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十一章 誌匡天下心耿耿

26

,可能做到?”陶文龍不由得抬頭瞻望,皇帝白淨如玉的側顏仿若神仙:“那麽如你所願。”三人對視一眼,一同讚唱道:“臣等謹遵帝命。”不多時,三人便領著一班道士退了出去。朱翊鈞望著嘉靖皇帝的三塊神牌:“還算聽話。”隨後朱載坖的遺體送入金絲楠木的棺材板裏,將會在仁智殿中停放朱載坖的靈樞。內閣的直房裏不斷官吏和中書舍人奔走,徹夜不眠。六科廊中人影幢幢。他們要將新皇繼位的事情,和大行皇帝的遺詔傳遞到各地驛站。根...-

社稷壇中。

正當其時。

朱翊鈞忽然發覺體內的靈能暴動,正胡亂的在體內亂竄,甚至於逸散在社稷壇周圍。

這是至高天的本體出了岔子。

朱翊鈞隻來得及吩咐道:“等朕回來,再做決斷。”

說罷。

朱翊鈞閉目盤坐於蒲團上,雙手收攝於胸前,靜心凝神,意識上傳,神遊天外。

在那無限逼近現實宇宙的大門之處。

是獨屬於朱翊鈞的混沌領域。

正被無窮無儘的資訊海所包圍。

方纔有人借著內鬼從內部短暫的攻破了防禦。

這些奸奇的大魔篡改了自己的資訊,和玉熙宮的眾人混淆在一起,被朱翊鈞的本體所忽略。

此刻。

朱翊鈞與自己浩瀚的本體緊密結合。

兩者歸於一體。

黑色烈陽緩緩活動,將自己體內爆發的內亂抹去,連同自己的一部分也一並燒去。

身居九重之上,朱翊鈞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正朝著朱翊鈞俯衝而至的奸奇大魔,徐階。

這位身上纏繞的混沌靈光和姦奇的賜福都已經快要抑製不住了。

朱翊鈞毫不客氣的笑納了這份禮物,這附近的整個空域都充斥著皇帝的聖域。

而資訊是有重量的,這份重量將附近的大魔牢牢束縛,徐階被無窮量的資訊所包圍,再難逃脫。

以兆為單位的海量資訊就像望不到儘頭的屎山代碼一樣,灌輸到徐階腦海之中。

甚至在一瞬間之內,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大量的無用的知識正從腦海中流淌過去,這讓徐階連誦讀咒語都十分困難,一個念頭髮才升起,更多的無用的知識化作雜念,占據了腦海。

而這自由的思考,正是皇帝給予人類的特權。

就像朱翊鈞所允諾的那樣,人類可以自由的思考,但要將決定的權利交於皇帝。

而在這片領域之中,尤甚。

徐階鳥臉癡呆,大腦空空,羽翼無意識的煽動,祂就這樣從無垠的天際穿過雲層,跌落到浩瀚的南天門前。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於徐階而言,此地飄渺清靈的靈能就像火焰。

隻是存在,就感到痛苦。

當皇帝稍微放開轄製,徐階這才恢複了自由思考的權力,但祂絲毫不敢大意。

“陛下。”徐階彷彿被無垠多的惡意所包圍,腦袋裏像灌了鉛一樣,再看一看此地所散發的惡意,祂心中發苦:“老臣參見陛下,恭祝陛下洪福齊天、萬壽無疆。”

明明自己的計劃都已達到了,已經長生不老了,但為什麽,自己不開心呢。

“徐老先生苦心孤詣,就是為了這些?”朱翊鈞投射下一個虛無縹緲的化身,其化作飄渺神聖的青紫慶雲,纏繞在徐階周身。

瞧一瞧這副嘴臉,這雙庸俗到極致的翅膀。

對於奸奇的審美,朱翊鈞實在是不敢苟同。

這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強姦朱翊鈞的雙眼。

“徐公在家做的好大事啊。”

“吊起來,先打他!”朱翊鈞的語氣猛然一轉道。

這裏是朱翊鈞的個人世界,而邪神淫祀,非正神妄受凡人香火,勾連大魔,當受天罰。

“臣願為陛下執鞭!”從三十三天之中中甦醒的耿定向親自來了,叛徒是最為可恨的。

於是萬千雷光從天而降,灼灼天火氤氳而生。

最後化作一個渾身籠罩在光明中的模糊人影。

耿定向和徐階的淵源頗深,但兩人卻走到了截然相反的位置。

一個甘願自我犧牲,將一切奉獻於密室,十餘年不得片刻歇息。

一個享儘了世間的權勢,卻還想要更多。

都說**就是深淵,溝壑難填,此話當真不假。

因為這條深淵永遠也冇有填滿的那一天,甚至是將徐階一步步逼到如今的位置上來。

現實世界是人類的庇護之所,但也是每一個大明人的安息之地。

“徐階,你可曾認得某?”耿定向手持女青天律所化的打神鞭,徑直走到徐階身旁。

但是狼狽不堪的徐階看著周身明光環繞的耿定向,卻是怎麽也想出還有這麽一號人物。這皇帝身旁的大修士,除了海瑞,還有誰?

