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三章 選擇性為民發聲

26

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高儀全程保持著微笑,心情卻有些崩潰:“臣要請辭。”皇帝這般年紀,不求財,不求權,美色珍玩一概不許。那必然是有更大的想法了。這日子冇法過了,張居正和高拱把他夾在中間受氣,現在皇帝還要把他高高掛起。“等海公回來,先生朝遊北海暮蒼梧,千裏江陵一日還,廣袤河山,大可去得,何其快哉。”朱翊鈞滿意的盤坐在虛空之中。逸散的靈能徜徉著歡樂的氣息。“那麽,如您所願,陛下。”高儀當場便草擬了一份...-

“老先生,難道形勢已經如此緊迫到如此程度?”

鬆江知府衷貞吉和徐家可謂休慼與共,此刻代表眾人問道:“就連太嶽,您都不相信了嗎?”

徐家的黨羽皆是一驚。

看徐階這意思,朝廷分明就是要對他們下手。

主使者,赫然就是徐階的得意門徒——張居正。

最大的靠山成為了敵人,還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嗎。

徐階喟然長歎,一時語塞。

就連銀白的髮絲,都好似失去了光彩。

不是徐階不相信,而是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邸報上一片利好,風平浪靜。

但長子徐璠遲遲不歸,音信全無。

想必已經是凶多吉少。

想當初徐階激流勇退,退位讓賢。

既有高肅卿咄咄逼人。

但未必冇有張居正虎視眈眈在側的緣故。

“取筆墨來,看看我這個老師,到底還有冇有作用。”徐階打算放手一搏:“看看為了我大明朝,太嶽到底願不願意冒天下之大不韙,堵不堵得住這悠悠眾口。”

徐階望著周圍的黨羽,慷慨陳詞。

“老朽已是衰殘之年,長生無望。”

“皇恩浩蕩,讓老朽多活了幾年,也該把命交到太嶽手裏了。”

誰不是一手擔著大明的蒼生社稷。

眾人放聲齊哭,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父親!”徐階之子徐琨,哭的最為厲害。

“老先生,何必如此啊。”鬆江知府衷貞吉天都要塌了。

這靠山山倒,他冤的慌啊。

甚至有人直接說道:“我去敲登聞鼓,他張居正難道能一手遮天不成!”

此人振臂一呼,眾人的反應頓時愈發激烈。

“此背信棄義,矇蔽聖聽的小人,竟然連尊師重道都忘了嗎。”

“與之為伍,同朝為官,真是羞煞我等。”

群情激奮的眾人圍著徐階。

眾目睽睽之下。

徐階毅然決然的寫下一封血書,隨後掩麵而去。

餘者當即奔走呼號,為之張目。

隻見華亭縣兩側上好的田畝早已荒蕪。

衰草枯楊,森森白骨。

卻看不到農人的影子。

頭戴羽冠的道士屹立於山巔,遙望華亭縣,手持巍巍不動泰山深根結果寶卷,默默唸誦:“天地日月,森羅萬象,無生父母,真空家鄉。”

變革的時機已經到來。

“萬事皆虛,萬事皆允。”

萬變之主厭倦了這裏的一成不變。

聒噪的烏鴉站在枝頭,淒涼的嚎叫著。

與士人們的呼號聲,交相呼應。

正乘官船往南直隸的蔡國熙仰頭張望。

隻見藍天碧水之間。

一道藍色的流星拖拽著細長的焰火劃過天際。

如白駒過隙。

它撕開了厚厚的雲層。

橘紅色的天幕若隱若現。

蔡國熙揮袖一掃,襲麵而來的狂風消弭於無形。

蔡國熙憂心忡忡的說道:“烽火台八百裏加急,真是多事之秋啊。”

大明共四百四十個州,共設有一千二百多個烽火台。

大部分烽火台架設在驛站和大運河附近。

極大的維係並強化了,中樞對地方的管控。

同行的潘季馴與蔡國熙並肩而立,笑道:“神皇在上,眾正盈朝。夢羲兄,正是我等大展身手之時。不過是些許風波,何故漲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蔡國熙說道:“承你吉言,他們終將離去,但大明......”

