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五章 說什麽報答之恩

26

拱、高儀幾乎是異口同聲:“聖上如天之人,臣等縱死也絕不敢有此念想!”“那麽,去做吧。”朱翊鈞緩緩收回來雙手,如水銀瀉地般流淌的輝光化作點點星光消散。現在的局麵已經很清楚了,需要一個有分量的人來為此事背鍋。張居正見事不可挽回,終於還是服從了皇帝的命令。迎著高拱憤怒的目光,張居正說道:“臣遵旨!”高儀謹守著明哲保身的策略,在一旁裝死。隨著大行皇帝仙逝,內閣的水愈發渾濁。稍有不慎就是毀家滅族。“先生辛苦...-

這是一場血肉複生的奇跡。

森森白骨不斷延伸,白色的筋膜、血管、血肉覆蓋其上。

床榻上的壯漢雙眼發散著綠光,痛到無法呼吸。

一雙鐵掌緊緊的框住床榻兩側。

他硬生生將精鐵摳出一個個鮮明的指印。

“痛死老子了。”

“大夫,你這藥,後勁兒還挺足啊。”

李時珍看著已經接近枯萎的法杖。

這可是上好的檀木所製,價值不菲。

在輸出靈能的時候,傳導起來最為快捷。

乃皇帝所賜。

多半是不能報銷了。

李時珍說道:“我觀將軍非常人可比,有刮骨療傷之勇。”

“老夫為了藥效更好,未曾準備麻醉止痛之事,隻能讓將軍權且忍耐一二。”

床榻上的壯漢氣急,額頭青筋暴起,大吼一聲:“庸醫!”

震的屋內憑空產生幾道氣浪。

張學顏連忙擋在李時珍麵前:“先生莫怪,這就是個粗人。”

這位李時珍可是簡在帝心的人物。

而能讓皇帝時刻掛唸的人。

必然有其過人之處。

僅憑藉這一手醫術。

就已經足夠駭人聽聞了。

說罷,張學顏將李時珍拉到一旁問道:“先生,我近來時時夢魘,精神不濟,靈能調用艱澀異常,如何是好啊?”

李時珍伸手搭在張學顏脈搏上,閉目凝神聽音。

不到片刻的功夫。

李時珍便下了定論:“小病,此乃靈能使用過度,精氣神三寶不協所致。”

張學顏好奇的追問:“何解?”

“唯讀書爾,手不釋卷,百毒自解。”李時珍一本正經的說道。

靈醫?

錯,大錯特錯。

分明就是心理醫生。

靈脩們讀書就是重新梳理自己的過程。

甭管看起來有多扯淡,目的達到便足矣。

張學顏此刻已經完全相信他:“多謝先生。”

但很快,那人體內藥效上來,劇痛和酥麻齊至,那股子癢勁兒鑽到了骨子裏,要把人活活癢死。

眼神中李時珍直接變成了三個虛影。

嘴裏還猶自嘟囔著什麽,庸醫害我的胡話。

直到他雙眼一翻,痛痛快快的暈厥過去。

眾人麵上尷尬至極。

“無妨,老夫早就習慣了。”李時珍笑嗬嗬的撫著鬍鬚,不以為意。

臨了,李時珍又補充道:“隻需三日便可痊癒。但三月之內,需得飲食清淡,首在忌酒。”

此話一出,眾人便議論起來:“先生,咱們北人怎可不飲酒?”

李時珍麵上波瀾不驚:“若是不介意經脈長歪的話,隨意即可。”

“豈敢,都聽好了,遵照先生的醫囑去辦。”張學顏滿口答應。

“得令!”眾人抱拳應和。

能撿條命回來,已經是鴻福齊天了。

這寒冬時節,能找到一個靈醫屬實是神皇保佑。

李時珍十分淡然。

不就是醫鬨嗎?

當然嘉靖因為修煉導致經脈錯亂。

他有幸給嘉靖治病的時候。

那老皇帝還試圖給他塞一個大魔呢。

這不是恩將仇報嗎?

李時珍當場委婉的拒絕,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引得嘉靖頻頻惋惜。

太醫素來是一個高危職業。

兩人離開了室內,來到城頭上。

整座山海關綿延二十餘裏。

依托有利地形,背靠燕山而通渤海。

兩條大河從中貫穿,七座城池左右結合,彼此呼應。

加之終年大雪,在城牆上凝水成冰。

山海關名為關隘,實則是一個依靠長城建造的大型防禦係統。

李時珍探頭往下望去。

光滑可鑒的牆麵,幾乎就是一條絕壁。

裏麵隻能隱約看見磚石,更多的是死去多時的綠皮。

其活靈活現的掙紮模樣被凝固在這一刻,成為永恒。

積年累月下。

山海關幾乎和這裏的地勢融為一體。

屍體和堅冰將城牆越堆越高,已近十丈。

冇有人能從正麵打破這座要塞。

張學顏甚至有些狂妄的說道:“關寧錦防線,固若金湯。山海關在,豈容綠寇放肆。”

李時珍抬眼一看,極目遠眺,白茫茫的一片。

他緩緩搖頭:“這世上,哪有金湯一樣的防線。全仰仗諸位守望相助,方能拒敵於國門之外啊。”

張學顏笑而不語,將李時珍帶到自己的居內。

隻見屋舍狹小,但五臟俱全。

處處透露著雅緻和精細,作為手不釋卷的修士。

張學顏積攢的上萬卷藏書都在這裏了。

“此為無價之寶。”李時珍態度頓時鄭重起來。

知識是一種真實的財富。

尤其是涉及到心學的知識,更是價值連城。

馮保當初送出的手抄本,抵得上此地一半的館藏了。

張學顏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李先生,請上座。此乃昨年春天的第一場大雪,今日特為先生接風洗塵,也不算辱冇了它。”

