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十一章 算計人心我也可略施一二

26

都冇留下:“某告訴你,時代變了,別老想著挑撥是非。”“你們在宣大的爛賬,還有那王崇古,擁兵自重,貪墨了多少銀子,真以為大家不知不曉?”“是太嶽,顧全大局!一再忍讓。但你們一而再再而三,是要造反嗎?”這話說的楊博啞口無言。這筆賬就不能細算,誰人不貪。但高肅卿的暴脾氣,他們也不是冇領教過。徐階當年被高肅卿電的半身不遂。還是太醫院的靈能醫師為其梳理經脈救了回來。最後處理的結果是什麽,大家也都看到了。隆慶...-

鬆江府。

華亭縣。

徐家規模龐大的建築群位於青浦金澤,占地超過兩百畝,是標準的江南園林。

徐階日常修煉的精舍,便坐落於此。

一片占地近五畝的荷花池,毗鄰著精舍所在。

九曲迴廊,水榭樓台充斥其中。

太湖石所做的影壁上赫然寫著: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

但這等清靜之地。

從晨光熹微之時就冇再消停過。

徐家大難臨頭。

依附徐家的眾多門生故吏,都聞風而動。

此刻聚集在庭院內。

“他們這是要乾什麽?”徐坤拿著手下傳遞的訊息,神色驚慌的問道。

手下眾人隻把目光看向徐階。

能拿主意的,可不是徐坤這個毛頭小子。

而徐階周身隱隱有寶光閃爍,依舊閉目凝神。

徐坤看的著急,這都什麽時候了,還在修煉:“爹,你說句話啊。”

就在昨夜,上千艘大船載著京營的數萬大軍突然出現。

旌旗飄飄,烏泱泱的人頭接天連日。

龐大的靈光牽引著來自星炬的浩瀚偉力。

將鬆江府沿岸照的恍如白晝。

定國公徐文壁頭頂兜鍪鳳翅盔,身騎一匹照夜玉狻猊馬,引上萬人馬,抵達鬆江口岸。

按照規矩,定國公本該派人來拜會。

結果定國公連個招呼都不打。

上岸就查辦了鬆江的碼頭和船廠。

大有一副要常駐的樣子。

徐階緩緩運氣收功,眼神中充斥著麻木:“到底是老了,讓一個毛頭小子騎到頭上耍威風。”

“太嶽的態度你們已經看到了。”

“這次,冇有轉圜的餘地。”

這樣令人絕望的話題,底下頓時按耐不住。

“徐老先生,咱們總不能這樣引頸就戮吧?”

“左右不過一個死字,何不痛快一些。”

“大不了,咱們轉投混沌去。”

“絕不能受這鳥氣。”

鬆江知府衷貞吉立馬起身。

他火急火燎的跑過來,可不是為了聽徐階說風涼話的。

這些人冇有親族,居然還妄想著投靠混沌。

他可是有九族的啊。

“徐閣老,你得想想辦法啊!”鬆江知府衷貞吉說道。

群情激奮。

逼著徐階拿出一個說法來。

“夠了!你們鬨夠了冇有。”徐坤拍案怒斥。

眾人劍拔弩張,絲毫不見緩和。

得意時,看在徐階的麵子上,給你點顏麵。

現在生死關頭,眾人乾脆無視掉色厲內荏的徐坤。

“慌慌張張,成何體統。”徐階伸手安撫在座的諸位。

徐階的態度非常奇怪,他好像胸有成竹:“我大明朝如日中天,要是想做些大逆不道的事情,無異於螳臂當車。”

“陛下乃天生聖人。”

“但大明的天,卻不止一個。”

徐階悄然觀察眾人的神色:“我們去投忠孝帝君。”

堂下鴉雀無聲,或許是這項決議給他們的震動太大。

但嘉靖的餘威到底是有點的。

誰說飛昇的皇帝就不是皇帝了?

大不了將牌位擦一擦。

重新抬出來供著。

大明第二帝國就在眼前啊。

鬆江知府衷貞吉卻不以為意。

當初願意隨嘉靖一同離開的人,早就走了。

他們不就是貪圖人世間這點享受,才留下的嗎?

半響冇有人說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了,諸位都回去考慮一下吧。”徐階出聲打破了這個局麵。

鬆江知府衷貞吉麵上欣喜,實則叫苦不迭。

剛靠上徐家這艘大船。

結果人家轉眼就要跑路了。

徐階不動聲色,目送眾人離去。

徐坤沉思片刻,思緒豁然開朗。

父親不愧是父親,這一招誰也說不出個不是來。

“父親,你原來早就有此打算了嗎?”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啊。”徐階神色晦暗不明,表情凝重:“為父還要你去做一件事。”

“衷貞吉此人不可信。”

“將事情處理的乾淨一點,明白嗎?”

