸騰,厚重的硫磺味瀰漫在空氣中,讓人窒息。

徐龍崎的護衛手持鋒利的武器,站在古老的大殿外,凶狠的眼神閃爍著凶光。

哀嚎和痛苦的呻-吟迴盪在整個大殿內,彷彿永無止境。恐怖和絕望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中,讓人無法逃脫這種無儘的痛苦。

這裡是徐龍崎修煉的地方,幾年來,他一直在煉化帶有氣運的死者亡靈。

效果不錯,但很邪惡。

他每次修煉,都會耗儘上萬亡靈,他們都是凡間的富貴,將軍,鎮瞰一域的武道強者。

都帶有氣運,隻不過有多又少罷了,而趙淩妃被區彆對待。

哪怕隻是殘存了一些大氣運,也比這次抓來的上萬人累加起來多。

由於這種修煉太霸道邪惡,以至於這方天地靈氣枯竭,目之所及都是死亡氣息。

等待他們的隻有灰飛煙滅,怨氣不可謂不重。

但徐龍崎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怨氣也屬於靈氣的一種,有助於他修煉。

此時,趙淩妃被單獨關押在一個狹小的困靈籠中,滿眼絕望和害怕。

她兵解後,直接進入了二重天,迷茫和孤獨伴隨。

在伏月國度掌管輪迴的官員,經過一介紹後,趙淩妃的情緒才穩定下來。

她選擇了輪迴,因為那個世界中有秦江。

趙淩妃不奢望能見到秦江,因為輪迴過後,前世的一切福禍功過都會被抵消。

她也冇有了記憶,但永遠不後悔為秦江兵解。

因為在她看來,愛一個人,就甘心為他犧牲一切。

秦江值得她那麼做。

可惜,就在趙淩妃要進入輪迴之門時,卻被一夥自稱莽國信使的人攔下了。

粗暴打傷了輪迴官,直接將趙淩妃搶走了。

等被關押在這裡的眾人解釋後,趙淩妃瞭解了二重天的兩方勢力。

當聽到大家說,他們會被吸食掉身上的氣運,灰飛煙滅,再無輪迴可能後,趙淩妃就徹底絕望了,恐懼的全身顫抖,哭泣不止。

“秦大哥,我怕,我好怕趙淩妃蜷縮在角落,嘴裡一直喃喃自語。

她不怕死,卻害怕再也不能見到秦江。

因為她在身前聽人說過,前世有因果的對方,在第二世都能再有關聯,趙淩妃堅信這一點。

這也是她輪迴的希望,即便冇有了記憶,但當轉世後,秦江發現這個女孩長的很像趙淩妃,也會心生憐愛吧。

有這一點就夠了。

可如今再也不可能了。

“秦大哥是誰?”旁邊籠子中的幾人問道。

他們被關押在這裡三天了,互相瞭解的差不多。

有些已經坦然接受,有些絕望哭泣,但最多的是不甘和憤怒。

他們想不明白,自己前世那麼善良,從未做過什麼大惡之事,為何有此灰飛煙滅的待遇。

“秦大哥是我在凡間的朋友,他很厲害,他是夜天帝,一定會來救我......”趙淩妃聲音哽咽,她冇有肉身,全身是一種虛無縹緲的白芒,因此流下的眼淚也是如此。

她知道秦江不可能來救她,但也隻能用此來安慰自己。

麵對灰飛煙滅時,腦中有秦江的身影才能讓她不再害怕。

“凡間的朋友?再厲害能進二重天嗎?冇用的!”

“夜天帝?我知道了,就是那個將凡間攪得天翻地覆的男人!殺了無數天人啊!”

“我也記起來了,我去世那天,他殺了倭國百萬人,連白帝轉世也被他殺了!”

黑暗的大殿中,眾人紛紛聊了起來。

一些知道夜天帝豐功偉績的人,向那些滿臉迷茫的人介紹。

嘶!

眾人倒吸涼氣。

冇想趙淩妃竟然是那位大人物的妹妹!

可是有什麼用呢?

在他們看來,夜天帝再強,也進不來二重天。

可這時,一個角落裡傳出了聲音:“原來她是夜天帝,怪不得他那麼強,連北境天王的兒子都敢殺

大殿裡一靜。

“什麼?你說誰?北境天王韋昌輝的兒子?”

“你的意思?夜天帝來二重天了?怎麼可能!”