隨後張學顏掌中亮起火焰,將整個茶具包裹其中,雪水和茶葉交融,清香四溢。

李時珍撩起袍服,盤坐在另一側:“那在下就不客氣了。”

“先生往何處去?”張學顏一邊看著逐漸沸騰的茶湯,一邊問道。

溫暖的環境安謐的令人昏昏欲睡。

李時珍脫下厚重的大氅,解釋道:“欲再往北一行,尋些綠皮做研究。”

“這就麻煩了。先生有所不知,白災一至,這遼東各地便嚴令禁行,各處城池當謹守門戶。”張學顏朝著外麵伸手一指:“不過,此事也不是冇有轉圜的餘地。”

李時珍若有所思,抱著自己的藥箱放到身前:“你們這裏很缺大夫吧。”

“不,我們不缺大夫,隻是缺一位真正的大夫。”張學顏將茶盞遞到李時珍桌前,誠懇的請求:“先生隻需略微出手,隻求活命即可,必有重謝!”

這裏所流行的是粗放式治療。

都是下猛藥。

隻要人活著,後遺症什麽的,也就無關緊要了。

李時珍端起茶盞:“說什麽報答之恩,不過份內之事。”

“先生高義,請。”張學顏以茶代酒,滿飲一杯。

“請。”

越是修行者,越注重這些口舌之慾。

**和酒,是其中一大阻礙。

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張學顏總算是談及到了關鍵:“敢問先生,那柄法杖是何緣故?”

李時珍稍微一猶豫,拿起來包裹,取出法杖。

“此乃陛下所贈......”

如若一道驚雷。

浩瀚無垠的亞空間宇宙中。

變化之主循聲而至。

啊,冇見過的新東西。

時間線已經被朱翊鈞的本體所壓製。

每一次變化都彌足珍貴。

祂癲狂絕倒。

每一次狂笑,都在至高天的水晶萬變迷宮中,引起麾下的萬變魔君們為之歡欣起舞。

變化,就是好事。

那是長滿鮮豔羽毛的巨大生物,食腐鳥的頭顱在細長的脖頸上搖搖欲墜,色彩斑斕的翅膀湧動著變幻莫測的靈能。

祂慷慨的朝著李時珍丟擲一份知識。

那是長生之道,是關於如何快速耕種,催生植物的咒語。

可以一勞永逸的,加速快跑的,建設天下大同的,宏偉理想。

隻是需要付出一點小小的代價。

連帶著藍瑩瑩的混沌靈能。

準備升魔,和混沌融為一體吧,小子。

這份珍貴的饋贈,在艱難的突破現實的歎息之牆後,終於出現在遼東上空。

此刻。

遠在京師的朱翊鈞雙眸中閃爍起璀璨靈光,緩緩抬手:“你越界了。”

彷彿有無窮無儘的璀璨星辰,凝結於手掌之中。

這一次,是全力以赴。

連結現實宇宙和亞空間的投影被無窮無儘的能量飆風所摧毀。

水晶萬變迷宮遭受重創。

餘波未消的碰撞中心亮起一個急速膨脹的白色太陽。

一圈一圈的能量波動在亞空間盪漾。

奸奇捏造的軀殼不斷變化著身形。

祂試圖在現實宇宙短暫地出現。

朱翊鈞打了一個響指。

從天際線上奔襲而至的蒼藍流星,來勢洶洶。

星炬和九鼎勾連而成的大陣沖天而起。

“朱翊鈞,你該死啊!”在奸奇遺憾的眼神中,祂所塑造的軀殼轟然破滅。

就好像被戳破了的氣球一樣,隻剩下被徹底湮滅的灰燼。

朱翊鈞收回手掌。

奸奇出手愈發頻繁了。

這藏頭漏尾的鼠輩。

果然對這樣的人才賊心不死。

朱翊鈞收束心神迴歸現實。

隻聽祭壇下幾人依舊在爭論。

“我對陛下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一般綿綿不絕,猶如黃河氾濫一般不可收拾。”焦竑還在喋喋不休:“馮公怎麽可以憑空捏造,汙衊於我!”

馮保笑道:“那焦舍人慾往何處?可否解釋一二?”

這小子分明就是想跑。

“夠了,就算他想跑,也這個心,也冇這個膽。”朱翊鈞一抬手,兩人頓時安靜下來:“去看看李贄進行的如何了?”

真正解決靈能的普及化問題,惠及蒼生。

自然少不了實驗。

而那些罪無可赦的囚徒。

連魂歸王座的資格都冇有的廢物。

自然就派上了用場。

帝國以人為本,自然要物儘其用。

為帝國從容赴死,就是最大的報答之恩。

-何生物種類美妙的眼睛。“神皇在上,這些怪物真是造物主的奇跡啊!”一位身披儒家道袍的泰西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宗教已經和他們血脈相連。即使遠在東方。他們總是需要一個神來信仰的。為什麽不能是皇帝呢?這正是皈依者的狂熱。在許多時候,許多繁瑣的事情上。大明的官僚們發現使用這些異鄉靈脩,成本比自家的大爺們廉價的多。得益於此,這些逃離泰西諸國的人類逐漸融入當地。茶肆的夥計麵色糾結,怎麽感覺怪怪的?他冇有多想,隨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