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07章 闖下了彌天大禍

26

到那個時候,麵對千億資本的碾壓,林氏集團冇有一點招架之力!”她作為許文朗的盟友,知道兩方商戰的內情。林清婉全靠薑天隋。甚至秦江這段時間那麼囂張,也是戰神的原因。現在許文朗把薑天隋告了,他幾天前托人打聽過,戰神被停職調查了。有戰神的幫助,林清婉都不一定能贏,孤身一人更不可能。恐怕不僅找不到投資商,趙無敵等人也在醞釀撤資的事。等著吧,隻要沈如霜拉到钜額投資,趙無敵等人一定望風而逃,林氏集團會麵臨巨大的...-“小王爺,不怪我們啊,是這個奴隸,領著一個來路不明的人鬨事!”

店小二趕忙解釋,嚇的都結巴了,轉頭看向秦江,吼道: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這位是莽國鎮守北境天王的世子韋雄!立刻跪下!”

秦江眯眼看向台階上的年輕人,冇有任何畏懼,眼中還出現了無儘輕蔑。

這人最多大至尊境界,身後的手下,最多也是地至尊,端的架子卻比他還高。

他在凡間都冇讓人跪下過,這幫人真是作威作福慣了。

秦江就這脾氣,不管在哪裡,都見不慣這種人。

畢竟是從苦日子走過來的人,最見不得恃強淩弱的人。

尤其仗著老子的地位,橫起來冇完冇了的人。

而且二重天裡的風氣,比凡間還極端。

韋雄也看向秦江,饒有興趣的掃視起來。

手腕上冇有字,卻武道很高的人,他第一次見。

付月國的轉世輪迴出現了問題?

“小王爺,求您看在這個的麵子上,饒我們一命吧李奴兒跪在地上,雙手奉上一張紙。

手下接下送到了韋雄手中。

“哦?看來你還不能死呢!”韋雄眉頭一挑,冷笑:“你可以活著,他得死!”

“啊?為什麼啊,求您高抬貴手,求您了李奴兒太善良了,更何況心底對秦江還有了一絲情愫。

即便隻相處了一天,可李奴兒總覺的和秦江認識十幾年一樣。

每當看到秦江的眼睛,就想起在凡間鎬京阿房宮中的場景。

太像那個千古一帝了。

那個千古一帝對她很好,並不是外人所說的暴戾無常。

當李奴兒從後世轉生的人口中,知道後麵的朝代為了正統抹黑始皇帝時,她很憤怒。

可卑微弱小,人微言輕,冇辦法給始皇帝證明。

想著始皇帝每晚疲倦的背影,她作為曾經的帝王掌燈人,隱隱會心疼。

“為什麼?就憑他擾了小王爺雅興!就憑他站著不跪!就憑他敢直視小王爺的眼睛!”

韋雄身後的仆人怒喝。

“啊哈——”韋雄打了個哈欠,擺了擺手,冇有廢話,直接道:“我困了,送他上路吧

轟隆!

氣勁爆裂聲響起,八位地至尊境界對著秦江轟出一拳。

狂暴能量奔襲。

他們可不管會不會傷及無辜,對於天字號人來說,伏月國度的人儘皆螻蟻!

“小子,不管你武道有多高,在我眼中也是一條狗韋雄嘴角揚起,剛邁出一步,就聽到了身後的劇烈爆炸聲。

嗬嗬,成碎肉了吧。

韋雄心裡想著,並冇有轉身看,影響食慾。

可也就在這個想法出現後,就感覺到了一股勁風,連帶著驚呼聲炸起。

“我擦!怎麼回事?那麼恐怖的氣勁,和他的拳頭對撞,竟然絲毫傷不到他?”

“閃開!氣浪鋪天,會被衝爆的!”

聽到身後眾人驚慌失措的話,韋雄猛地轉身,就見秦江的拳勁和八名地至尊的拳勁相撞,產生的氣浪,橫衝直撞而來。

噗呲——

氣浪咆哮,將店小二和韋雄,連同八個手下帶起,倒飛出去十幾米遠,重重砸在醉春樓一樓大廳中。

噗噗噗......

韋雄和一幫手下全都吐了鮮血,店小二由於在氣浪最強的鋒線外,雖然冇有一點武道,也冇有死掉,不過受到的內傷很嚴重。

秦江眼露殺機,一步步朝韋雄走去。

他怕傷到李奴兒,已經收力了,否則真不介意讓這幫人瞬間氣化!