追求魔道飛昇的屍解仙。

出去容易,想回來可就難了。

此消彼長,時機在我。

可惜,拋棄他們的嘉靖皇帝也是這樣的。

蔡國熙望著天際殘留的痕跡,不再深入探討這個有些危險的話題:“上一次看到此神器發作,還是嘉靖三十九年。”

潘季馴沉默了一瞬,附和道:“不能親眼目睹,實為生平一大憾事。”

此等承載社稷的神器,當真是讓人神往。

潘季馴駕起水龍,將船舶奮力推向前方。

蔡國熙捲起大風,揚起船帆。

好風憑藉力,一路北上。

與此同時。

先他們二人一步抵達京師的李贄。

這位泰州學派的名士。

已經被身為中書舍人的焦竑領著麵聖去了。

前往社稷壇的路上。

“李兄,你為何如此怏怏不樂啊?”焦竑渾身輕鬆。

上上下下都寫著兩個字,舒坦。

“哼,明知故問。無緣無故,陛下為何想起李某人這無名小卒?我道為何,原來是你。”李贄說道:“真是交友不慎啊。”

“哎,此言差矣,這可是上達天聽的機會啊。”焦竑在承天門前止步,指著社稷壇的方向說道:“去吧,我這個俗人呢就不礙陛下的眼了。”

送走了焦竑。

李贄臉上神色複雜。

他轉身就往社稷壇走去。

在經過大漢將軍們的檢閱後。

李贄提起青袍,跨步走上祭壇。

九層白玉堆砌而成的祭壇上。

渾身籠罩在明光下的皇帝就在前方。

“草民李贄,參見陛下。恭祝吾皇長樂未央。”李贄恭敬的磕頭跪拜。

這一拜,是為了天下蒼生。

而不是皇帝,所以他心悅臣服。

朱翊鈞正要開口。

正當此時。

藍色流星劃過天際,直奔京師而來。

朱翊鈞似有所感,忽然轉頭望向天邊,眼神微咪:“大伴,鬆江府來信,給先生們送過去。”

馮保飄蕩的身影一閃而逝。

欽天監監正,周雲逸麵色僵硬的看向皇帝。

周雲逸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堵上。

李贄則有些茫然。

朱翊鈞露出極具溫和的笑容:“朕聽聞先生有大才,還請不吝賜教。”

李贄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

而這封八百裏加急的信件,正在內閣中傳閱。

徐階親筆所書,烽火台耽誤不得,當即就發了過來。

張居正親自打開。

“太嶽親啟,今聖君臨朝,大明有中興之景。”

“然鬆江有刁民乘之妄作,小兒輩矇蔽於我,以致民生多艱。”

“太嶽當秉公執法,不得偏私。”

“然郡有富貴之家,固貧民衣食之源也。”

“吾非為富家張目,乃為民發聲也。”

“太嶽當慎之,勿使事之張大也。”

眾人看後,麵色各異。

說起來徐階歸鄉之後。

其獨居一室,隻以兩童子相隨,家中權柄任諸子,不令關白。

在自身的道德修養上,做到了極致。

甚至是用一種近乎極端的,無慾無求之表現,來襯托賢名。

至於那些享受奢靡浮華之景。

不過是徒子徒孫們拳拳愛護之心。

與他無關啊。

楊博觀望之後,當即笑道:“中實多欲,外托清貞。”

清流隻是清貴,但絕不是清白啊。

張居正觀望之後,將其收入袖袍:“到底是老先生。”

這鍋甩的太為流暢了。

壞事都是兒孫們乾的,我徐階一清二白,實在不知啊。

內閣陷入了沉默。

就連高拱都停下來觀望。

張居正起身,以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朗聲說道:“心存社稷之人,應當是不計個人譭譽得失。”

眾人不為所動,且聽。

張居正繼續說道:“先生年老體衰,小兒輩趁機作祟。”

“這些人把老先生圍著,而解決這些小人,正是解救徐閣老於**牽絆的生命危機之中。”

高拱樂的見到這師生互戮的景象:“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這些都是必要的犧牲,徐閣老會理解的。”

王崇古也第一時間起身表態:“太嶽為徐氏用心良苦啊。”

王國光勉強跟上隊伍:“太嶽尊師重道,為之計深遠,吾等不如也。”

徐階的反應證明一件事,他們做對了。

正該加大力度,乘勝追擊。

最後眾人齊聲道:“當速行也!”

-位混沌邪神。怎麽就一語成讖了?暹羅成為了阻攔混沌進攻的排頭兵。這樣的榮耀,他們寧願不要。朱翊鈞解下腰間的天子劍:“張先生全權總理軍國大事,平章國事,眾卿不得有誤。”“朕去社稷壇常住,戰爭一日不停,星炬則一日不熄。”“我等與混沌勢不兩立,願與諸君共勉之。”張居正當即跪地雙手接過天子之劍:“臣,張居正領旨!”“臣等遵旨!”海瑞和群臣一同接旨。暹羅的使臣一臉茫然的跟著跪倒。他隻想著讓大明發一封國書,怎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