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十三章 秉忠貞之誌

26

朕心甚慰,諸事皆可直言密奏。”馮保當即閉上雙眼,有時候,在宮廷之內要學會保守秘密。千言萬語不如一默。“拿去。”朱翊鈞又蓋上大印,對著馮保吩咐道:“凡是涉及到戚帥的事情,第一時間匯報,明白了嗎?”馮保掂量著手中沉甸甸的禦筏,這裏麵每一個字仿若千鈞:“奴婢遵旨!”朱翊鈞意外的找到了繞開朝堂,解除軍權的辦法。更何況還是一支成建製的靈能軍隊。這些人,一可當百!隨著朱翊鈞不自覺地動作,周圍的人也被皇帝的情緒...-

此刻,京城之中萬籟俱靜。

天下皆白。

張居正披上大氅,指尖亮起星光,溫暖而和煦的靈光一寸寸的照亮了周圍的環境。

他抬起自己的雙手,白皙如玉。

此身已經跨越屬於人類的生理極限。

而徐階的道途卻已經高拱斷絕,天人之境如同天塹一般不可逾越。

因抱殘守缺之人,註定無法抵達完美。

但徐階怎會甘願忍受衰敗,這不是老師的風格。

“終於來了啊。”張居正凝望著坤輿圖上鮮紅奪目的鬆江府。

坤輿圖上的鬆江府,依舊處於朦朧之中。

欽天監的修士們,正在試圖對坤輿圖進行修正。

張居正看見鬆江府的地區不斷變化。

星炬在浩瀚的蒼穹下羅織了一張天網。

鬆江府已是網中之魚。

通過烽火台發往京畿的急信,依舊有條不紊。

欽天監的修士們,試圖從蛛絲馬跡中找出對方的跟腳。

在漫長的等候中。

明滅不定的咒文,最終變化為一個褻瀆的九芒星。

“果不其然。”張居正默默等候。

此時,兵部尚書譚綸推開了內閣的大門,帶著外麵的寒氣以及深入骨髓的冰寒,他拱手作揖,神色疲憊的說道:“太嶽,鬆江府果然如你所言,出事了。”

張居正揮袖一掃,兩扇大門無風自動,將風雪隔絕。

琉璃旋窗外,雪下的更急切了。

“老先生是不會束手就擒的,遲早要做過一場。”張居正輕撫長髯,對此早有預料。

譚綸從內閣中的小火爐上取下熱茶,雙手捧著。

張居正繞著投射在房間中央的坤輿圖踱步。

一直到譚綸將那盞熱茶吃儘了。

張居正這纔開口說道:“即刻調動周邊衛所,瑾守門戶,不得使敵寇逃竄於周邊之地。”

譚綸雙眼通紅,精神緊繃的望著張居正。

張居正又道:“待時機一至,便合兵一處,務必將其一網打儘。”

難得這些邪神信徒露出蹤跡。

大明為此恭候多時了。

“好。”譚綸點頭稱是,戴上兜帽,轉身離去,依計行事。

內閣的直房再次忙碌起來。

社稷壇中,周雲逸抬手掐算,但是模糊不清的未來卻連一點兒隻言片語都不曾提示。

通政司的急遞和欽天監的烽火,同時抵達南直隸。

“遵大明皇帝口諭,奉內閣輔國之令,封鎖鬆江沿途所有交通要道,禁止通行。”

南衙從未如此熱鬨。

戰爭的氣息距離他們太遠了。

魏國公徐鵬舉二十幾年來,連兵器都不曾摸過,何談這些軍國大事。

南衙的六部尚書們,紛紛有所意動。

混亂將至啊。

而蒼藍流星頻頻劃過的痕跡,即使是崇正書院也清晰可見。

這幅宏偉的景象持續如此之久。

夜色蒼茫,蔡國熙於此時來拜訪耿定向。

十年了。

耿定向第一次走出了密室。

在漫長的煎熬中,耿定向已經是滿頭華髮。

他拒絕了靈能,也拒絕了長生。

耿定向顫顫巍巍的拄著柺杖,走下青石斑駁的台階。

好似如獲新生。

一株千年古木盤根虯結的環抱這座庭院。

但蔡國熙發現,這株古木已經被抽乾了所有的生機。

“耿老先生。”

蔡國熙上前,小心翼翼陪同其左右,以弟子之禮侍奉,神色愈恭。

耿定向慢吞吞的說道:“這已經多少年不曾看到這樣的景象了?”

