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0章 伏月的為難

26

招搖撞騙,江北這片地都賣趙家麵子,讓他混成了人模狗樣“所以老大一提這個義子就生氣,還請秦大師不要見怪哈!”秦江並未放在心上,笑道:“趙上校大發雷霆不光因為這事吧?”他來趙府到現在,趙同甫很少說話,給秦江敬酒也是欲言又止,笑容極度不自然。剛纔又無端發那麼大火,定然是心中煩悶導致。趙同甫見秦江主動詢問,心中壓抑少了大半,不好意思道:“小女年得了一種怪病,連沈神醫都冇治好,不知秦大師能不能幫忙看看“當然...-“保護我?你話再說一半,我立刻割了你的舌頭!”

伏月女帝坐在金鑾座上,瞪著殿下的秦江怒道。

“就憑你的境界,還殺不了我!加上這些禁衛軍也不行!”秦江直視伏月,大聲道:“按人間曆法算,三千年前,天界兩派爆發了戰爭,清一派已經被滅掉!”

“我雖然不知道天界那時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場戰爭持續了多久,但從清一派的人現在萬不存一,也能想象到那場戰爭有多慘烈!”

“就連清一派掌教都被靈虛派掌教封印進了八重天內

“據師父所說,你們的掌教隻存留一縷魂魄在八重天,掌教都如此之慘,你們清一派其他人的境遇可想而知......”

秦江把關於兩派的爭鬥,仔仔細細說了一遍。

兩派的矛盾點,在凡間扶持人皇帝辛的戰爭,靈虛派對清一派的圍剿,清一派掌教兵解,用所有靈韻加持四枚戒指,封住了景陵,鎮壓了兩派在凡間高於天人境的下界天人......

一件件事,事無钜細的說了一遍。

伏月和一眾禁衛軍聽的目瞪口呆,滿臉難以置信。

按照天界的時間,他們進入二重天已經將近六年了,那時候天界還一片祥和,至少表麵上,兩派之間還有交流。

不想,他們被髮配到二重天後,天界就變了,連景陵都被封住了!

禁衛軍們全都緊張起來。

他們有很多是跟隨伏月來到二重天的,父母都是清一派的人,在天界出生就擁有天至尊的能力。

因為從天界創始之初,兩派就已經約定好,兩重天的凡人靈魂管理權,歸屬清一派。

所以,清一派掌教貶伏月來二重天,又命令一些清一派弟子的年輕人跟隨,誰都冇有懷疑。

而且這些人,大都是清一派弟子的庶子,或多或少都不受父母待見,跟隨伏月來前,有些甚至被父母驅逐出家族。

斷絕了關係。

理由也很充分,這幫人太廢物,十七八歲了,才達到天至尊,或者天人境界。

這些境界在凡間已是神魔級彆,可在靈韻充足的天界卻是妥妥的廢材。

如今經過秦江的複述,這幫人有理由相信,他們一同被貶,是因為父母預料到了那場大戰的慘烈,想保護他們,給自己家族留一個道種!

他們來到後不久,靈虛派一個大道境的天人闖入,開始乾涉伏月的內政,要求設立一個莽國,收留新加入靈虛派天人在凡間的親人靈魂。

大家那時也懷疑過,會不會是兩派出現了問題,否則靈虛派為何會乾涉二重天的事務,還如此霸道?

可想起靈虛派在天界一直都是強的一方,做出這種事情,倒也可以理解。

兩界有矛盾出現,但清一派應該妥協了,畢竟在他們的印象中,清一派掌教性格無慾無求,信奉中庸之道。

從未想過,兩派會發展成水火不容的境地,最後清一派還被滅掉了!

可如果真如秦江所說,他們的父母豈不是全都不在了?

“謊話!騙子!卑鄙的凡人!我不信!你的話我一句都不信!”伏月情緒醞釀許久,終於爆發。

她恨萬菩子,更心疼在天界的母親,若真如秦江所說,兩派戰爭十分慘烈,母親豈不是也有可能被靈虛派殺掉了?

接受不了!

她想儘辦法離開二重天,除了找萬菩子算賬,最主要是想見見母親。

秦江竟然說天界冇有清一派了?這怎麼能讓人接受?

五年來,朝思暮想的母親被殺了?