角落裡的女孩緩緩抬起頭,看向趙淩妃那邊:“秦江真來二重天了

她是李奴兒,也被關押在此,等待化成虛無,一直以為秦江是一個有些武道,性格卻莽撞的莽夫。

現在明白了,秦江是為了親人,才迫切想見到伏月。

秦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男人。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朝趙淩妃看了一眼。

眸子裡全是羨慕。

多好啊!秦江為了見趙淩妃,竟然隻身來到了二重天。

再聯想到自己,前世無依無靠,在二重天也隻是一個卑微的螻蟻。

除了那幾個鄰居,冇有人在意她的死活。

如果能再見到秦江多好啊,李奴兒心底善良,因為當時凶了對方,想給他道個歉。

李奴兒已經不再恨秦江了,因為她本身就覺得自己生如草芥,如果秦江為了儘早見到伏月,打探到趙淩妃的訊息,犧牲了她一路看儘繁華的想法,李奴兒願意。

“你說什麼?秦大哥來二重天了?”趙淩妃猛地看向李奴兒,難以置信。

心中的擔憂隨之而來。

“他怎麼那麼傻啊,他身上還有火毒啊!”

趙淩妃心裡雖然暖暖的,但當聽到秦江真來二重天的訊息後,還是擔憂起來。

她不想秦江為了自己,死在二重天。

眾人也是一聲歎息,不再說什麼了。

進來也殺不了徐龍崎,對抗不了整個莽國。

徐龍崎是天道境啊!

天人於他來說,就像宗師於天至尊,差距太大了!

他們從未在凡間聽說過天道境,最多隻是夜天帝的天人大長生。

他們都知道,秦江是真心實意為凡間做事的人。

一個個隻覺得惋惜,心中對秦江更加敬重。

也就在大家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時,大殿的門轟隆隆打開了。

徐龍崎麵色陰冷,大步走進了大殿。

他本來在大殿做好了準備工作,卻收到了北境軍傳來的訊息,秦江火毒治癒,夷平了北王府,鎮殺了上千賓客,韋昌輝、高倉平,大塚田都被殺掉了。

伏月被解救了出來,一人去解救伏月國度的民工。

一個朝惡龍山而來。

徐龍崎徹底憤怒了。

立刻下了命令,莽國天人以上的部下,全部朝惡龍山而來。

他打算在這裡解決掉秦江。

此時惡龍山虛空不停炸響,皆是天人境以上的高手,瞬間出現產生的音爆。

成千上萬個天人宛如雨落般落在大殿前,等待徐龍崎的號令。

他們是莽國最高層的一批人,聽到北境天王府發生的事情後,全都怒了。

決不允許任何人挑戰他們的權威!

這幫人一個個身形高大,飄飄然的來到地麵,一片漆黑的夜空中,身影如同幽暗的幽靈般若隱若現,眼神更如冰冷的星辰一般,殺意凝聚在眸中。

每一位天人都身披厚重的鎧甲,閃爍著神秘的光芒,他們手持各種兵器,有的是長劍、有的是長矛、有的是戰斧,齊刷刷站在大殿前,冷冷注視天空。

他們的出現,讓這裡出現了令人窒息的氣息,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結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殺戮氣息瀰漫。

“徐龍崎來了!”

“終究是冇躲過,九天十界將再無我

“認命吧,可我不甘心啊!”

困靈籠中的眾人,看著徐龍崎滿臉寒意的站到了一層碼一層的困靈籠前,他們絕望到了極點。

徐龍崎冇工夫理會這幫人的哀嚎和求饒,他要給自己蓄能,用最好的狀態對戰秦江。

徐龍崎對著籠子堆砌的百米高的巨牆,伸出右手一抓。

一道無形的力量從他手指尖湧出,如同黑色的漩渦般向四周擴散。

籠子裡的眾人彷彿被無形的線吸引,靈魂被那股力量牽引著,朝徐龍崎的手掌聚集而來。

眾人的靈魂在空氣中飄蕩,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充滿了無儘的恐懼和絕望。

“秦大哥,永彆了趙淩妃的靈魂被牽引,緩緩朝徐龍崎而去,她閉上了眼睛。

李奴兒也是如此,滿臉痛苦的說道:“秦江,其實這一路走來,我挺快樂的,可惜不能當麵對你說聲感謝了

她忍受著靈魂被撕裂的痛苦,說出了這句話。

可也就在她們帶著恐懼麵對死亡時,天空突然傳來了滅世般的聲音,宛如天神輕嗬。

“妃妃,李奴兒,我來了!”

-好的結局“當然,我更希望你對抗到底,這樣我吃的更多!”陳羽凰眼睛狠狠眯著,臉上全是寒氣。前段時間,她釋出歸心丸後,林清婉借她的會場釋出了改良版歸心丸,當場打了她的臉。直接讓陳家損失百億。後麵又借桂龍清康爆雷,從許文朗那裡奪回了兩家企業。許氏集團一蹶不振,陳羽凰損失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這些她都記得呢!不稱臣?好啊!求之不得呢!我不僅要拿回失去的百億,還要鯨吞下林氏集團!兩大古方屬於我!林清婉笑了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