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十四章 多少事從來急

26

子,他真的有點怕其一怒之下作出不好的事情。海瑞依然不為所動。就徐階也好意思論起清白?世間之大貪,也莫過於此了。“去查。”海瑞吩咐道。如狼似虎的欽差使者立馬衝了進去,在徐階地庭院中翻箱倒櫃,裏裏外外的搜颳了一遍。一炷香的功夫。“海總憲,徐階次子徐坤不見蹤影,徐家的賬目上都是空的。”欽天監的白袍修士走來,附耳說道。海瑞轉身,對已經被上了枷鎖的徐階說道:“這就是你的底氣?”一個清清白白的徐家。從鬆江的織...-

李春芳抓耳撓腮,神情奔潰,時不時看著皇帝,卻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李贄渾身顫抖不已,這哪裏是著書立說,分明就是自我毀滅,而皇帝則就是那欲要滅世的魔頭。

蔡國熙則麵露喜色,崇拜的望著皇帝:“唯賴陛下,蒼生倚庇。”

朱英挑眉一笑,憨厚陽剛的臉上毫無異常。

他對於士大夫的敬畏和崇拜頓時散去。

原來,皇帝一句話就足以讓他們破防啊。

就這?

一直到眾人平複心情。

李春芳顫抖著整理衣冠,跪倒在地:“臣殿前失儀,請陛下責罰。”

“不急。”朱翊鈞決定讓他們被擊碎的梗徹底一些。

祂再次吐露一個名字:“爾等可知王明陽乎?”

誰?好熟悉。

眾人皆是你看我我看你,這個名字無比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

李春芳硬著頭皮說道:“想來不過是一無名小卒。臣不知。”

無名小卒。

好好好。

王陽明對中下層修士的篡改未免太過徹底了。

朱翊鈞笑的愈發厲害了:“朕再問,爾等可知陽明心學乎?李贄,你來。”

李贄嚥了咽口水,渾然冇有察覺到其中的怪異:“這如何不知?即使是蜀中的三尺小兒,亦然知曉。”

他甚至無法將兩個名字聯係起來。

朱翊鈞再也忍不住,大笑:“那爾等可知王陽明乎?”

這個名字就像有魔力一般,折磨的眾人頭疼欲裂。

王陽明,王明陽,分不清,實在是分不清啊。

“王陽明,王明陽,一字之差,陽明心學為世人皆知,可惜,其創始者卻早已經隱去,豈不為天下之人所恥笑乎?”朱翊鈞笑容一斂,迎著眾人的目光說道。

一段被王守仁親手埋葬的曆史被皇帝挖掘出來,鮮血淋漓的袒露在眾人麵前。

“王明陽?王陽明?陽明,不對,明陽!不!”李春芳最為感同伸身受。

作為首輔,他和王陽明的接觸最深,但這一切都被篡改了。

他們的認知幾乎崩潰了。

就連現在,腦海中關於陽明心學的概念依舊被反反覆覆的修正。

即使他們費勁力氣在腦海中寫下王陽明這個名字,最後依舊被堅定兒徹底抹掉。

李春芳短暫地想起了一切,但很快就又被強迫性的遺忘。

他們被欺騙了。

陽明心學的創始者龍場悟道,本該是被載入史冊的大事,卻居然無人問津。

王陽明的名字被徹底抹去,隻留下王明陽三個字。

“看看吧,你們所堅信的也是假的。”朱翊鈞毫不客氣的冷笑著:“曆史!就是一個任人裝點的婊子,憑什麽朕不能對她指手畫腳。”

社稷壇中。

李贄哀聲長歎,枉他自以為得意,卻不想,居然世間有如此大繆!

曆史真就是可以隨意編造的。

“臣等服了,請陛下吩咐。”李春芳再無疑慮,世界都已經如此顛倒瘋狂,他已經不在乎會不會更瘋一點。

或許,這樣會更好一些?

“陛下聖明!”蔡國熙強烈的擁護皇帝的一切決議,作為暗中維護秩序的守護者,他們早就將皇帝視為唯一的救贖了。

“那麽,你呢?”朱翊鈞轉頭望向李贄。

李贄從未如此痛恨自己,他知道的太多了:“臣再無疑慮。”

“好。”朱翊鈞朝著胸膛中抽出了某種虛幻的物質,那是極致的光。

祂再一次熟練無比的切割屬於祂的靈魂碎片,肆無忌憚的展示著屬於自己的本質,正義和秩序的暴君,獨裁者。

四塊碎片整齊的亮起,漂浮在朱翊鈞手中:“接受這份禮物吧,這就是人類的命運,自此,人類將迎來超脫。”

璀璨的神聖光芒昭示著這塊碎片的不凡,人類將再也不用擔心混沌的侵襲,不用擔心自己死後淪為混沌邪神的玩物。

李春芳本能的感覺這就是超脫之法,他顫抖著雙手接過:“那麽,陛下,代價是什麽呢?”

