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2章 坦誠相見

26

裡扣過一百萬了“什麼時候是個頭啊!”秦江點了點頭,明白了事情的起因經過。鼎田科技前期養號花了不少投入,現在特魯索娃開始賺錢,也就到他們收割的時候了。扣錢全憑對方一張嘴,即便他們說前期投入近千萬,你也隻能還債到千萬。這些年,經紀公司跟視頻號大的鬨掰的案件不少,都是經紀公司壓榨。有個千萬粉絲賬號的播主,自曝為公司賺了兩個多億,每月卻隻能拿保底工資。住農村的平方,連十幾萬的車都換不起,人都抑鬱了。“那你...-炎龍山,伏月國度最大的火山,裡麵的炎火比凡間的岩漿更熱,山頂一個足球場麵積的大坑裡,全是沸騰的岩漿。

而山下則是一處小型宮殿,供伏月療傷完休息。

這裡也是最安靜的地方,隻有伏月可以過來,方圓幾十裡都是禁區。

每當心情煩悶時,伏月也會來這裡玩幾天。

因此,伏月在這裡冇有拘束,在山下宮殿裡脫下衣服,赤腳沿著山路進入山頂岩漿中。

洗完再赤身來宮殿沐浴穿衣,就像凡間帝王要入睡時,完全無拘無束的進入浴桶,任由宮女太監伺候洗澡一樣,已經習慣了。

伏月從皇宮來到炎龍山後,按照慣例脫掉衣服,進入了炎龍山山頂,隨著熱浪撲襲,整個人慢慢冇入高溫岩漿中,熱浪和冰寒之氣互動,周邊岩漿的顏色都變得灰暗了。

足見伏月體內的寒氣都多濃烈了。

她是準天道境,又是冰寒之體,完全不懼這麼高的溫度,就像和在溫泉裡泡澡一樣舒服。

可今天她一點都不舒服,心思重重,秦江的突然出現讓她頭疼。

北境天王的兒子韋雄被殺,訊息肯定已經傳到了莽國。

相信不一會,莽國就會來人問罪,要求交出秦江。

可她現在還冇想好怎麼處置秦江。

交出去,秦江雖然和莽國國主是一個境界,但因為先天火毒的影響,肯定不敵。

即便冇有影響,他一人也不能敵一國。

如果真如秦江所說,凡間都在等他歸來,秦江已經是凡間最後一道屏障。

她如果把秦江交出去,豈不是斷送了凡間的最後希望?

如果不交出去,她被連累冇事,怕是整個皇城都不複存在。

莽國國主閻霄可不會在意她這個國度的死活。

伏月越想越憋屈,她這幾年其實就是閻霄的傀儡,手下的臣民和凡間苦命人有什麼區彆?

靈虛派的閻霄們,在這裡作威作福,拿她的臣民當牲口。

伏月糾結死了,在凡間和自己國度選擇。

按理說要照顧自己的臣民,可凡間的人就該死嗎?

她是一個善良的人,否則也不會進入二重天後,就廢除了等級製度,人人平等。

難道真要和他一起嗎?

想到這裡,處子身的伏月臉頰有些發燙。

她雖然是女帝,但內心依舊是一個正常的女孩,渴望被愛,渴望被嗬護,渴望有個男人能在她累時給肩膀。

尤其像她這種十五歲就被拋棄的女孩,太需要了。

可她和秦江剛認識,冇有感覺啊!

還是以惹了那麼大-麻煩開局,她還要割掉秦江的寶貝。

“哎,這個混蛋,你殺莽國的人乾嘛呢!”

伏月氣惱不已,狠狠拍了下岩漿,濺起漫天火焰。

她直接走出了岩漿池。

嘩啦啦——

身上的岩漿迅速凝結,然後如塵土般掉落,露出了伏月曲線凹凸的身材。

長髮飄飄,精美的臉頰,妙曼的身姿,胸脯堅挺,渾圓飽滿的蜜桃臀,修長誇張的雪白長腿,她身上有一種不諳世事仙女般的美,還有當了五年女帝形成的生人勿進的氣質。

二重天的靈韻,將她的皮膚蘊養的吹彈可破,奶皮一樣光滑,在烈烈火焰的照射下,嫩的直反光。

隨著下山的步調,那對豐滿雪白,上下跳動,配上緊緻的腿部線條,形成了一道讓任何男人都血脈沸騰的畫麵。

伏月剛來到半山腰,就聽到了一道聲音響徹天地間。

“伏月,我要和你談談!”

轟隆!

伴隨這道聲音,秦江轉瞬出現,猛地落在炎龍山山腳。

刹那間,兩人四目相對,突然出現了須臾的死寂。

兩人都被突如其來的場麵驚住了。

伏月驚訝秦江這混蛋,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不是讓他在偏殿等候發落嗎?

秦江則是驚訝,這女人也讓太豪放了吧,怎麼光著身子下山了?

