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十九章 唯有犧牲多壯誌

26

。終於,在茫茫人海中發現了端倪。雖然焦竑心知肚明,自己這是掉進泥譚,如何解釋都是解釋不通的。北鎮撫司的詔獄可不講究什麽人文體麵。問題就出在他的身份上。一個極力反對心學、拒絕皇帝征召的理學宗師、名聲遍於海內的天台先生、士林敬仰的崇正書院山長,耿定向,會教出什麽樣的學生。可想而知。他的心當即就沉了下去。“大人,我已經說過了,我是冤枉的!”焦竑無奈的說道。“冥頑不靈,這話你留著去給陛下和朝堂諸公解釋吧。...-

天穹變色。

“你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叛徒,受死。”海瑞麵色鐵青,伸手虛握,死死的扼住了徐階的喉嚨,徐階的上半身當場炸開,現場血肉模糊。

但就在池塘倒映的水麵下,屬於奸奇的水晶萬變迷宮已經徐徐逼近,那是一個永遠望不到儘頭的迷宮,但其中還摻雜著某些熟悉的身影。

海瑞依稀能看見兩位混沌之神的領域碰撞在一起。

三十三天被入侵了。

本該是供奉萬壽帝君的玉熙宮,此刻嘉靖皇帝卻在痛苦的哀嚎。

嘉靖癱倒在龍床上,由奸奇親自編織的詛咒將嘉靖暫時打落神位,連同整個玉熙宮,都在朝著奸奇的混沌領域飛速奔去。

肉眼可見的,奸奇的大魔從混沌之風中源源不斷的冒了出來。

“皇爺!”身為貼身大伴的黃錦聞聲而至,他驚恐的看著皇帝不斷變化的模樣,毫不猶豫的撲了上去將那褻瀆的造物從皇帝身上扒下:“主子,這都是誰乾的!奴婢要殺了他們!”

“是徐階,金丹,金丹有毒...”嘉靖皇帝朱厚熜,被自己的好忠臣徐階徐華亭,獻上了來自奸奇大魔的法術,凡人的生老病死,天人五衰,七情六慾儘數加諸於他。

常在河邊走,仗著朱翊鈞本體的庇護橫行於混沌,遊走於四神之間的嘉靖,終於也翻車了。

黃錦看著嘉靖甚至有消散的危險,頓時神魂俱驚,大叫道:“快來人,護駕。”

“張某來也。”張驄手持金劍闖入,他清理掉一位不請自來的客人,頭也不回的說道:“快帶陛下走,此地不可久留。”

再不走,奸奇就要把他們拉到水晶迷宮裏了。

匆匆趕來的夏言哀歎一聲,拿起來道爺的金擊子,敲在大磬上。

嘉靖如迴光返照一般,抓住了黃錦的手掌,身形像一縷青煙,他勉強說道:“去海外!”

“奴婢明白!”黃錦拿出玉璽,含淚將嘉靖攝進玉璽內,又著急忙慌的去搬運老道士最喜歡的四羊方尊。

“走!冇時間了,玉熙宮已經被腐化,咱們再不走,就隻能等死了!”張驄氣急,都什麽時候。

從宮殿的各個角落中湧出大批的白袍修士。

他們就是當年隨同嘉靖一起飛昇天上的修士。

“都什麽時候了,這些身後之物,等咱們安定下來,要多少東西冇有,磨磨唧唧。”夏言看不過眼,一把奪過玉璽,強拉著黃錦走了。

眾人齊刷刷的跟上,對於身後熊熊燃燒的玉熙宮棄之不顧。

但此時兩座浩瀚的宮殿正交織在一起,神聖而又褻瀆的景象正在不斷上演。

三十三天沉睡的眾多建築正在甦醒,酆都界的東極宮已經吹響了戰爭的號角。

億萬陶俑陰兵齊聲呼喊。

三十三天內,耿定向怒不可遏,拔劍而起:“雷來!”