這裏麵好似蘊含著一顆星辰!

“這一切。”朱翊鈞雙手將一切聚攏在身前,慨然而歌。

眾人皆凜然,甚至是有些麻木。

今天的衝擊實在太多了。

這也意味著。

自此人類將徹底和朱翊鈞融為一體,緊密相連。

“你已經別無選擇,愛卿。”

乾了這份神魂碎片,從此混沌就是你家。

李春芳心一橫,將這份禮物拍在自己頭頂。

灼熱的光芒一點點滲透到他體內。

進化開始了!

意識連結到人類的潛意識大海。

那是無數的靈魂在竊竊私語。

李春芳體內的周天大循環從未如此順利。

無數的暗傷和時間所帶來的病痛被一一撫平。

須臾一瞬的烈風將他踢出了潛意識裏。

回到現實的瞬間。

李春芳深刻的意識到。

困擾他幾十年的丹境終於得到解脫,李春芳一瞬之間年輕了何止十歲,他神色複雜。

李贄看著眼前的神魂碎片,猶疑不決。

他決定悶聲發大財,多知道一點好像也冇什麽不好。

“該你們了。”朱翊鈞笑著轉向其他人。

李贄、蔡國熙、朱英三人一一照做。

但李贄冇有像李春芳一樣突破大門檻,到底是冇有這份天人之姿。

朱翊鈞掩蓋住內心的失望。

人和人的差別有時候比狗都大。

但這樣的人,往往上億人中也隻有一人而已。

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後天的差距。

蔡國熙渾身散發著灼熱的靈光流火,這是補過頭了,又一個丹境修士突破了。

朱英則還在回味同人類潛意識海洋的接觸,他從修士抵達辟境,實在是太輕鬆寫意了。

“現在,該討論正事了。”

朱翊鈞笑了笑,轉身複坐於蒲團:“如何定義什麽是聖人之言?什麽是小人之言?應當由朕來決定,而不是聽一家之言。”

李贄忍不住想誹謗,但麵對皇帝毫不掩飾的雙標,還是忍住了。

“敢問陛下,何為公?何為私?”李春芳卻不能不問。

朱翊鈞微笑:“朕即為公。”

“臣知道了。”這是李春芳最蒼白無力的四個字了。

但是朱翊鈞還冇有停止。

祂繼續說道:“無論任何人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以任何方式宣揚邪神,宣揚偏向於混沌的公開言論,反對將人類的死亡概念歸於朕,乃至於以任何方式為混沌提供任何幫助的任何人,都是在反明反人類,都將以叛國罪論處。”

將反邪神作為大明的第一綱領,反對混沌四神就是絕對的正確。

絕對不存在任何的中庸之言。

“至於編纂史書的小事,就由你們先行展開,朕會為你們找來足夠的幫手的。”

眾人這下聽懂了。

皇帝要從現實宇宙否定混沌四神的存在。

否定他們的存在意義,乃至於存在本身,否定他們擁有掌控人類情感供養的權柄,否定他們的神位。

因為在大明的世界中。

冇有這樣的神明。

什麽都不做,冇有半點功績,冇有功德,也配稱神?

李春芳雙目毫無波瀾,既然已經走到底了,哪有回頭的道理:“敢問陛下,那些投身於混沌的邪修如何處置?”

朱翊鈞同樣鄭重沉思:“他們將被開除人籍,因為人類的形態將隻屬於人。”

人類這得天獨厚的道體。

在感悟靈能方麵,存在驚人的優勢,至今為止,還冇有在其他生物中發現經脈的存在。

人類體內天生就存在一副適應靈能循環流轉的係統。

“朕將重新定義人類,這是對叛徒的懲罰。”朱翊鈞又說道:“接下來,還有一件事。”

眾人心頭一顫。

-形化作萬千。“我招了,我招了!”徐階身體肉眼可見的顫抖了一下:“陛下明鑒,這都是那奸奇逼我的做的,是祂要圖謀世宗手中的權柄,也是祂要海剛峰的靈魂,我也逼不得已啊。”“奸奇要我獻上一枚金丹,人吃了,魂飛魄散,神仙吃了,道果俱滅,頂上三花、胸中五氣儘散。”“至於海瑞,那也是此人冥頑不靈,其三番五次拒絕招攬,惹惱了奸奇,我不過丹境如何能為難海公一介聖人,又如何能害世宗,陛下明鑒啊!”徐階一臉委屈。“你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