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七章 警鍾長鳴

26

就沉了下去。“大人,我已經說過了,我是冤枉的!”焦竑無奈的說道。“冥頑不靈,這話你留著去給陛下和朝堂諸公解釋吧。”提刑千戶搖搖頭,背起雙手轉身離去。現在,這場輿論風暴不是出於個人的義憤填殷。而且是有組織,有計劃的串聯,是一場試圖顛覆大明正朔的大案!隨著大門被猛然關閉,陰暗無光的監牢內,儒生無可奈何的癱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經過焦竑簽字畫押的筆錄,馬不停蹄的轉遞於禦前。乾清宮中,朱翊鈞拿著新鮮的筆錄,朝...-

“不是學生一門心思的為難老師,而是這個世道不行啊。”張居正眉頭緊鎖,負手立於窗前,望向南方。

徐階是一個合格的官僚、政客,精通於爭權奪利,平衡朝局。

金陵所在,是帝國的陪都,鎮壓著邪魔外道。

中都鳳陽,高牆內關押著大明的宗室。

這些事在他任上毫無進展。

但老先生,總有比功名利祿更重要的事情。

張居正放下手中卷宗,對著內閣的眾卿吩咐道:“召開廷議吧。”

高拱和六部的堂官分列兩側。

一直在外奔波的海瑞,也赫然在列。

是時候讓朝臣們知道此中隱秘了。

四下奔走的內閣中書們將訊息傳遞到各大衙門。

五府六部九卿,從各衙門中紛紛匯聚於文華殿中。

包括已經接近隱退的英國公張溶。

在成國公去中都加固封印,徐國公領兵往鬆江府的空檔。

勳臣中以他為首。

還有從嘉靖末年開始,就擔任翰林院掌院學士的詞宗領袖王錫爵。

王錫爵靠著一手抄寫青詞的功夫,深受嘉靖喜愛。

截止目前,王錫爵還與嘉靖聯係緊密,他掌握著人神之間的祭祀。

而翰林院又是曆代宰輔必經之路。

此人在士林中人望極高。

另有國子監祭酒,馬自強。

張居正門生,禮部右侍郎申時行,都察院僉都禦史曾省吾。

和海瑞有恩怨的太仆寺少卿舒化等。

可以說,在京能有一席之地的眾臣,悉數到齊。

待眾臣從容落座。

大漢將軍敲響了大磬。

眾人肅穆。

張居正這才起身,解下腰間的天子劍,雙手捧送於月台之上。

“奉陛下詔令,今日隻為一件事。”張居正作揖行禮,轉身,停頓須臾方道:“正本清源,追溯因果,除惡務儘,至死方休。”

眾人齊刷刷起身,對代表皇帝的天子之劍躬身行禮。

“謹遵帝命!”

等眾人歸座。

“臣有本啟奏!”

王崇古直接說道:“宣大諸將,和謀鬆江徐華亭,並衍聖公府,貪縱不法欺上罔下,以至於沸反盈天,臣請徹查。”

海瑞也在此刻站起身來,環視朝中公卿:“臣海瑞,請誅國賊以謝天下,正朝綱。”

現場沉寂許久。

即使英國公張溶曾曆經風霜,也險些蚌埠住。

果然如此啊,海瑞還是那個海瑞。

且不說宣府大同的大將根深蒂固。

就說徐階和當代衍聖公,都不是好相與的。

在楊博改換門庭後,王崇古自然是晉黨的魁首,結果反而對自己的根基下手,令人疑惑。

而張居正可是徐階的門生,以弟子攻訐其師,這是要將綱常名教掃地嗎。

再加上當代衍聖公孔尚賢。

須知,孔夫子的廟宇所在,法不加身。

此三者牽連甚廣。

結果海瑞張口就喊打喊殺。

海公壯哉啊。

這就是以身封聖,享有活祀的聖人。

一時間,除了海瑞,誰也不敢輕易開口。

張居正看著麵色各異,甚至做賊心虛的傢夥。

張居正開口道:“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陛下早有明言,當除惡務儘。”

時代變了,諸位。

“還是冇有人願意開口嗎?”

終於,在漫長無比的寂寞中。

王錫爵挺身出席:“臣,鬥膽請問輔國。今欲亡我大明乎?”

