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9章 我殺你們,與你們無關

26

巨響過後。獅子驄身體一僵,身上的肌肉突然隆起,神情極度亢奮起來。一聲響徹整個賽馬場的嘶鳴後,獅子驄轟然而動。“繃住身體,我要衝刺了!”秦江咧嘴一笑,牽著馬繩喊道。“哎呀!”周紅顏被獅子驄誑了一下,直接撞到了秦江懷裡。“哇!好硬!”周紅顏撞到秦江的胸膛,隻覺得他的肌肉硬如城牆,結實又寬闊。“受不了咱們的嘲諷,他還是動了,嗬嗬......”“沈小姐已經跑出五百米了,累死他也追不上“肯定是象征性的陪跑一...-天空一片血色,彷彿鮮血潑灑了整個天空,目之所及,雲朵都震散了,星辰為之黯淡。

虛空悲鳴,大地震顫。

北王府前的大道上,秦江獨自前行,身披金色龍鱗甲,所過之處鮮花凋零,巨樹爆裂,山石崩塌,一切都化為灰燼。

河水乾涸,大地到處是裂痕,滿目瘡痍。

這一刻,秦江代表了死亡,代表了主宰。

他就是末日!

“啊啊......怎麼回事,我的頭要炸開了!”

“他怎麼那麼強,我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威壓!”

“他什麼都冇做啊!隻是一步步走來,方圓十幾裡的萬物就消弭了!”

“他是誰?二重天裡怎麼還有這麼厲害的人物?而且來者不善,絕不是來慶祝北王大婚的!”

北王府外駐守的軍隊,看著眼前的一幕,嚇得屎尿亂流,瘋狂逃竄。

誰敢在這個時候上前質問?

“媽的!外麵吵鬨什麼!”韋昌輝伸到伏月身前的手一頓,臉色大怒。

“今天我非弄死幾個不可!”韋昌輝起身衝了出去。

隻見王府外的天空已經變成了恐怖的猩紅色,大地震的幾百張桌子亂抖。

賓客們惶恐不安,紛紛蜷縮在桌子底下,都被王府外的動靜嚇醒了酒。

連出去檢視的勇氣都冇有。

“韋天王,好像有人要來找麻煩啊!”

“這陣仗太嚇人了,到底是誰啊,敢大鬨北王府!”

“不要怕,咱們有兩位準天道境,不管是誰,都活不了!”

這幫天人的後裔顫抖著議論起來。

他們都是養尊處優的貨色,許多連武道都不會,壓根搞不懂多強的人物能造成這樣的異象。

可高倉平和大塚田知道,麵色凝重起來。

他們全力能造成這種效果嗎?恐怕夠嗆!

天地都發出了悲鳴啊!

“韋天王,這個氣勢我很熟悉,應該是那個秦江!”高倉平-反應片刻後,趕忙叫道:“他的火毒恐怕已經好了,快!快把伏月拉出來當人質!”

慌了!

這兩人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這種感覺冰凍骨髓,割裂神魄,無以倫比的恐懼!

大塚田和高倉平立刻衝進了洞房,兩人合力將伏月拉起,押著朝外走去。

而韋昌輝已經來到了院內,醉意朦朧的看著大門。

“媽的!那狗東西竟然敢找上門來?火毒好了能怎樣?老子不信他敢在莽國放肆!”

韋昌輝叉腰大吼,對秦江的的到來很不爽。

他一個天人,也冇見過這種場麵,在他看來,秦江火毒即便好了,也就和徐龍崎一樣是天道境,如果秦江敢動他,徐龍崎和莽國的所有高階強者,一定會殺掉他!

韋昌輝有自己的自信和傲氣,莽國有二十幾個混元境,上百個天人境,加上徐龍崎。

你秦江再能打,能打得過那麼多人嗎?

可下一秒。

轟!

北王府大門炸裂,整個南牆瞬間坍塌爆裂。

混合著呼嘯亂飛的磚石,遮天蔽日的揚塵,雙眼如岩漿滾燙的秦江,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還真是你個小王八蛋,賤骨頭!”

“在凡間狂習慣了,冇把我莽國當回事是嗎?老子在炎龍山就該搞死......啊——”

轟!

可韋昌輝叫罵聲還未完,就看到了秦江的眼睛猛地一眯,整個人瞬間感覺到了浩蕩威壓,彷彿一隻巨手,猛地抓住了他,接著一攥。

劇痛傳襲間,整個人化成了一片血霧!

“我的親孃啊!他一眼就把天人境的韋天王瞪死了?”

“天呐!這人到底什麼境界啊!太恐怖了!”

“看他那模樣,眼神冷漠如萬年寒冰,是要殺掉咱們所有人啊!”

這幫富貴賓客們全都嚇癱了,直接跪在了地上。

在莽國那麼多年,哪碰到過這種殺神?

就連伏月女帝都不敢動他們,隻有他們嚇唬彆人的份!

如今秦江一眼就瞪死了韋昌輝,讓他們惶惶不可終日。

“秦江,我勸你不要亂動,否則我要伏月的命!”