頓時九天十地中,天雷滾滾,如水銀瀉地般劈在玉熙宮上,龐大的宮殿被攔腰折斷。

屬於奸奇的領域卻藏身於玉熙宮內躲過一劫。

緊接著,浩蕩天河活靈活現的化作三頭六臂的神將,身高萬丈,其麵目模糊,鬚髮皆張。

祂三條手臂將玉熙宮團團捲起,丟擲了烈陽天界。

混合著玉熙宮和水晶迷宮的殘骸一同向下俯衝。

朝著現實宇宙堅不可摧的歎息之牆碰撞。

而作為事件發生的地點。

鬆江華亭徐家的宅邸內。

伴隨著鏡麵破碎的聲音,巨大的氣浪讓現實宇宙的眾人如遭雷擊,七零八落的摔倒在地。

有來自至高天的褻瀆之物降臨了。

首先是來自玉熙宮的飛昇修士們,他們聚集在一起,化作飛虹遠遁。

而來自篡變天的魔物們,正貪婪的擁抱這現實宇宙豐富而鮮活的情感之海。

祂們扭曲周遭環境,呈現出對比和碰撞的色調,或者在許多不同的圖案中循環,以一種令人不安的方式開始震動,最後邁向毀滅。

熟悉的文字重新排列成新穎的組合,變的無比陌生,令人目眩神迷。

而這座園林內的池塘經曆了徹底的轉變,每一株盛開的荷花中都孕育著奸奇的子嗣。

海瑞眼睜睜的看著身旁的侍衛眸色變幻成粉紅色、青色、淡紫色。

至此,這裏已經淪陷。

當一個萬變魔君現世時,混沌靈能會以互相矛盾的方式糾纏,起伏不定,變幻莫測,並產生意想不到的奇異結果。

從徐階的屍體中,一個全新的鳥頭怪物破體而出,輕鬆寫意的褪去這身腐朽的皮囊。

“海瑞,這話說的還是為時尚早。陛下一意孤行堵住了至高天的大門,士林人心渙散,我們又能如何?這隻是另辟蹊徑。”徐階就站在咫尺之外,伸手擁抱混沌,屬於奸奇的靈能和賜福已經降臨,困擾徐階多年的門檻在此刻迎刃而解。

做人是有極限的。

所以,他不做人啦。

道爺要下凡,他要飛昇,奸奇要海瑞,大家的目的都已經完成了。

至於順帶著給老道士腰子上狠狠捅了一刀,這種事情想一想就美妙無比啊,所以他就這麽乾了。

“海公,咱們護送你闖出去!”屬於欽天監的修士嚴陣以待,他們的犧牲算不得什麽,死後也將在至高天得到安息。

但讓海瑞陷落於此,對大明而言無異於一個巨大的打擊。

在時間空間都無限顛倒的迷宮之內,唯有海瑞所散發的金色光輝庇護眾人。

“不,叛徒必須死。”海瑞堅定的擺手拒絕。

所謂的希望,隻不過是奸奇的陷阱。

早在奸奇降臨的時候,這裏已經無處可逃了。

海瑞周身金色流火焦灼不安的湧動爆發,純粹的金色靈火隻是稍微觸及,眾大魔便非死即傷。

海瑞開始燃燒,體內的靈能幾乎沸騰,他除了這幅身子骨以外,再也身無長物。

未傷人先傷己,在奸奇的混沌領域中海瑞被直接燒成一個金色的骷髏架子。

“海剛峰,你要做什麽!”徐階的鳥頭露出極為人性化的一幕。

他預感到有些不妙,著急忙慌的後退。

海瑞回身奮力一推,金色的靈火包裹著身旁的欽天監修士,將他們甩出了界外:“老夫送你們一程。”

雖然冇有路,但海某人依舊能憑藉這身武力打出一條血路。

“海公不可啊!”欽天監的修士們無力抗拒,直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轉移。

伴隨空間傳送的眩暈,再一抬眼已經換了人間。

最後,他們隻能望著已經平息的徐家大宅,一片狼藉,斷壁殘垣,昔日的九曲迴廊,流觴曲水儘數破滅:“我們要如何向陛下交待啊!”

水晶萬變迷宮即將合攏的一瞬,海瑞掰斷自己的骨頭,將其化作一抹流火一並送了出去。

海瑞望著已經徹底封閉的現實宇宙,忽然轉身,用出畢生功力,奮起一腳:“還有你。”

徐階看清了迎麵而來的金色腳掌,但就是躲不開這隨手一擊,被一腳的沛然大力擊中,頓時雙翼折斷,周身儘碎,他於瞬間撞破了這座殘骸,一路朝著烈陽天界的方向飛逝,化作一抹流星。

和海瑞這種在現實宇宙升格,靈肉合一的猛男不同。

徐階素來是養尊處優,但從來不曾親自上前線赤胳肉搏。

空有一身本事,卻發揮不了十分之一。

在絕望中,徐階的鳥麵都已經扭曲:“不,天尊救我!天尊救我!”

“我們的承諾已經完成了,奸奇從不撒謊。”一個幾乎微不可察的藍鳥附在徐階耳畔:“這也是計劃的一部分。”

看這種自以為得計的傢夥露出這幅表情,實在是太妙了。

侍奉奸奇,最關鍵的過程不是贏,而是如何和自己的敵人周旋,並且讓奸奇感到快樂。

看樂子也是計劃的一部分啊。

看人類最為純粹的靈魂和這些狡詐小人的碰撞,自相殘殺。

看高尚者在絕望中死去,看卑劣者在勝利前的滑鐵盧。

妙不可言!

奸奇的靈魂在顫抖。

徐階張開了鳥嘴,一路哀嚎啼哭的撞進了黑色烈陽之中,隻餘下至高天內跌宕迴響的呻吟:“不!”

-車熟路。此人啪的一聲趴在金磚上,行大禮參拜。“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五拜三叩首,俯首帖耳,儘顯恭順。第二位是身著蟒袍的順義王,周圍的人不禁紛紛遠離這個怪物。來自暹羅、安南、滿刺加、錫蘭的使臣紛紛登堂入室。朱翊鈞在龍椅上不動如山,接受眾人的崇拜。這是理所應當之事。因為追隨於他的人,也在追隨著宿命。他身上擁有大明周遭蕃國的帝冠,故各國使臣皆稱他為天子。各蕃國隻有王,受大明金印冊封的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