此乃誅心之論。

張居正麵無表情的看著王錫爵。

曾省吾當即要起身維護恩師,卻被海瑞一把按住。

王錫爵代表的是嘉靖所遺留的那部分權力。

你的分量可遠遠不夠啊。

兵部尚書譚綸,戶部尚書王國光將目光轉向楊博和海瑞,以及張居正。

最後,楊博慢悠悠的起身說道:“危言聳聽!”

“我大明聖君臨朝,如日中天,剮掉幾塊腐肉,正本清源,乃是應有之意。”

王錫爵揮袖冷笑道:“朝廷有優養之德,世廟親自批覆,此乃祖訓!”

“昔日天魔作亂,正是徐公直言進諫,保我大明江山社稷。”

“不過稍涉偏差,便如此苛責求全。”

“天下智謀之士必將裹足不前,還靠誰來治理天下。”

“此害賢汙名之策,豈不令人心寒?”

“諸公不可不察,不可不慎啊。”

山東,山西,鬆江三地,皆是以徐階為關聯。

正所謂攻其必救,隻要保住了徐階,這個龐大的利益集團就倒不了。

而嘉靖的遺詔成為了徐階的護身符。

海瑞大笑三聲,走到殿中:“如此沽名釣譽之人,也敢妄言稱賢!”

“世廟飛昇之時,所遺者既無文字,也無隻言片語,爾等杜撰偽造遺詔,又該當何罪!”

作為當年的親曆者。

以一封治安疏將嘉靖彈劾到無以自容。

逼的皇帝倉促飛昇。

嘉靖的事情他還不清楚嗎?

王錫爵卻不看海瑞一眼,這個人無懈可擊。

王錫爵向前走到張居正身前:“當著朝堂諸公的麵,在陛下的見證下。”

“當年之事太嶽你最清楚,你來評斷。”

他就不信。

張居正作為參與偽造遺詔的主使者。

作為徐階一手舉薦到內閣的親傳弟子。

他會否定自己的立身之本。

眾人議論紛紛。

譚綸坐立難安,今日受到的衝擊有點大。

楊博和王崇古一言不發,這些事和他們已經冇什麽關係了。

眾臣顧不得什麽禮儀規矩。

值此緊要關頭。

張居正歎息一聲,起身肅立:“神皇在上,蒼天可鑒,臣張居正,若有半句虛言,當受天劫而死,形神俱散。”

“世廟並無遺詔。”

“此皆徐階偽造杜撰所得。”

張居正清晰的聲音在文華殿不斷迴響。

天子劍此刻靈光大作,朱翊鈞的目光投射到此處,眾人隻覺頭皮打麻,彷彿身處荒野,渾身**,但這也印證了張居正所言非虛。

王錫爵驚恐的睜大了雙眼。

文華殿中立刻掀翻了天。

一直沉默不言的高拱露出幾分暢意。

要不是徐階拿著遺詔壓著他,何至於他對其憤然出手。

留下這份惡名。

王錫爵怎麽也冇想到,張居正居然敢這樣做。

被王錫爵無視的海瑞,忽然伸手下壓。

沉重的壓力充斥文華殿中,幾讓人窒息。

“海剛峰!你!”王錫爵有些狼狽的跪倒在地上。

事實再次證明。

當一個已經達到天人境的聖人,願意和你們心平氣和的講道理時。

最好給予應有的尊敬。

海瑞低頭俯瞰王錫爵:“即使有貪天之功,但貪縱不法,就應緝拿歸案,依照大明律法明文處置。”

“今上有庇護蒼生之功德,休要將此等蠹蟲與之相提並論。”

“腐草之熒光怎及天心之皓月。”

這些蠅營狗苟之人。

他們給皇帝提腳都不配。

王錫爵奮力說道:“你們非要把事情鬨到無法收拾,國將不國,你們才善罷甘休嗎?”

海瑞眯起雙眼:“那就隻好請你們顧全大局了。”

請先生赴死!

-的鐵騎緩緩退場,大漢將軍們收起來鮮血淋漓的金瓜錘。朱翊鈞自認為已經做的夠多了。做事的第一步,就是先統一戰線。否則隻有少數人勞心勞力。最終依舊會落得一個人亡政息倉促結尾。真實的曆史上,君主離線製的發明者,明擺宗,萬曆皇帝。他曾短暫地讓大明首次實現了無人駕駛。實在是遙遙領先!上下五千年權謀最巔峰的時刻之一莫過於此。當皇帝都選擇擺爛的時候,這架依靠統治慣性行駛的馬車,也就走到生命的儘頭了。眾臣心有餘悸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