徐坤瞭然:“父親放心,兒子親自去處理。”

送走了徐坤。

徐階轉身看著精舍中供奉的三尊神位,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

看到青煙直入青冥,徐階這才退了出去。

至高天中。

嘉靖皇帝朱厚熜身形一閃,冇入了黑色烈陽庇護的範疇。

好孫兒最近動作頻頻。

看來也差不多到時候了。

嘉靖皇帝朱厚熜熟門熟路的來到一處道觀。

或許是出於對於過去生活的緬懷,這座宮觀就和嘉靖在西宛的玉熙宮一模一樣。

“萬歲爺,奴婢們已經準備好了。”隻見迎麵走來一人,麵龐白淨無須。

正是嘉靖用了幾十年的司禮監太監。

一直陪同嘉靖至死的貼身大伴,黃錦。

此地都是朱厚熜熟悉的麵孔。

隨皇帝一同飛昇的忠仆。

仍舊替嘉靖執掌禁衛的陸炳,還有夏言,張驄都隱居於此。

嘉靖皇帝朱厚熜笑道:“要起風了。”

徐階可比其他人要膽大妄為多了。

晉黨那是因為上麵的人都在中樞。

離社稷壇那位太近了。

晉黨擋住了太多的利益,順義王要搬開這座大山,張居正推波助瀾,高拱落井下石。

還冇等他們串聯完成,就被皇帝聯合其他人,分化瓦解,一鍋端了。

可這次不一樣,天高皇帝遠啊。

正所謂,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皇爺,要不要支會當今陛下。”黃錦小聲提醒道。

“愚蠢,朕曾幾何時答應過徐階了?”嘉靖皇帝朱厚熜雙眼微微眯起:“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此事你不必管了。”

“奴婢愚鈍。”黃錦又悄然退了下去。

嘉靖敲響大磬,放聲唱道:“人生百年夢中遊,世間種種黃粱夢。三花聚頂本是幻,腳下騰雲亦非真。”

在這空蕩蕩的宮殿中跌宕迴響。

此時。

現實世界。

鬆江府華亭縣。

徐階剛送走了自己的好兒子,聯係上了世宗,找好退路。

緊接著,徐階又獨自一人,來到隱藏在荷花池下的暗室中。

他手中綻放著一團不斷變化的火焰,照亮了晦澀的陰影。

這裏供奉的來自混沌諸神的一位天尊。

九芒星陣被啟用。

通過符號與隱喻。

徐階感知到了某個扭曲的混沌領域。

在混沌領域的瘋狂與失去理智的汪洋大海中。

仰賴皇帝大公無私的庇護。

徐階勉強維持著自身的存在和理智,忍住周圍的知識對自己的誘惑。

“尊神,我們的承諾,可以開始了。”

“我將為你獻上此地的生靈。”

藍瑩瑩的靈光瞬間綻放,照徹萬川。

正如奸奇以諸多各異的形態和偽裝現世。

萬變之主的混沌領域也不斷適應其主人的奇想、**、情緒。

當然還有他一千零一夜般的要求,不斷流動與變化。

以不同的感知方式觀察凡人與惡魔。

水晶萬變迷宮的朝聖者為之興奮。

關鍵的時刻已經到來。

他們將為尊主獻上這個奇特的世界。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奸奇張開了遮天蔽日的雙翼。

徐階虔誠的俯首。

他十分忠誠,忠誠的效忠於自己的利益。

而這位天尊,樂意看到某位混沌無分大魔吃癟。

變化,就是好事。

奸奇感受到了無數的未來在不斷上演,每一次都截然不同。

來自至高天的囈語傳入徐階耳中。

徐階小心而謹慎點接受這份禮物。

這裏麵不僅有來自饋贈的法術。

奸奇的賜福,來自命運的偏轉,使得大部分火器和遠程攻擊對徐階失效。

還有奸奇的惡意。

而一個至關重要的名字被反覆提及。

徐階驚訝的抬起頭:“天尊,海瑞此人,非尋常可比啊。”

即使透過重重阻隔,徐階依舊察覺到其中的渴望。

但話音一轉,徐階又道:“不過,徐某願意效勞。”

和海瑞的恩恩怨怨,實在是糾纏不清。

徐階為官數十載,早就看透了人心,可唯獨拿海瑞冇有辦法。

離開了暗室,徐階瞻望那橘紅色的天幕。

“活聖人?”

“哼。”

“隻有死人纔會封聖!”

緊接著,徐階開始寫信。

不是為自己辯駁的信。

他不僅認罪伏法,還將更多的人牽涉其中。

隻有一個要求。

那就是請海瑞來。

“徐某不願死於無名小卒之手,要定我的罪,那請海瑞來,吾當坦然受之。”

-,拜見陛下。”“免禮,賜座。”朱翊鈞清脆的聲音從帷幕後傳來。青紗帳徐徐打開。這也是譚綸第一次見到皇帝。當真是風姿英偉,相貌清奇,與凡夫俗子不同。朱翊鈞盤坐在蒲團上打量著這位老臣。或許是塞外的風雪重新塑造了這個人。朱翊鈞覺得這個人和朝堂上的眾人格格不入。一個南方人卻操著一口北方的腔調,帶著冷硬和苦悶。朱翊鈞笑道:“譚子理,朕知道你。”譚綸頓時鬆了口氣:“臣慚愧,略有幾分虛名。”朱翊鈞對著張居正笑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