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十章 風雷鼙鼓天地震

26

人。他體內的靈能在周身經脈加速運轉,充盈的靈力讓他從內而外散發著暖意。不多時。一匹正宗的河曲天馬被牽送到跟前。它正喘著粗氣在汪道坤麵前躍躍欲試。汪道坤的隨從親信也騎著兩匹駑馬緊緊跟上。“出發。”汪道坤拍了拍天馬厚厚的鬃毛,翻身上馬,挽起韁繩,一聲令下。一行人從後門依次走出。他注意到這裏的每一屋舍都修葺的非常齊整。屋舍儼然。從大同城中疾馳而過。等他們趕到長城腳下。卻發現早就有人捷足先登了。大同總兵馬...-

“亂了,都亂了。”魏國公徐鵬舉喃喃自語。

他望著天穹緩緩恢複的橘紅色,還有將浩瀚的雲層都分割開來的金色流星。

那是一位聖人的殘骸。

帶著最為純粹的淨化之力。

正飛躍天際,朝著京師的方向轟擊。

但是魏國公的兒子徐邦瑞卻不這樣認為,他不由地問道:“父親,可是華亭的烽火台早就已經被毀滅,哪來的信號啊?”

周圍的欽天監修士麵含憂慮靠近兩人:“國公,這是海公的骨血所化。”

全靠著海瑞一個人力大磚飛,將烽火奮力的投射至京畿域內。

看到此情此景的欽天監修士冷汗直冒。

但凡出個差錯,這就不是發信了,這是襲擊啊。

魏國公徐鵬舉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我看多半要壞事了。”

“陛下在,京畿無憂,但海公,生死未可知也。”

金色的流光焰火,一路拖摘了近上千裏,久久不散。

還未靠近京師,就已經將這裏的空氣灼燒的熱氣逼人,積攢多日的大雪正在緩緩化去,地麵上泥濘不堪。

此間百姓還渾然不知,但朱翊鈞身在社稷壇,已經在冥冥之中提前接受到這種危險。

“華亭,又出事了。”祂無奈出手,將那團偏離航向的烽火收攝。

欽天監正如臨大敵,忽然發現已經解除了警報。

“此乃海公以性命所書,急報!徐家通敵叛國,投靠混沌諸神,海公陷落敵手!生死未卜!”訊息落地,一份轉向朝堂,經通政司傳至內閣。

一份直接由欽天監送到社稷壇,再由北鎮撫司左都督朱希孝轉遞。

“陛下,大事不妙。徐家叛國,海公生死未知,有一子逃亡在外,不知所蹤,該如何處置?”北鎮撫司左都督朱希孝腰懸長劍,頂盔摜甲,單膝跪地請命。

殿中沉寂了一瞬。

朱翊鈞心中悲傷,但麵上卻佁然不動。

他就是眾人的主心骨,自己都亂了,底下還如何得了。

須臾之後,從龍綃後傳來皇帝的詔令:“通傳四海鹹使聞之,遍告海外諸總督。各地應安分守己,不得擅動。”

朱希孝愕然無比,他不懂,於是不禁問道:“臣愚鈍。”

朱翊鈞睜開雙眸,緩緩說道:“如實傳令去吧。”

朱希孝點頭稱是:“臣,遵旨。”

就在朱希孝前腳剛踏出社稷壇外。

作為輔國的張居正,居然已經親自來了此地。

“張先生,請進,陛下正在宮內等候。”田義和馮保一同出現,立於社稷壇玉階左右。

張居正深吸一口氣,提起衣袍,拾級而上。

在明光下。

朱翊鈞周身三尺之內,幾乎無法直視。

張居正躬身拱手長拜不起:“陛下,這是臣的失職。”

帷幕後的朱翊鈞歎了口氣,張居正何錯之有,但是誰想到徐階居然能繞開這個限製呢。

“朕作出的決定,與先生何乾。”

“隻是那徐階究竟是如何繞開限製,還尚未可知,但得聞此中詳實,再說其他也不遲。”

張居正遲疑了一瞬,還是仰麵說道:“此事,臣應當略知一二。”

雖然不知道究竟如何佈置,但無外乎和嘉靖皇帝息息相關。

利用了嘉靖的私心,利用了海瑞的公心,也利用了他們矇蔽聖聽。

朱翊鈞緩緩起身,皺眉,雙手按在腰間玉帶上:“說。”

張居正這纔開始吐露當年的隱秘:“世宗在時,為請得陛下真靈下凡,做了不少佈置。”

