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十一章 千鈞霹靂開新宇

26

就像看垃圾一樣的眼神。順著方向瞥了一眼。哦,原來是張四維啊。朱翊鈞一抬手,眾人立馬閉口不言:“眾卿昨日因為這樁公案耽擱許久,既然如此……”馮保將早就準備好的公文分發下去,眾人看著上麵詳實的經過,頓時有些坐立不安。這種會議不該是走個過場嗎,怎麽還較上真了。真要對王崇古那堆事清算,大家都不乾淨。高拱見遲遲冇有進入正題,當即起身說道:“陛下,今日隻為大行皇帝上諡號、廟號,並商議明歲改元之事,這些小事就冇...-

此刻。

大美降臨。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無量量光於此刻抵達。

世界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猛然按下了禁止符。

凡人所能窺見的,隻是一道通天光柱飛流直下。

在璀璨的光輝下,灼熱熾烈的光芒充斥天地,將每一寸空間都慢慢擠占。

來自至高天的褻瀆之物,被更為浩瀚偉岸的存在所壓製了。

惡魔們被死死定在原地,以扭曲的姿態匍匐於地,甚至能聽見骨骼斷裂皮膚皸裂的脆響,能看到惡魔體內有森白的骨刺透體而出。

祂們被不斷的淨化成純粹的能量,來不及發出一聲哀鳴,又遑論在須臾之間逃離現實宇宙的枷鎖。

定國公徐文壁手持的錯金銅雀紋雁翎刀已經捲刃,頭頂的兜鍪鳳翅盔、華麗的明光甲上亦是塗滿了鮮血,他麵露震怖,甚至有些握不住手中的刀刃。

這席捲人間的光輝巨浪,將方圓十裏的惡魔儘數化為春泥,對人類而言,卻似春風拂麵。

這是專門針對亞空間生物的滅絕法術。

粗暴的將祂們的亞空間本質一同抹去。

隻此一擊,所有的褻瀆者被抹去。

這已經超出了人類的認知範圍。

璀璨的光柱緩緩消散,隻有一個熟悉而稚嫩的聲音從海天之間傳來。

“眾卿平身。”朱翊鈞於社稷壇中悄然收回手指,紫色團龍袞服無風自動。

對於自己的出手結果,祂滿意至極。

這天語綸音化作濤濤巨浪,滌盪著凡間的汙穢。

作為親臨現場的朝堂眾臣最先反應過來。

英國公狂熱無比的湊到蒲團左右:“陛下聖明。”

“陛下聖明。”張居正、高拱、王國光、王崇古等六部堂官儘皆俯首待裁。

天空的水鏡將兩方緊密聯係。

京營的修士們愕然無比的抬起腦袋。

定國公徐文壁恍然大悟,帶著劫後餘生的慶幸,單膝跪地,手中勉強拿著劍杵在地麵:“臣徐文壁恭送陛下。”

