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四章 軍事動員

26

拉到身旁,在他左手邊坐定。另一側屬於皇後的位置空無一人。女人不該出現在這個場合。哪怕是皇後也不例外。嘉靖時期,道爺用血的教訓告訴了大明。什麽叫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亞空間的混沌邪神隻需要稍微挑撥一二。感情用事的女人們便將嘉靖皇帝的後宮變的一團糟。宮變,大火,諸多層出不窮的刺殺事件,讓道爺隻能在西宛玩躲貓貓。朱翊鈞不由得感慨,孔夫子說的真有道理。這時候,朱載坖發話了。大臣紛紛豎起耳朵。近日,皇帝的靈能...-

翌日清晨,又聽到了一個壞訊息。

山海關被凍死了數十位兵士。

今歲,白災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遼東已經音信全無。

朱翊鈞莫名悲憤:“朕的萬裏遼東江山。”

大明的萬萬之眾,就是他的延伸,是他和這個世界的聯係。

為君者理應惠及其民。

馮保拿著奏章來到祭壇下時,便聽見皇帝的感慨之語。

他不由得勸慰道:“皇爺,你再操心國事,也得注意保重龍體啊。”

“您要是倒下了,這大明的天,頃刻間就塌了啊。”

“李總兵和戚帥都是國家柱石,吉人自有天相,大明會渡過難關的。”

朱翊鈞披上大氅,輕微咳嗽一聲:“此乃蒼天愛我,天佑大明。”

在星炬和黃金王座的雙重燃燒下,到底是負擔太重了。

“皇爺,要不要燒點人進去。”馮保麵露憂切。

朱翊鈞一抬手腕,乾脆打斷:“不必了,朕還撐得住。剩下這點兒人,連半個月都支撐不到。”

手裏冇有後手,朱翊鈞心底不安啊。

內閣中天光方纔矇矇亮起,張居正已經挑燈伏案工作。

堆滿了一桌子的奏章被來來往往的中書們送到欽天監去。

“即刻發往兩廣總督行轅。”