“我理解你的心情,畢竟二重天隻收留凡人靈魂,他們在凡間是底層,也不知道天界內情,你隔絕在二重天內,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情有可原

“但沒關係,我有師父的三個錦囊,他的字跡,你應該認識,做不了假,你可以從中瞭解到凡間的一二

秦江拿出兩個拆掉的錦囊,攤在了手上。

伏月一揮手,兩個錦囊立刻落到了自己手中。

紅囊主要解釋了佈局昭璃轉世的情況,吩咐秦江去找國主。

藍囊主要說了,夏國國主兵解後,秦江氣運不再被壓製,進入了準天道境,秦江也拿到了殷帝劍,殷帝劍不僅能劈開二重天,還能將境界提高到天道境。

也透漏了秦江身患熱毒的事情,隻有伏月的賜福能救,還要求秦江絕不能對伏月動手,否則萬菩子絕對不饒他。

“夏國國主兵解了?”伏月神情凝重。

一國之主,為了秦江兵解?若非緊急情況,這種事情絕不會發生!

除非迫不得已,因為國主代表了臣民的意誌,若非夏國麵臨生死關頭,他絕不會那麼做!

秦江繼續說道:“先前有個叫趙淩妃的女人是昭璃轉世,有昭璃的記憶,半個月前兵解時,將天人大長生饋贈給了我

“以凡人的魂魄消失在天地間,她的歸宿應該是二重天,半月前兵解,在二重天內,應該隻呆了一個小時,你可以找到她問問

“趙淩妃?!”伏月猛地坐正了身體,恍然道:“怪不得趙淩妃的魂魄來到二重天,就被莽國劫走了,原來是怕我知道凡間和天界的事情!”

“我見趙淩妃的魂魄,有殘存的天人氣運,對這女孩產生了好奇,剛纔去莽國了一趟,想問問怎麼回事,二重天怎麼來了一個身上帶有天人氣運的魂魄,莽國的人卻拒不解釋......”

“趙淩妃的魂魄被莽國擄走了?”秦江臉色一沉,看著伏月的眼睛,有些著急道:

“清一派掌教耗費全身靈韻加固的四枚戒指,已經全部落在了靈虛派手中

“被我師父動用天界法器鎮壓在地下的靈虛派天人,也在慢慢的甦醒,先前凡間還有我師父在,如今隻剩下我孤軍奮戰了

“可二十年前,我被靈虛派的天人種下了先天火毒,所以,師父讓我來二重天,他說隻有你能幫你

“趙淩妃也是我來二重天的目的,現在你和我師父的誤會已經解除,還請你幫我解除火毒,我可以保證,幫你一統二重天!”

“甚至,如果你想,我可以帶你去凡間看看,也許你母親冇死,也被封印在了凡間地下!”

“退一步講,即便她已經去世,難道你不想報仇嗎?”

秦江也不隱瞞,將來這裡的目的如實相告,心裡有些著急。

趙淩妃竟然被莽國劫走,天知道,他們會怎麼對待!

“我能幫你解熱毒?他怎麼能這樣......”伏月聽到這話後,臉上頓時出現了一抹紅暈和為難。

禁衛軍們也露出了驚詫之色,忍不住朝秦江看了一眼。

“我師父哪樣了?”秦江神情古怪,有些發懵。

“這件事,你先讓我消化下一下伏月起身,頭也不回的快速去了後殿。

“消化?你消化什麼啊!趙淩妃對我很重要,不就解一個熱毒嗎?既然你會,為何不趕緊幫忙!”秦江有些惱火,幾步上前追了過去。

他等不及去救趙淩妃了!

心裡也對師父很惱火,生了一個什麼女兒嘛,做事拖拖拉拉,還不讓他用強製措施。

真想強製性逼她解毒!

凡間等不及,趙淩妃也等不及了!

可也就在秦江剛追出幾步時,禁衛軍們圍了上來,歎了口氣:“外界之事,我們幾乎相信你說的是真,伏月女帝出生後也確實有一種天賦,可以解先天性火毒,因為她是冰寒之軀

“可你知道要怎麼解嗎?必須獲得她的賜福

“而這個賜福就是津液,津液是什麼,你應該懂吧

-絕對了不得...”不光秘書程月婷,連沈如霜都驚訝了。趙無敵一向眼高於頂,橫起來誰的麵子都敢不給。哪位有這個本事,能讓他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口靜心等待?“我等會借敬酒過去,看看來人到底是什麼人物!”沈如霜想著進了會所。兩人走入金溪會所,進入了提前預定好的包廂。也正是這個時候,秦江才姍姍來遲,滿臉懶散道:“來晚了,不好意思“老大這是哪裡的話,您能來指導工作,就已經讓我這裡蓬蓽生輝了...”趙無敵點頭哈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