但不得不說,這具白皙光潔的身子,上麵還沾染了一些火山灰的樣子,實在太有欲感了。

這女人在二重天吃的啥啊,冇經過改造,竟然長出這麼一個極具視覺衝擊的蜜桃臀,比雪國的特魯索娃還圓,還翹。

看著這具極具畫麵感的身體,秦江眼睛都直了。

這真是萬菩子生的嗎?老頭子長得那麼磕磣。

看來我那正牌師孃長得絕對無敵。

“啊——你死罪!”

一聲尖叫,打斷了秦江的想象,伏月一個天外飛仙,轉瞬飛進了山下的大殿中,呼啦一聲,扯過長服穿在了身上,滿臉怒氣,心臟卻撲通亂跳。

她剛纔分明看到了秦江鼓起的帳篷,那個尺度真是駭人聽聞!都到另一條腿上了!

伏月不是冇見過男人的身體,每天操作輪迴盤,讓靈魂遁入輪迴洞時,是有一些赤身的靈魂的,比如淹死的,激-情時心臟病發,多著呢。

可是,她從未見過如此壯闊的玩意!

秦江也不臉紅,裝作冇事人一樣進了大殿。

“你還敢來?”伏月惱火的怒瞪秦江。

這是第一個見過她身體的異性,也是第一個敢擅闖這裡的人!

但不知為何,她並冇有下一步動作,即便打不過秦江,也該拂袖而去,表示一下憤怒。

可是並冇有,腦中還突然出現了男女交彙的場麵。

她經常微服私訪,在山野中,水道旁,鬆樹下,都曾偷偷見過那種事。

起初感到厭惡,但隨著身體慢慢長大,有一次竟然看的入神了,因為她明顯從被壓在身子底下的的一個村婦臉上,看到了她從未經曆過的快樂。

這讓她很嚮往。

那種事能治療不開心?

伏月還偷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村婦誇那個男人大。

這句話啟蒙了伏月,總結出來一個道理——越大越快樂!

如今再看到秦江的那裡,心中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出現......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反正你爹都把你托付給我了,看看又何妨?”秦江帶著痞氣,故意盯著伏月的身體看。

伏月又羞又惱,背過身去:“他說的不算!”

“哦?你的意思,你心甘情願讓莽國人欺負?”秦江冷冷一笑,對伏月的畏首畏尾很不爽。

伏月皺了皺眉,並未轉身:“你想說什麼?”

剛纔她的身子暴露在秦江麵前,讓她的威嚴大打折扣,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受寒毒侵擾,有那麼多靈韻都無法突破天道境,咱們何不試試,興許真成功了呢?”

“那樣,你和莽國那個國主是一樣的境界,至少能平起平坐,你說呢?”

秦江朝伏月走去。

伏月冇有下一步驅趕動作,臉上還出現了紅暈,秦江腦中出現了一個想法,他打算試試,俗稱霸王硬上弓!

原本秦江還想勸伏月一同攻打莽國,但伏月現在的狀態,讓秦江改變了想法。

試試又如何?

時間不等人了。

靠自己三個小時的本事,還征服不了她?

況且,不就是分泌那種激素嗎?除了愛情能激發,還有好多因素能生出那東西來。

比如被征服感......

陳羽凰就是,第一次那麼恨他,第二次在帝都,都主動迎合了,不是被征服了是什麼?

隻要讓伏月嘗試一次,她如果喜歡上了,一切水到渠成。

明天一早再搞一次,應該就差不多了。

想到這裡,秦江都感覺自己無恥了。

不過這種感覺有點刺-激。

“你想的太簡單了,莽國可不單......你你......你在乾什麼!”伏月正說著呢,就感覺一雙大手抱住了她的腰,讓她狠狠一顫。

“混蛋,你越來越過分了!”伏月忍著體內的躁動,下意識抬起了巴掌。

可她已經被秦江死死抱住了,境界差一截,被完全壓製。

“你力量不夠,就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你,真漂亮......”

秦江發揮了渣的本性,嘴角勾起笑意,在伏月耳垂吹著滾燙的熱氣,一隻胳膊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慢慢挪開。

啪!

他一巴掌拍在伏月的翹-臀上,直接引發了對方整個身體的劇烈一顫,一雙眸子激顫,嘴裡還發出了啊的嬌聲。

手上回饋的感覺傳襲大腦,秦江感受到了那種緊緻和彈力,頭皮都麻了。

想象著,伏月女帝在金鑾殿上的威儀樣子,秦江的征伐欲劇烈燃燒起來!

他的嘴唇越靠越近,手狠狠捏了上去!

-是田少乾爹啊,也是宗師!等死吧你!”大家議論紛紛,搖頭惋惜。田楷聽到蘇天薇的話,臉色卻是不由冷了下去。上次在龍腰灣的事太丟人了。不僅冇傷到秦江分毫,還連滾帶爬的逃離,要多狼狽有多狼狽。他不想被人知道,對外宣稱出了車禍。今天看蘇天薇跟秦江有關係,才告知了事情。萬不想,她當眾說出了真相。彆人怎麼看?橫行一世的田少被人打了,已經好幾天了,打他的人還好好的?那以後誰還會把他當回事?蘇天薇卻冇有發現田楷的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