“祝吾皇長樂未央,與天無極。”兩萬多人一同跪地獻出最為誠摯的祝福。

港口中的商人和百姓跪倒在地,茫然無措。

這是人們第一次見到了皇帝出手的模樣,隻是須臾一瞥,雖難以窺探其中真實麵目,但這一鱗半爪已經足夠了。

朱翊鈞儘情的享受著來自無數生靈的情感供養。

他們的信仰,好似愈發堅定了。

僅存的光輝化為無數的靈光,籠罩在這片土地上,庇護他們免於受到亞空間的囈語。

皇帝憤然出手,炸裂一擊的餘波則剛剛開始擴散。

作為中心之地的鬆江府在迎接第一波衝擊後,反而安然無恙。

徐家所在的華亭縣,徐階撫著銀白的鬍鬚眯起雙眼感慨不已,皇帝的霹靂手段實在是了得。

而海岸線附近的鮫人放下了收稅的事情,集體下潛,海麵上,高達百丈的滔天巨浪將一切捲入毀滅之中。

正朝著鬆江府趕路的海瑞,遠遠距離此地上千裏,便察覺到一點異常。

河道沸騰。

飛禽走獸最先察覺到這種最為純粹的惡意,以及祂所帶著的恐怖。

那是一種徹徹底底的毀滅,要將一切大不敬之物湮滅的決然。

山林之間驚起大片鳥獸。

孤鶩的嚎叫聲此起彼伏。

江河湖泊中泛起白浪,魚兒驚慌失措的往河岸上跳騰。

海瑞放下手中的卷宗,睜大了雙眼,遙望帝都。

“完了,星炬要炸啊。”海瑞喃喃自語,他眉頭緊鎖。

在大局麵前,皇帝果斷的選擇了保全凡人的性命。

在世人的認知中,還冇有哪一位修士有如此的破壞力。

這已經超出凡人的想象了。

以往空洞的描繪圖卷,在此刻終於成為了現實。

就像皇帝所宣告的那般,他將帶領所有人走向勝利。

而人們則將這一切的榮耀和死亡歸於神皇。

海瑞十分欣慰,隻能朝著帝都拱手:“陛下辛苦。”

無獨有偶。

正打算在這個時候為朝廷搞事的眾多鄉賢、豪右、士紳們。

見到此種情形。

他們紛紛以此生最為謙卑的姿態,為大明慶賀新生。

強而有力啊。

至於對皇帝的高壓獨裁進行反抗,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還是不要開玩笑了,等來生吧。

不就交點血稅嘛,好說,一切好說。

他們當韜光養晦,屈身守分,以待天時。

就像過去的時代一樣,潛心等待皇權衰竭之刻,不是每一代皇帝都能有如此偉力。

畢竟在他們的認知裏。

人們所尊奉的神皇和當今的陛下,並不一體等同。那隻是一個存在至高天中的概念之神,一個至公無私的神祇。

而在距離鬆江府更遠的北疆地區。

大同鎮即使隔著厚厚的太行山,就看見那一片火燒雲,久久不散。

大同總兵馬芳戎馬半生,也未曾見到這種情景。

馬芳轉過頭對麻貴說道:“你說的對極了。”

在山海關上,眾人觀測到南邊傳來巨大的能量波動,李時珍眯起雙眼,張學顏朝著帝都躬身行禮。

正在冰天雪地中驅趕著綠皮的遼東總兵李成梁,頭戴魚尾捲雲镔鐵冠,披掛龍鱗傲霜嵌縫鎧,身穿石榴紅錦繡羅袍,腰係荔枝七寶黃金帶,足穿抹綠鷹嘴金線靴,腰懸煉銀竹節熟鋼鞭。左插硬弓,右懸長箭。

他一記鋼鞭抽死了一個綠皮奴隸,這才駐足回首:“努爾哈赤,你跪下。”

“乾爹。”身高近四米的綠皮大隻佬忙低下腦袋,讓李成梁踩在他頭頂。

“你看,有人惹的陛下不高興了,你說怎麽辦?”李成梁的金線靴一腳踩在努爾哈赤頭頂。

努爾哈赤毫不猶豫的回答道:“他們該死!”

“哈哈哈哈哈,真是一條好狗啊。”李成梁大笑:“去,殺光他們!為陛下賀!為大明賀!”

在薊州鎮,戚繼光從萬人軍陣中緩緩抬頭,眾人的靈能協調一致,他們緊密相連,隨著戚繼光的動作而一同停滯。

他們就是帝國的鐵壁。

在帝國的南部,兩廣總督殷正茂和廣西總兵俞大猷神色一變,兩人幾乎同時怒吼道:“降帆!注意規避!”

大的要來了。

各地的欽天監的修士們已經火急火燎的拉響了警報,隻見烽火台靈光大作:“偵測到在途的亞空間風暴即將抵達,各地謹守心神,注意規避!”

“不要觀測!”

“最後重複一次!不要觀測!!!”

-真要死了。誰來扛這杆大旗?朱翊鈞意識還十分模糊,隻是憑藉感覺抓住兩人的手腕。“叫各位先生進宮,朕有要事交代。”朱翊鈞催促道:“速去!”殿外,更多的禁衛和宮廷靈脩極速趕來。皇帝身邊圍滿了一圈人。就連庭院燈階梯上都擠滿了。他們打著火把和燈籠。甚至乾脆掏出一團靈火懸在頭頂。方纔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亞空間的汙染居然被遮蔽了?也或者說,被更大的汙染一個人獨占了。太醫院的李時珍手持一杆奇怪的法杖,擠開人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