蔡國熙亦步亦趨:“已經有十一年了,耿老先生。”

距離耿定向從京師回到南衙,在此定居,已經有十一年。

距離鎮壓心學修士何心隱,也有十年了。

世人很少見到這位大儒露麵。

蔡國熙十年來數次拜訪,求而不得。

“寒來暑往十一載,十年生聚。我這把老骨頭,也不中用了。”耿定向駐足,臉上流露出回憶之色。

蔡國熙連忙說道:“當然您揮斥方遒,搏殺大魔的身姿,依舊牢牢印在學生記憶中,您是老當益壯啊。”

耿定向扯開胸膛,白色的裏衣下,是斑駁的痕跡,無數複雜的文字重重疊疊的篆刻在皮之上,栩栩如生。

“你瞧,我身體裏這位也等不及了。”耿定向眼神中包含著某種奇怪的意味。

蔡國熙屏住呼吸,彷彿透過這重重的封印在注視另一個陌生人,這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但下一秒,蔡國熙眼前的景象又緩緩消失。

“老先生,你冇事吧?”蔡國熙心有餘悸的問道。

耿定向卻不搭理他。

反覆在嘴中咀嚼著一句話。

“咳咳,十年之功啊。”

“十年之功。”

在蔡國熙看不到的地方,耿定向勾起嘴角,露出一個的微笑。

“我送您回去?”蔡國熙恭敬中帶著幾分疏遠。

“也好,精力不濟啊。”耿定向緩緩點頭:“在我這裏,不必拘禮。”

“弟子豈敢。”蔡國熙一直躬身不起,直到耿定向的身影消失在密室門口。

兩扇厚重的石門上,蟬翼條紋幾乎巧奪天工,振翅欲飛。

蔡國熙聽老先生說,這叫——春秋蟬。

每十年便輪迴一次。

蔡國熙起身,徐徐離開了這座庭院,以一絲不苟的態度離開了崇正書院的後山。

他心亂如麻,心裏有了不好的猜測。

在山腳下的等候多時鎮守太監呂芳,頓時走上前來,還有這些年來崇正書院的上百位莘莘學子。

“蔡先生,耿老先生如何了?”

蔡國熙望著周圍殷切的目光,勉強說道:“甚好。”

呂芳是上一個時代的老東西了。

但作為嘉靖的親信,他冇有一同和嘉靖飛昇而去,最後卻選擇陪同耿定向在南衙鎮守。

兩人眼神交匯,隨後避開了眾人,來到一處隱秘之地。

“呂公公。”蔡國熙絲毫不敢怠慢。

這些老東西,身上的隱秘太多了。

絕不能等閒視之。

“蔡國熙,咱家知道你。”呂芳雙眼微眯,道:“說說吧,到底出了何事?”

“我懷疑,耿老先生似乎出了岔子,望朝廷早做準備,以防有不忍言之事。”蔡國熙遲疑了一瞬,還是吐露了自己所察覺到怪誕之處。

除了這位公公,他也不知該求助於誰。

海瑞和熟悉的親友遠在千裏之外。

南衙的官僚們或許會將他當做一個笑話。

現場沉寂了一瞬。

蔡國熙默然。

呂芳靜靜的看著他,一言不發。

朦朧夜色裏,婆娑樹影隨風搖擺,打破了兩人的沉默。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嗎?”

“懷疑?”

“揣測?”

呂芳已經蓄勢待發:“你不可以這樣懷疑一位功勳卓著的理學大儒。”

耿定向的功績世人皆知。

這無可置疑。

蔡國熙亦然神色肅穆:“呂公公,蔡某承蒙陛下不棄,擔此重任。豈敢胡亂揣測,下官敢以性命擔保。”

呂芳雙目嚴肅的逼視蔡國熙,直到他額頭泌出汗珠。

但蔡國熙依舊固執而頑強的挺直腰桿。

呂芳笑容一轉,他收起晦暗的靈能,抱著拂塵對蔡國熙身後說道:“耿公。”

蔡國熙頭皮發麻,渾身上下靈能炸起。

-坐而論道的張四維。此刻卻淪為階下囚,實在是不太體麵。來自至高天的黃銅戰爭要塞、水晶萬變迷宮、**沼澤花園、極樂九環神殿將無形的視線投注於此。情感的波浪滾動著靈能的閃電。無論皇帝是出於何種考量,將這罪孽深重的逆臣在文華殿進行公審。但朱希孝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讓大漢將軍們握緊手中的五雷神機。並且向其中灌輸過量靈能,蓄勢待發。隻要輕釦扳機,便將張四維變成一攤爛肉。王崇古手指僵硬,他歪過頭和楊博眼神交匯。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