“其一,就是從茫茫人海中選出一個合適的妙齡女子。首先要其天賦超絕,身家清白,又要年輪合適。為此一找就是二十餘年。”

“其二,則是世宗皇帝從這個交易中得到了屬於陛下的一部分權柄。我世宗皇帝,掌握了部分通往現實通道的關鍵。此事,徐階也儘數知曉。”

這是必要的反製。

張居正說出來也就坦然了,他俯首扣頭,說道:“請陛下治罪。”

朱翊鈞親自將其扶起:“愛卿何罪之有。”

“知情不報,是為不尊,臣該罰。”張居正再拜。

對此,朱翊鈞不認同。

“此話不要再說了,此成道之恩,朕都還未曾報答。”冇有大明,朱翊鈞和那四位掌握凡世情緒的諸神又有何區別。

是大明,主動選擇擁抱了祂。

朱翊鈞緩緩鬆手,轉身閉目,毫不猶豫的說道:“這都是從前的事情了,朕既往不咎,先生,我們還是著眼於當下吧。”

“去安撫一下朝臣們吧。”

想必他們也是坐立難安。

“有些事,可以對他們解釋一二,大明冇有秘密。”

不然為何大明腹地居然還出現了這樣的災難。

這無異於是對大明的信用進行一場暴擊。

“是,臣這就去辦。”張居正全程低著頭離去,畢竟,是嘉靖皇帝做錯了,即使臣不言君父之過,但那是過去的嘉靖,現在的嘉靖,已經有些失職了。

德不配位,何以稱皇,何以言君。

要不是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會將這件事情的隱秘說出來。

這都是嘉靖自己的選擇。

朱翊鈞送走了張居正,在社稷壇中安坐,愣了許久。

海瑞被困在至高天的何處還尚未可知。

但自己的身世終於明瞭。

原來奸奇就是利用此事,在朱翊鈞眼皮子底下玩了一波大的。

誰能想到,一個已經被皇帝洗地的鬆江府,居然還藏著這樣一個大雷。

奸奇的一切計劃隻是為了將海瑞賺進華亭的幌子。

利用的是人心。

這是彼此之間的猜忌。

也是朱翊鈞所未能顧及到的地方。

朕已經誠心相獻,諸君反而躊躇不前,今而又驟然失去海公,實在是令人傷心。

馮保、田義等人悄然的侍奉在皇帝身側。

雖然不知道皇帝身上到底出了何事,心情顯然不太美妙,但多半和海瑞有關聯。

“海公忠公體國,甚至身陷混沌也不忘朝廷之事,為徐家做此蓋棺定論,臨去之時,一心為公,其心可鑒。”馮保忙勸道。

田義也連忙說道:“皇爺,我相信,海公吉人自有天相。其又是天人之境,想來自保無虞,他日自有相見之日。”

欽天監監正周雲逸亦然說道:“縱埋骨黃泉,也是吾等畢生所願,若犧牲一人而保全社稷,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陛下,從義而死,何足道哉。若不能從義死,留作他日羞,還有何麵目見曆代先賢。”甚至於焦竑也毅然決然的說道,他的老師耿定向已經坦然赴死。

眾人躬身不起,皇帝已經做的夠多了。

朱翊鈞心中大慰,被欺騙利用而已,但這就是祂的責任:“朕亦是明人,這十餘年光陰,到底是爹孃生養,萬民供奉,如何不知大義所在。隻恨徐家壞我大事,貪鄙而害賢,隻恨不能生食其肉,滅其神魂。”

造反就要有造反的氣魄,也要有造反的佈置。

徐階用一個兒子的性命,換來了海瑞的以身入局。

這一局,是朱翊鈞略輸一籌。

但棋盤還在朱翊鈞手裏,徐階終究還是跳不出這個棋盤。

海瑞在等祂,天下的萬民在等祂。

英雄誌在扭乾坤,何故做婦人之仁。

-於破財免災一樣。大明常常談論道德,而不是直言其利。也是因為談論道德需要的成本更低。但對朱翊鈞而言。存人失地,則人地皆存。任何物質上的損失,都比不上人類本身重要。朱翊鈞幾乎微不可察的點點頭,將一絲清冷的目光瞥向王國光,道:“王汝觀留下。”“唯。”戶部尚書王國光心中大定。“臣等告退。”張居正帶著眾臣徐徐退出,最後在社稷壇下,你看我我看你,皆是唉聲歎氣。在危險來臨之前,皇帝是庇護傘。在危險解除之後,皇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