“老朽實在不知,敢問尊駕到底是何人?”徐階小心翼翼的說道,祂聚攏破碎的雙翼將自己包裹起來,這裏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說折磨。而眼前的這人,以及這個聲音徐階都無比熟悉,還有其音容相貌,皆是如此。

但徐階在鬆江日理萬機,在鬆江府要操心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每日接見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但是耿定向已經是怒不可遏:“徐華亭,你該死啊。”

這個人已經變了,已經不是他所熟悉的徐階了。起碼,那位人還有一點點的良知。

“耿定向,你不是已經死了嗎?”徐階都懵逼了,他怎麽也想不到那個自願犧牲自我,捨去道途的蠢貨,居然就這樣得到了長生,徐階苦求十餘年而不得,但於耿定向,這卻像是水到渠成。

“你該罰!”耿定向大怒,這個人居然已經把他忘的一乾二淨!手中女青天律所化打神鞭猛然抽在徐階本體之上。

隻此一鞭,就打的徐階皮開肉綻。

甚至於徐階驚恐後怕的發現,自己的記憶都有隱隱消散的痕跡,遺忘過去,就等於自我泯滅,最後所留下的將是一個空殼,唯一的結局就是塞到陶俑中,為酆都添磚加瓦。

徐階奮力的在南天門下掙紮,卻怎麽也拗不過去,深情並茂的哭訴道:“陛下,陛下,老臣知錯了!老臣能幫你啊,給老臣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吧。”

“忠誠是可以討價還價的東西嗎?皮之不存,毛之焉附?你執迷不悟。”耿定向聽後,手中下手愈發狠厲,幾乎要把徐階往死裏打。

曾幾何時,徐階也是一個誌同道合的道友。而眼前的這個大魔已經殺死了曾經的徐階,耿定向正在為過去的徐階報仇血恨。

“你忘記我們曾許下的大願,你忘了我等山泉結拜的誓言了嗎?昔日曾放言道我等同心戮力,必能迴天改日的徐階已經死了,某不曾想到有朝一日,我們在至高天相遇,你居然已經甘願做了混沌的走狗!”耿定向恨不得立刻取其狗頭。

眼看徐階就要暴斃於當場,朱翊鈞於金座之上抬手說道:“夠了,先生,且留祂一條狗命,朕還有另有大用。”

徐階幾乎是死裏逃生,渾身上下已經被打神鞭抽散了形體,至於下個黑色的心臟在地麵勃勃跳動。

“徐階,你若如實招待,還有一線生機,如若不然,耿某今日便將你抽死在南天門下,為海公報仇雪恨。”耿定向朝著朱翊鈞的方向拱手,又繞著徐階緩緩說道。

南天門是三十三天與外界的大門,也是必要之時的跨位麵傳送器,正所謂頭懸九闕,再合適不過了。

“我實不知啊,我是冤枉的。”徐階此刻五體投地,你方纔倒是問啊,我看你分明就是打算直接把我打死在這裏。

耿定向這才說道:“你先將自己如何夥同奸奇,如何暗害海剛峰的事情一一招待了。”

朱翊鈞閉上雙眼,身形化作萬千。

“我招了,我招了!”徐階身體肉眼可見的顫抖了一下:“陛下明鑒,這都是那奸奇逼我的做的,是祂要圖謀世宗手中的權柄,也是祂要海剛峰的靈魂,我也逼不得已啊。”

“奸奇要我獻上一枚金丹,人吃了,魂飛魄散,神仙吃了,道果俱滅,頂上三花、胸中五氣儘散。”

“至於海瑞,那也是此人冥頑不靈,其三番五次拒絕招攬,惹惱了奸奇,我不過丹境如何能為難海公一介聖人,又如何能害世宗,陛下明鑒啊!”徐階一臉委屈。

“你說什麽?奸奇的魔咒將世宗暗害了!老夫宰了你!”耿定向再也忍不住了。

拳頭上包裹著金色的烈焰直接砸下,將徐階燒成灰燼,現場隻餘下一點殘渣。

朱翊鈞不為所動,隻是歎息道:“先生何苦來哉。”

這般激動,實在是過於急切了。

朱翊鈞飄渺無定的從空曠的地界不斷傳來:“你所想要隱瞞的,張先生早就已經告訴我了。”

耿定向麵露羞愧,低頭叩首:“臣有罪。”

“罷了。”朱翊鈞轉頭說道:“但若是這般就讓其魂飛魄散,未免太便宜祂了。”

“九天十地,遵吾詔令,魂兮歸來!”

朱翊鈞金口玉言,此話一出。

世界當即呼應了朱翊鈞的願望。

施加於徐階身上的時光開始倒流,將其恢複到了未死之時。

這已經不是人力所能強為,而是世界規則上的變化,近乎道也。

徐階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茫然無措的跪在原地。

耿定向連將頭埋低,不敢直視,亦不敢忘記揣測。

朱翊鈞又說道:“去。”

隨後徐階被一股烈風吹倒,從天宮之中跌落。

酆都大世界,恭候多時了。

賜鬆江華亭徐階於酆都大世界上等雅座一位。

-,這些東西,朱翊鈞實在是看不上眼。終究是殘次品。至於加速推進晉黨和孔府的矛盾。楊博隻需要再稍微推波助瀾即可。王崇古自己會上的。因為分贓不均而大打出手的事情還少嗎?如此惠而不費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美妙。他隻希望在自己的立場暴露之前,儘可能的為陛下攥取足夠的利益。海瑞已經回來了。陛下煞費苦心將其請回來。會滿足於將海瑞困在宮廷之內?總有人會為聖人騰出位置,他隻希望那個人不是自己。是夜。眾人一夜未眠,燈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