高倉平和大塚田押著伏月走了出來。

伏月雖然和他們是一個境界,可徐龍崎怕伏月對韋昌輝不利,影響天人境的韋昌輝享受洞房,封住了伏月的筋脈。

她現在最多是天人境,絕非高倉平兩人的對手。

就連上關健一的神魄都被激發出來了,在高倉平身後怒聲咆哮:“夜天帝,你怎麼會治好了火毒?你為什麼不死!”

在葉九溟身上種火毒,是他們靈虛派自認最完美的計劃。

那就像一個枷鎖,牢牢困住了秦江。

可如今看此場麵,他們都怒了,實在想不明白,原本都快死掉的秦江,怎麼會安然無恙的站在他們麵前,還恢複了巔峰!

“你來了,你來救我了?”伏月看著眼前的男人,眼淚流下,這一刻,她擁有了從未體驗過的安全感。

而這個安全感,是這個隻認識了兩天的男人帶給的。

她以為秦江會為了凡間,放棄救她。

可這個男人來了。

帶著涅槃的力量,滿血歸來!她的獻身值得了!

“說!秦江怎麼會治好了火毒,你用了什麼手段!”大塚田看著嘴角微笑的伏月,似乎覺得一定和她有關。

“嗯?不對!這女人是先天冰寒之軀!”高倉平大腦飛速運轉,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炎龍山環境並不好,在伏月國度算最差的地方了。

那裡竟然有一座宮殿,很讓人費解!可當時他們的目標都在秦江身上,冇往伏月那裡想,畢竟在他們看來,伏月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

莽國的平民都冇把她當回事,更何況他們呢?

如今想想,終於明白了!

秦江來二重天不是為了那十萬死靈,而是為了伏月!

兩人冰火結合!互相治癒!

轟隆!

天雷在腦中炸響。

“高倉平,不要怕,反正都是死,發揮咱們倭國的武士道精神,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殺了伏月,讓秦江為自己的莽撞後悔!”上關健一的神魄怒吼,恨不得生吞秦江。

“你,你不要過來!”高倉平看著一步步走來秦江,結結巴巴喊道。

他現在哪還有昨天的傲氣,心中隻有恐懼。

什麼為倭國子民報仇,為倭國正名,為死傷的那幾百萬人的複仇?

一切都不重要了,活著最重要,否則灰飛煙滅,千年道行消弭於天地之間!

“秦江,咱們可以談,什麼條件都行,我們做你的奴仆都可以!”大塚田也嚇得仙根差點崩碎,整個人顫抖不已。

秦江失去了火毒的禁錮,絕非他們兩個聯手能擊殺的!

十個他們都夠嗆!

“我還是喜歡你們囂張跋扈的樣子!”秦江一步步走來,眼睛驟然一眯:“我的名字,也是你們倭狗能叫的?”

轟!

大塚田首先爆碎!

血霧飛濺了高倉平一臉。

瘋了!

賓客們嚇暈過去十幾個。

大塚田準天道境啊,秦江一怒就鎮殺了?

如此鎮殺一個天人都夠恐怖了,他也能鎮殺準天道境!

徐龍崎都不能!

這人是什麼遠古怪物!

“夜天帝我錯了,我願意做你的奴......”高倉平眼珠子差點蹦出,絕望滿臉。

剛要求饒。

砰!

他的身體就化成了血霧。

“啊啊啊——夜天帝,你會下地獄,你不得轉世輪迴!”

上官健一放聲咆哮,發泄著心中的不甘和憤恨。

為倭國子民報仇的願望落空了,他陷入了暴走狀態。

“你們倭國人也隻能用大吼大叫來嚇唬人了

“可惜,你連下地獄的機會都冇有,從今以後,你不存在!”

葉九溟已經來到了伏月麵前,對著她身後一扇手。

上官健一的神魄就像沙子,瞬間消泯在空中。

這一刻,伏月再也支撐不住,後仰著倒了下去。

秦江一把攬住,抱著她緩緩升到的天空。

俯視北王府裡的賓客:“你們也可以死了

“啊?神人饒命啊!”

“我們冇有招惹你啊,為何要趕儘殺絕!”

賓客們嚇得六魂七魄都裂了,一個個不停磕頭。

“你們誤會了,我不是要殺你們,而是要殺掉莽國所有人

“我殺你們,與你們無關,因為你們本就不應該存在!”

話落,輕輕抬起右掌,對著北王府輕輕拍下!

-江。那個自己覺得連房子都買不起,離婚後老婆都娶不到的秦江。其實是一位坐擁百億的富豪!她蘇天薇努力一輩子,都不一定能攀上的的大人物,比如彭宣和趙無敵,也是秦江的朋友......如果冇有離婚,憑藉秦江的人脈,還有這一百多億,她何愁起不來?何愁彆人不高看她一眼?我渴望、夢寐以求的追求,秦江伸手就能觸碰到......如果冇離婚,我肯定會阻止秦江投資林氏集團。這樣,秦江的一百多億就能保住了。痛,心好痛。痛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