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十三章 天地轉光陰迫

26

自己的死兆星在閃爍:“乾爹,兒子能有今天全靠乾爹提拔,你儘管吩咐?”馮保伸手一招將官袍擒在手中,一邊換衣服一邊說道:“你去通知閣老們,咱家親自去請示陛下。”千戶也算是見過大場麵的人,但他還是怕啊,怕自己不明不白的死:“乾爹,兒子要怎麽說啊?”“你如實交代,關鍵是看他們是怎麽說,明白嗎?”馮保最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交代。兩人騎上後院的六足天馬,朝著紫禁城奔去。馮保一路如入無人之境,以一副不撞...-

“召金陵鎮守蔡國熙,國子監五經博士李贄,北鎮撫司西山衛千戶朱英,原內閣首輔李春芳,入壇覲見。”田義在午門前吊起嗓子高呼。

六部五府的官吏們皆是探出頭來,好奇至極的張望著。

朱英再次來到此地,已經是熟門熟路。

因為阻攔在道路兩側的大漢將軍們,同樣隸屬於北鎮撫司。

這些時日下來,朱英起碼也將大部分人認了個臉熟。

“英哥兒,精神點。”

“別丟份啊。”

此刻的朱英,可謂英姿勃發,有些烏黑的麵龐甚至帶上幾分富貴之氣。

“承蒙厚愛。”朱英朝著周圍左右拱手,昂首挺胸,一馬當先,走進祭壇內。

“好樣的!”大漢將軍們齊聲叫好,彷彿與有榮焉。

“都冇事乾了是吧?”北鎮撫司左都督朱希孝按著長刀冷冷掃過眾人,眾人這才閉口不言。

“三位先生,請吧。”朱希孝轉頭對另外三位說道。

蔡國熙和李贄則以李春芳為首,因此反而轉頭看向李春芳,這位全身而退的內閣首輔。

“老先生,請!”李贄態度恭謹,經過皇帝的調教,總算意識到了,什麽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蔡國熙嘟囔著神皇的名號,懷中揣著金書,他已經滿懷期待了,實則對於周圍的一切都渾不在意。

“都是臥龍鳳雛,有此人才,我大明何愁不興啊!”李春芳見兩人周身靈性渾圓如一,純粹透明,不由盛讚。

這年頭,能堅守本心,以水磨工夫去悟,而不是藉助至高天的靈力速成,實在是難能可貴。

但想不到的是,他李春芳居然還有被重新啟用的一日。

又是一番禮讓,三人這纔跟上已經看不到人影的朱英。

朱希孝乾脆閉眼,眼不見心不煩,這些磨磨唧唧的儒生。

在陛下麵前,倒開始裝模作樣起來了。

社稷壇內,朱英已經先一步抵達,甫一見麵,他就行大禮參拜:“臣參見陛下。”

再一抬眼,朱英眼中已經飽含淚水。

看的田義感慨不已,人比人氣死人啊,此人著實有悟性。

“免禮。”朱翊鈞不等朱英動作,就已經說道。

對於自己一手提拔,親賜名姓的人,朱翊鈞對朱英這段時日的表現也是看在眼裏,記在心裏。

“將那副模樣收回去,你乾事還是得力的,忠勇可嘉,但還有一點,要多讀書,也少受些讀書人的騙。”

“臣雖愚笨,但陛下教誨,必銘記於心。”朱英自始至終都冇把自己看的太高,他深切的知道,自己就是一介布衣,家中三代白身,能有今日之造化,一個字叫忠,一個字叫誠,以忠侍君,以誠待人。

“你且上來,持此劍立於左右,看朕顏色行事。”朱翊鈞伸手一指。

“唯。”朱英立馬高高興興的接過這項任務,自己人和君臣的待遇到底是不一樣。

亦或者說,外麵那些端著讀書人的架子,不願對皇帝徹底妥協的人。

陛下都已經坦誠相待了,居然還在外麵搞什麽謙讓。

海瑞名聲著於四海,但對皇帝的詔令依舊是召之即來,故君臣二人上下一心。

你們還冇成聖,就已經這樣了,態度就是一個大問題啊。

當李春芳帶著李贄和蔡國熙走進社稷壇中。

看到的正是這樣一副圖景。

皇帝居正中,周身靈光醒目,不可直視。

田義和朱英左右相隨,一者執劍,一者抱拂塵。

“臣李春芳,李贄,蔡國熙參見陛下。”李春芳倉皇下跪,但這老胳膊老腿,怎麽也不利索,就是跪不下去。

現場的氣氛有些僵硬。

因為朱翊鈞居然任由他們行完大禮,這才伸手虛抬。

“愛卿免禮。”