“相公,戶部的一個甲字庫被燒,陛下昨夜處置了大批人。”作為張居正親信的中書舍人,悄無聲息的將情報傳遞給張居正後,便麵色如常的離開了內閣。

吏部尚書楊博在皇帝的授意下,極為配合,吏部的銓選工作在張居正的意願下挑選的都是能做事,善於做事的官僚。

皇帝殺的痛快,他們不得不從戶部的眾多胥吏中,提拔一些無品的流官,用於處理後事。

在張居正手中,隨著一道接一道的政令發出。

帝國正在被逐漸調動起來。

邸報上重點刊登了混沌入侵的訊息。

葛守禮則代表朝廷去巡視京師。

在京營大軍離開前。

他們要先對周圍進行一次掃黑除惡,地痞流氓這種不穩定的危險分子,就是他們的重點關注對象。

氣溫低,不僅讓道路變的愈發艱澀,也讓帝國的北方陷入靜默。

隻有勾連星炬的烽火台,在各地府縣還能聯係。

隨著朝堂中內閣裏的鬥爭趨近於無,整箇中樞變的強而有力。

但地方上,暗藏的野心派和流落荒野的邪修、野生靈脩已經有聯合的趨勢。

尤其是在他們被粗暴的,簡單的打成白蓮教妖人之後。

這反倒是彌合了他們彼此的矛盾。

這些絲毫不影響帝都內的軍事動員。

此戰需得水陸並進。

從兩廣總督殷正茂所請。

軍器監,兵仗局,盔甲廠打造大小船隻。

海舟以舟山之烏槽為首,福船耐風濤,且能禦火。

以鐵木為之,福船尤巨而堅。

可發佛郎機,也可投擲火球。

大福船亦然,能容納百人。

底尖上麵寬闊,船首昂尾部高,上有柁樓三重,帆桅二。

船身兩側設有木製女牆,炮床。

更有沙鷹二船,作為大福船的補充。

過去,主要是為了對付倭寇。

因為倭舟甚小,一入裏海,大福便不能入。

沙船隨福船而進,每舟三人,一執布帆,一執槳,還有一位手持鳥銃,隨波上下,掩賊不備,攻其要害。

最後則是海瑞抵達京師時所搭乘的三桅夾板钜艦。

主要手段也是以配備大型火炮的為主。

此戰共大福船二千餘,三桅夾板钜艦二百餘,沙船不計。

幾乎掏空了帝都的儲備。

大明這些年在南海進行的香料貿易,近乎壟斷。

絲綢和瓷器更是遠銷海外。

海洋貿易的暴利讓朝廷上下都吃飽了。

現在的大明不差錢,但是他的敵人是全世界的異族。

尤其是來自泰西諸國的牛頭人,生性殘暴。

在遍佈大海的風暴消失後,這些人的身影逐漸出冇於南海之上。

所以福建,鬆江等地船廠,將陸續建造,持續跟進。

而京城的這支艦隊將載著京營的天兵,沿海運線直抵月港。

武備則重在火器。

大明在玩火這一方麵,遙遙領先。

一窩蜂,屬於百連發的神機箭,射程近二百步。

以其龐大的數量優勢,火力覆蓋,在和綠皮的戰爭中獨占鼇頭。

其次是火龍出水,一般配備於大福船上,射程達一公裏。

再加上神火飛鴉,在靈脩手中成為了指哪打哪的重要火器,幾乎等同於自殺式無人機。

而佛郎機和紅夷大炮,大將軍炮,虎蹲炮共上萬門。

僅盔甲廠的靈脩們,便貢獻了上萬把鳥銃。

近六年未曾大戰,倉庫中已經堆積成山。

水上近戰還有火焰噴射器,其可以抽吸噴射桐油,在靈脩手中,效果達到了極致。

戚繼光對此十分喜愛。

兵部還特意配備了藤盾。

在經過桐油浸泡後,藤盾防禦力極強,防火擋雨且輕便。

常言道,好戰必亡,但忘戰必危。

從嘉靖年間的火力優勢學說,到初步完善的軍事動員體係,以及產量龐大的軍工廠,就是嘉靖所遺留的寶貴財富。

也怪不得海瑞如此惋惜。

此時,古北口、臥虎山、蟠龍山、白馬關一帶。

戚繼光剛剛結束一場大戰。

綠皮們在冰天雪地的時候,趁著夜色發起猛攻。

甚至他們的屍體都粘連在城牆上。

士兵們正在用火焰將他們燒乾淨。

周圍的山頭更是在反覆的拉鋸戰中,燒成一片白地。

紅的發亮的虎蹲炮中,機魂還在不停的怒吼。

來自欽天監的靈脩正在對他們安撫。

戚繼光正手持皇帝賜予的龍虎將軍劍,在城牆上慷慨陳詞。

“當年若不是世宗親自點將,我還在煙台當千戶,怎會有今日之成就。”

當然了,這也冇什麽不好,隻是一身轉戰南北,在廣闊天地中,留下一點微不足道的名聲。

可仔細想想,到底要爬到多高纔算高啊。

逐漸的,戚繼光也開始追隨著那宏大的理想。

接近光,成為光。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浩浩蕩蕩的時代潮流,鑄造了戚繼光傳奇的一生。

“大明朝國事艱難,我等更應體量朝廷的難處。”

“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不要緊,隻要餓不死人,一切都會過去的。陛下與我們同在,星炬的光芒會一直庇護我們。”

“身後就是百萬黎庶,我們若是失敗,就是千古罪人。”

“寒暑數十載,卻無一事可誇,實乃人生遺憾。”

“然壯烈於朝夕之間,縱英骨橫陳,馬革裹屍而還,亦有此功能表,足以大譽千秋。”

“神皇在上!蒼天可鑒,白馬為證!戚某在此一日,便絕不讓綠寇跨過國境一步!”戚繼光鎏金的寶甲也蒙上了血色,但是古北口堆積成山的綠皮屍體正被熊熊烈火燒為灰燼。

他駐足於城頭上,身後便是眾將領。

若不是有更宏大的理想,何至於在這樣的地方爬冰臥雪。

而一旁的監軍則目不斜視,這個級別的大將,已經不是他所能控製的。

眾人抬頭仰望血紅的天幕。

那是皇帝坐鎮星炬的異象。

皇帝正注視他們。

“神皇在上。”戰後,眾將士正在為死去的同袍祈禱:“願你們魂歸王座。”

-文華殿殘留的戰爭痕跡,無不表明大明在靈能的道路上,他們無法抗衡。跨過門檻,俺答全程低頭頷首,以十分蹩腳的姿態模仿大明的禮儀。他前蹄彎曲,將整個身體沉了下去。這是一種對於人馬極為不適,負擔很大的姿態。“臣順義王孛兒隻斤阿勒坦,參見陛下!”人們終其一生都在不斷的界定自我。而順義王,也需要在這個新的環境中,找到屬於自身的合適位置。“平身,朕又不是洪水猛獸,何必如此戰戰兢兢。”朱翊鈞神情慵懶的躺在塌上,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