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7章 真龍涅??,蟄伏而起

26

人脈通達,如果放在以前,趙無敵要矮對方一頭。但他現在是秦江的人,就算對方是天王老子,他也敢懟!秦江,就是他的底氣!趙無敵對秦江諂媚一笑,請示道:“老大,我先過去?”秦江點了點頭。“去長通貨運,一個小時內,我要那裡變成一片廢墟!”趙無敵對手下喝道。“唰——”上百名黑衣人跑步離開,留下無儘威勢,久久不散。趙無敵龍行而至,又急速離去,就像一陣風,但威力不亞於十級地震。大家一陣唏噓。“還不快滾?”秦江掃了...-伏月離開皇宮後,整個伏月國度處於絕望和恐懼中。

一切陷入更加混亂的秩序中,群龍無首最可怕,最未知。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接下來將麵對什麼結果。

整個國度的大臣和將軍全部聚集到炎龍山,秦江昏迷時,他們不知道怎麼辦。

著急的來回踱步,將軍們義憤填膺,他們有些是凡間去世後,不願意轉世輪迴的人。

比如一些忠心愛國,打算收複山河,卻被奸臣所害的名將。

已經對凡間那一套厭煩了,冇想二重天依舊是這個德行。

他們想和莽國開戰。

受夠無休止的忍讓了,來這裡,是想勸秦江不要離開,和他們一起與莽國一決生死。

而文臣比較淡定,分析各種利害,總覺得開戰不是一個明智選擇,就算秦江醒來,火毒治癒,也不一定能對抗莽國,畢竟那裡人額修煉方式更霸道,更殘忍,高階天人很多。

可誰也冇想到,秦蘇域醒後,竟然直接成就了大道境。

這讓大家很震驚,這種情況恒古未有啊!單單是真武大帝轉世,絕對做不到,秦江身上一定還有秘密。

大道境,哪怕在天界也很罕見,已經屬於一怒便能寂滅一切的範疇了。

可他們想不通,也冇有時間想,已經被眼前的場麵震撼到了,烏泱泱跪在了地上。

真龍涅槃,蟄伏而起。

勢不可擋!

這就是秦江現在的狀態,他隻感受到體內有股浩瀚能量在湧動,而且這股力量在持續疊加,就像電影哥斯拉的紅蓮狀態一樣,隻要釋放,一切都會化為虛無。

秦江現在的心境也是絕對的虛無心境,比無敵心境還恐怖。

虛無,即是周圍一切都不在,哪怕身處瘋狂發噴湧的火山之中,又或者在平靜的深山中,更或者在波濤洶湧得怒海中,在秦江眼中隻是一片虛無。

引不起他的一絲怒意,引不起他的一點波瀾。

他身上彷彿披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肉身晶瑩剔透,仙骨清靈,血脈如熔岩,雙目宛如兩顆太陽,看似平靜卻霸道無比。

身後十萬丈高的真武大帝像,更讓秦江看起來幾如創世神,威壓滾滾如潮。

壓的天地都萬籟俱寂。

彷彿天地都在臣服!

十幾萬道紫色天雷,在未降下時就已經被一劍寂滅。

這種恐怖的實力,讓大家看到了希望,激動的放聲大哭。

“求夜天帝為我們主持公道!”

“求夜天帝救救伏月女帝!”

“求夜天帝匡扶憐憫萬千可憐的生靈!”

一道道拜喝哀求響起,讓秦江身後的真武大帝漸漸消失,白芒也在消散。

“我昏睡了多久?”秦江恢複了正常,但體內依舊滂湃無比,足以寂滅一切的力量在積蓄。

“一天一夜!”

聽到這話,秦江眉頭一皺。

他昏睡了一天一夜,來到二重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地上已經過了三年!

“伏月去莽國了?”秦江忽然想到了昏死前伏月的話。

他知道,伏月是為了臣民才那麼做,但也是為了給他爭取逃離二重天的時間。

不感動是假,更何況,秦江在昏迷中,明顯感受到了伏月的獻身。

伏月現在是他師父唯一的女兒,他的女人!

即便冇有突破,依舊是天道境,秦江也不會離開!

“按照莽國天王韋昌輝的意思,他今晚要舉行盛大婚禮,還有一個時辰就要和陛下圓房了!”一個大臣痛苦流涕,放聲哭嚎。

古代講究君父,君即是父,自己的陛下受此羞辱,他一個臣子撕心裂肺!

轟隆!

虛空天雷炸響,綿延不絕。

秦江情緒僅是一動,就引發了天地異象。

他必須去莽國,但這之前,必須搞清所有事情。

“我先前說的趙淩妃,她是昭璃轉世,身上帶有殘存的大氣運,徐龍崎要用她修煉,現在關押在何處?”

一位大臣回道:“徐龍崎在莽國升龍山有一處道場,他一直在那裡修煉!”

秦江再次問道:“你們知道一個叫元南依的靈魂嗎?”

“她來二重天應該有四天了

秦江進入二重天前,元南依去世半年,如今他又在二重天呆了三天。

按照二重天每天接受幾十萬個靈魂的效率,當天就會讓元南依選擇轉世還是留在這裡。

以秦江對元南依的瞭解,這個女孩那麼愛生活,一定會選擇轉世,如此,豈不是完蛋了?

“元南依?”一個負責轉世的大臣回憶片刻,急忙道:“我知道,元南依很特殊,所以記得很清楚,她不屬於正常靈魂,冇辦法轉世,也不能留在二重天轉化成臣民

“和死靈山那十萬受到詛咒的死靈一樣,一直留在了虛無之地!”

這麼一說,秦江瞬間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元南依的肉身被天地靈韻包裹,安置在江北青龍山。

羅婧璃奶奶在那裡護佑,等待景陵重開,引天界靈韻配合元南依的魂魄,讓她重生。

現在的元南依就像植物人,處於生死之間。

這種靈魂很不正常,不屬於正常死亡的範疇。

在二重天內,這種靈魂的去處隻能是虛無之地的死靈山。

“即是如此,那最好不過了秦江淡淡道。

那個大臣眼中卻閃現了一絲凝重,但冇有說話。

他不想擾亂秦江現在的情緒,救陛下才最重要啊!

“求夜天帝救救陛下!”

眾人再次叩首。

“妃妃,伏月,等我!”

秦江轉瞬消失。

聲音卻久久不散,宛如來自虛空,輕聲呢喃,聽在眾人耳中卻如悶雷轟鳴。

他們知道秦江此時的怒意,已經達到了巔峰!

-白,一個個憤怒起來,覺得都被秦江耍了!秦江一直在佈局,為了就是借葉問夏打大家的臉!“如霜,葉問夏真說過,以後的路隻能靠秦江了?”“秦江也客氣的回了一句,幫一回就夠了?”王燕珺趕緊確認道。沈如霜點頭回道:“千真萬確!”“好好!”王燕珺長出一口氣,腫脹的臉浮現了一抹陰狠的笑容:“看來,葉小姐隻打算幫他這一次啊!好!太好了!”“秦江,你以為靠這點小九九,就能唬住我們嗎?”“太天真了!”眾人點頭附和。蘇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