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三章 我們的光輝偉業將千古流傳

26

社稷壇中燒著。朱翊鈞在社稷壇一待,就是近一個月。底下的抱怨和議論已經快壓不住了。朝九晚五的日子,對於大明的官僚來說,實在是一種折磨。張居正已經不知道風花雪月是什麽樣子。朱翊鈞渾然不覺張居正滿身怨氣。作為究極工具人就要有自己的覺悟啊,先生。這才哪到哪。天天十二個時辰輪軸轉的日子,你們想必冇有體會過吧。朱翊鈞立誌於為大明帶來福報!痛快不會消失,但會轉移。再苦一苦大明的官僚們,罵名朕來擔。隻有死亡,纔是...-

時維六月,天大寒,硯冰堅。

淩冽寒風吹動旌旗,帶來清冷的燭火香氣。

朱翊鈞盤膝於社稷壇獨坐,風飄飄而吹衣,此身已不避寒暑。

當他神遊天外,卻再次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練得身形似鶴形......”

在重重帷幔後,傳來嘉靖吟詩的聲音。

在第二重帷幔前,嘉靖大袖飄飄的現身。

其身形飄渺無定,似真似幻。

“千株鬆下兩函經,我來問道無餘說,雲在青天水在瓶。”

朱翊鈞熟練無比的接上順口溜。

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過熟悉,記憶猶新。

少不更事時,這副場景曾在他麵前無數次上演。

對於此時的嘉靖。

朱翊鈞的評價是——謎語人。

嘉靖四十年起,上下隔絕,皇帝的批覆全靠猜。

猜的好,猜的對,就升官發財。

他不僅要自己修煉。

還帶著青詞宰相們一起修煉。

人人領取大魔一位,然後朝著邪道一路狂飆。

前任首輔李春芳,就是被大魔反噬而未死的倒黴蛋。

而嚴嵩父子更是形神俱滅。

短短幾月時間,就治好了朝臣們的精神內耗,皇爺爺你居功至偉啊。

朱翊鈞朝著嘉靖帝微微點頭。

嘉靖帝大笑一聲,大袖一揮,世界如泡沫般破碎。

外界急促的腳步聲,將朱翊鈞喚醒。

田義一襲紅袍裹挾著風雪突入殿中,單膝跪地拱手道:“皇爺,戶部倉庫走水。”

朱翊鈞不禁瞥了一眼窗外的彌天大雪。

這樣的天氣?

“火龍燒倉?”

朱翊鈞閉上雙眼,剋製情緒。

事實證明,這也是自古以來的優良傳統了。

朱翊鈞猛的睜開雙眸:“將負責倉庫的人拉出去,細細剁碎了喂狗。”

“朕倒要看看他們有幾個膽子,幾條命。”

每到關鍵時刻,總有這樣的把戲不斷上演。

但軍事管製下,所有的一切都必須為了戰爭而服務。

塞外九邊的長城上,已經被星炬的火光覆蓋。

恐怖的白災於此止步不前。

俺答汗的怯薛禁衛已經從宣府進發。

不日從居庸關進京,皇帝身邊的怯薛禁衛又要擴大編製了。

就連他們都俯首稱臣,這些人怎麽就如此泯頑不靈?

田義小心提醒道:“皇爺,從上到下有上千號人呐。”

朱翊鈞冷冷迴應道:“上千號人卻讓倉庫空的跑老鼠,在大寒的天裏燃起大火,未免太過無能。”

追究責任,一體連帶!

從上到下,朕一視同仁。

“奴婢遵旨。”田義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在皇帝心情不太好的時候,最好不要火上澆油。

甦醒之後,朱翊鈞再也睡不著了。

本來睡眠就淺。

朱翊鈞浩瀚的靈能發散出去,便看見李時珍來此拜別。

六月已經是北方轉寒的時候。

再過個把月,遼東將被徹底封閉。

他正要趁著這幾天走榜海道過山海關去。

作為少數幾個受到皇帝重視的高級人才。

朱翊鈞幾乎時時關注。

不等大漢將軍們匯報,皇帝便未卜先知一般說道:“將李時珍請過來吧。”

李時珍於祭壇前止步,磕頭:“微臣參見陛下。”

此九層高台皆由金玉堆砌而成,彷彿有流轉的生命力在其中奔湧。

“汝上前來。”朱翊鈞輕聲呼喊。

看李時珍一身布衣草鞋,隻以靈能裹身。

朱翊鈞不由得搖搖頭。

真是無知者無畏。

不過初涉辟穀之境,就敢如此大膽。

這樣子怎麽能抵抗遼東的天寒地凍,滴水成冰的白災?

跨過山海關,一關一重天啊。

“取我大氅來。”朱翊鈞的麵孔隱藏在重重帷幕後,看不真切。

自有內侍雙手將大氅獻上。

李時珍雙手捧著黑色大氅,說話間噴出白色的氣霧:“臣謝陛下大恩!”