“朕聽聞李先生博學多識,縱覽古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於三教九流,諸子百家,更是無一不通,無一不曉,想來,定能為朕解惑。”朱翊鈞笑的十分和善。

但李春芳卻越聽越惶恐,他連忙跪的更恭敬一些:“老臣不敢,此乃坊間傳聞,士林多庾詞,不過仗著年歲稍長,肚裏有兩幾點墨水,此皆倚老賣老之談,請陛下明鑒。”

捱打就立正,李春芳作為官場老油條,立馬換了個態度對待皇帝,皇帝喜歡什麽,他就表現出最合適的姿態來應對而已。

“原來如此。”朱翊鈞就好似剛纔從未提及此事一般,將李春芳晾在原地,轉而問道:“蔡國熙。”

“臣在。”蔡國熙似有所感,不禁抬頭望向皇帝真容,哪怕這有些僭越。

在朱翊鈞明亮的靈光中,蔡國熙滿意的瞥見了來自至高天的一角。

朱翊鈞緩緩說道:“君子有懷瑾握瑜之美德,你是耿先生極力舉薦,就先在朕左右做箇中書何如?”

“願常侍陛下左右,臣得沐聖恩,不甚歡喜,感激涕淋。”蔡國熙幾乎毫不掩飾自己對於皇帝的狂熱崇拜。

在反覆研讀皇帝的金書之後,蔡國熙從一條路走向了另一條路的極端。

李贄和李春芳兩人皆是大驚失色,他們怎麽也冇看出蔡國熙居然是這樣的人。

“李贄,李春芳,蔡國熙,你們跪下。”

蔡國熙不問緣由,第一個跪倒。

李春芳和李贄猶豫了一瞬,還是跟著跪在一起。

朱翊鈞對其餘人下令道:“朱英留下,其餘人都出去。”

所有人放下手中的工作,齊刷刷的起身。

朱英抱著手中的天子劍,目不斜視。

不要問為什麽,因為陛下這麽做一定有祂的道理。

“你們四人當著朕的麵,當著列祖列宗的麵發誓,你們將永遠保守今日之所見所聞,至死方休。”朱翊鈞環視三人良久,這才說道。

這裏是社稷壇,祭祀的是華夏的曆代先賢,祭祀的是大明的江山社稷,承載的是國之重器,冇有比此地更為合適的地方了。

而他們三人亦然不儘完美,甚至各有缺陷。

李春芳神色坦然:“臣發誓,將永遠保守今日之事,至死方休。”

李贄和蔡國熙、朱英立馬跟上。

但其實,李贄在先前和張居正,早就同皇帝一起商議過了。作為當事人的李贄,則更是下定決心,將此事埋在心中。

兩重誓言化作枷鎖,和他的靈能融為一體。李贄的麵色比其餘三人更顯蒼白,可惜無人察覺。

朱翊鈞起身,麵不改色的將三人扶起,抖了抖袖袍,攤開手臂,麵向眾人說道:“李先生與你們所擅長的,就在這筆墨之間,這也是朕要特意請你們前來的緣故。”

“而你們所要完成的,是足以顛覆人類曆史的偉業。”

“誰掌握了現在,就掌握了過去。而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

“讓此方世界隻有一個真理,餘者皆偽。”

皇帝信口雌黃,婉婉道來。

祂欲做的第一件事,將聖人直書的典籍留下,而其餘各家解釋之作皆視為偽經邪說,這些全部都要消去,祂要焚書抗儒。

將儒家士大夫六經注我,我注六經的解釋權徹底剝奪!

李春芳直接睜大了雙眼,不禁脫口而出:“陛下欲造反耶?”

朱翊鈞負手而立,微微頷首,大笑,道:“聖人言:天地轉,光陰迫。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隻爭朝夕。”

“朕,欲畢其功於一役,絕不將問題留待後人。”

-”王崇古直接說道:“宣大諸將,和謀鬆江徐華亭,並衍聖公府,貪縱不法欺上罔下,以至於沸反盈天,臣請徹查。”海瑞也在此刻站起身來,環視朝中公卿:“臣海瑞,請誅國賊以謝天下,正朝綱。”現場沉寂許久。即使英國公張溶曾曆經風霜,也險些蚌埠住。果然如此啊,海瑞還是那個海瑞。且不說宣府大同的大將根深蒂固。就說徐階和當代衍聖公,都不是好相與的。在楊博改換門庭後,王崇古自然是晉黨的魁首,結果反而對自己的根基下手,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