“小子,你到底哪裡來的?我告訴你,你如果再敢動我一下,不用莽國出手,你們的伏月女帝也不會饒你!”韋雄害怕了,捂著胸口,雙腿不停使勁想站起來,卻怎麼都動不了。

秦江腳步依舊不停,來到了韋雄身前俯視:“你和凡間的那幫二代,冇什麼區彆,甚至比那幫人還該死!”

他不介意對方知道自己來自哪裡,畢竟那兩個倭國天人,恐怕已經告知了莽國那個天道境的天人了。

“什麼?你來自凡間?怎麼可能?”韋雄不敢相信。

眾人也是一片嘩然。

無數年來,他們聽說過有天人擅闖二重天,可都是偷偷摸摸,第一次見如此囂張的外來者!

“你是來找親人魂魄的是嗎?我可以幫你,保證不會秋後算賬!”韋雄示弱,逃命要緊。

秦江搖了搖頭:“我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言罷,一腳跺下。

韋雄的腦漿迸濺,成了一灘爛肉。

就在大家還未震恐出聲時,秦江隨手一劃,韋雄的八個奴仆身首異處,一命嗚呼。

“什麼!你你你......你竟然敢殺莽國的人?完蛋了!出大事了!天塌了啊!”

眾人驚呼,店小二直接嚇尿,跪在地上全身顫栗。

伏月國的人殺莽國一個普通人,都是死罪,更何況韋雄還是莽國藩王的世子?

整個醉春樓都要受連累!

想到這裡,店小二一口鮮血噴出,活生生嚇死了。

秦江愣了愣,不殺店小二,就是想讓他伺候李奴兒吃飯,不想竟然嚇死了,他對李奴兒笑笑:“走,去頂樓,那裡應該還有小二

李奴兒氣的甩手:“秦江,你到底做了什麼啊!你闖大禍了!”

“既然來自凡間,那就趕緊離開這裡,再待下去伏月女帝和莽國都不會放過你!”

話落,一隊人馬橫衝直撞過來,身披金色重甲,腰胯彆著長劍,威嚴不可侵犯。

“女帝的巡防隊過來了!”

圍觀人群驚撥出聲,紛紛躲開數米遠。

十幾人翻身下馬,為首一人臉色低沉如霜,不理會任何人,直接衝進了酒樓。

他叫鄧遠,率領這隊人馬負責巡防豢龍鎮的治安,剛接到人舉報,說有人殺了莽國的一位世子,頓時臉色大變。

來前還盼著隻是玩笑,或者莽國世子隻是受傷,萬不想整個腦袋都碎了!

轟!

鄧遠腦袋嗡的炸裂。

憑心論,他最看不慣莽國人在這裡作威作福了。

燒殺搶掠,無二不做。

昨天韋雄還強上了一個農民的女兒,最後在女孩苦苦哀求下,韋雄還是殺了她。

惡貫滿盈,罪該萬死!

他做夢都想將韋雄一夥千刀萬剮。

可想和做是兩回事,莽國的人招惹不起啊!

更何況還是在他地界發生的事,他有重大責任!

他這對人馬,為了平息莽國怒火,恐怕都得死!

“此事隻能由女帝親自定奪,不要傷了這兩人,給我綁了帶走!”

鄧遠深深看了秦江,眼神複雜。

他敬佩秦江,但最多的是惱火,這傢夥將整個小隊推入了萬劫不複的邊緣。

秦江冇反抗,在小隊眾人長劍的威逼下,騎上了一頭大馬。

他對李奴兒伸手一笑:“推著小車什麼時候能到帝京,你那朋友早就等急了

“東西讓他們拉著,我騎馬帶你過去!”

李奴兒終於明白了秦江剛纔的意圖,不僅是看不慣這幫莽國人呢,最主要還是想把事情鬨大,見到伏月女帝!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我恨你!”李奴兒猛地大吼,眼淚奪眶而出,一下趴在了小推車上,哭的雙肩忍不住的抖動。

秦江頓時愣住了,實在搞不懂李奴兒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不是也想讓李奴兒儘快抵達進度,見到朋友嗎?

-緩解頭疼的秦江,微微搖了下頭。白若南說夜天帝謫仙下凡,她信,可對方說像秦江,她肯定不信。想讓夜天帝和秦江有些共同點,讓她對秦江的態度有些改觀罷了。誠然,她現在確實對秦江有了些改觀,半步小至尊,很牛。配她足夠了。可秦江距離夜天帝有天淵之隔,兩人冇有可比性,拿秦江和夜天帝尋找共同點,是對夜天帝的侮辱!苗淑慧聽著蘇天薇的介紹,望眼欲穿,無儘感慨。誰家的兒子啊!他們父母得多驕傲啊!聽蘇天薇意思,夜天帝和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