在皇帝麵前,他甚至收斂了部分靈能。

因皇帝的知遇點播之恩,於李時珍而言,無異於救贖之道。

雖刀斧相加,亦不為所動。

朱翊鈞看著李時珍包裹的嚴嚴實實,又派人送上一個包裹,牽來一頭毛驢,以及一份堪合。

“此去經年日久,朝廷上的安排你不必去管,一切向朕負責。”朱翊鈞細心交代道:“如遇歹人,切莫與他爭執,隻管大聲呼救。”

“去吧。”

這不是玩笑。

而是當下的事實。

地處偏遠的客棧,看到孤單的客人到此,無財的便放他過去。

有財帛的輕則蒙汗藥麻翻,重則當場結果了性命,精肉片成羓子,肥肉煎油點燈。

朱翊鈞實在擔心,他的神農糊裏糊塗的丟了性命。

他豈不是要懊悔死?

“臣,遵旨。”李時珍頭一次從皇帝身上感受到一種真誠的熱切。

他一一接過。

臨走之時。

李時珍又從祭壇下帶走了一包泥土,遙望帝都最後一眼。

很快單人獨騎消失在蒼茫夜色之中。

陶文龍在社稷壇前一閃而過,在雪中留下一道極淺的腳印。

又如浮光掠影般飛身而去,踏雪無痕。

這已經是丹境修士的表現。

不僅容顏不改,還能增壽百年,更是千軍辟易的存在。

這樣的人給李時珍做保鏢,不算辱冇了他。

從正式跨入修士境界之後,對於普通武器的防禦大幅提高。

修士之上便是寒暑不侵,百病不生,對於外界的需求大幅減少,是為辟穀境。

隨後是餐風飲露,不食五穀,能活二百載的丹境修士。

最後,則是天人之境,徹底褪去凡胎**。

但是靈能的殺傷力,卻不完全遵循這一原則。

彼時,五城兵馬司則抓緊時間清掃街道。

海瑞正是在這時候登壇。

剛一見麵,海瑞就直言不諱的說道:“陛下,徐家來人了。”

朱翊鈞同樣感受到了。

一個陌生的靈脩在他的紫禁城中晃悠。

他笑道:“先生,不急,陪他耍耍。”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海瑞隻好坐下。

皇帝不會做這種不罪而誅的事情。

素來講究一個曆曆有據。

但徐家必須得到清算。

當年清流和嚴黨,兩派已經徹底撕破臉麵,甚至是不擇手段。

嚴嵩父子一夜之間暴斃。

腐化的身軀成為了清流一派攻訐的鐵證。

胡宗憲被打成邪修,其人自戮而亡。

終於阻止了這一場反攻倒算。

當海瑞從天牢出來時,看到的便是昔日同袍自相殘殺的慘相。

嚴東樓,胡汝觀,成為了大明不能直言的秘密。

海瑞身上殺意沸騰。

朱翊鈞歎息一聲,將注意力集中到張居正身上。

內閣中。

“世兄近來可好,家父近來時常唸叨,太嶽青雲直上,日後這天下蒼生,就全仰賴太嶽了。”徐璠一介白身,就這樣走了進來。

走到大明的權利中心。

徐家的門生故吏,實在太多了。

也或許是看在張居正的麵子上,大開方便之門。

張居正微不可查的厭惡,徐璠卻未曾察覺。

張居正將笑意收斂了幾分,隨手一揮,關上了殿門。

“魯卿啊,此地需慎言。這四個字還輪不到我來說,徐師近來狀況如何?”

“甚好,甚好。”徐璠好奇的看著張居正腰間的天子劍。

張居正悄無身息的將劍調轉方向,他聽著午門附近兵甲調動的聲音,掩麵說道:“魯卿你先下去吧,我會去找你的。”

“世兄,告辭。”徐璠這一次來的如此順利,心中大定。

內閣裏可不是談事情的地方。

徐璠拿著張居正的名帖,一臉欣喜。

但剛走出午門,就被一棍子敲暈,裝進麻袋套走。

張居正捏著筆桿遲遲無法下筆。

他將徐階的書信看了又看。

最後一把靈火,燒成灰燼。

“老師啊老師,你可知,獲罪於天,便無可恕也。”張居正手掌按上了天子劍,旋即狠下心來:“這是必要的犧牲。”

他心裏裝著的是大明的九州萬方,和老師的師生之誼自此一刀兩斷。

朱翊鈞的聲音忽然傳到張居正耳畔:“先生,朕很高興,你早就該如此了不是嗎。時間會證明一切的,曆史會給出公平的評價,而我們的偉業將千古流傳,萬人敬仰。”

“是,我的陛下,願這世界如你所願。”張居正嘴角含笑,在椅子上緩緩睡去。

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朱翊鈞望著窗外蒼茫大地,攤開雙臂,似乎要將這大好山河擁入懷中,他閉上雙眸,緩緩說道:“是如我們所願,先生們。”

那一方清夢裏。

是天下大同,人人如龍。

-進來。“你確定?”朱希忠沉聲問道。呂芳也是無可奈何,說道:“隻有這個人最合適了。”海瑞被調到京師,這在他們的計劃之外。蔡國熙被一把提起。“記住了,人類的顱骨是我們與異行和魔物的唯一區別,永遠記住這一點。”呂芳鄭重的囑咐道。“記得保持謙卑和恭敬。”冇有什麽比骷髏更適合作為人類的標誌了。在這個黑暗的,充斥著異型,變種,惡魔等各種邪惡的世界上,什麽存在纔會有骷髏?隻有人!純種的人。冇錯,骷髏是有著死亡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