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章 萬國來朝

26

些細枝末節了。“好兒子,你立大功了。”“乾爹現在還有一樁事要你去做,也隻有你能做。”千戶內心掙紮著,感覺自己的死兆星在閃爍:“乾爹,兒子能有今天全靠乾爹提拔,你儘管吩咐?”馮保伸手一招將官袍擒在手中,一邊換衣服一邊說道:“你去通知閣老們,咱家親自去請示陛下。”千戶也算是見過大場麵的人,但他還是怕啊,怕自己不明不白的死:“乾爹,兒子要怎麽說啊?”“你如實交代,關鍵是看他們是怎麽說,明白嗎?”馮保最後...-

“瘋子!”

高拱暗罵一聲,這些該死的心學瘋子。

和那些走入歧途的邪修,差別也大不了多少。

走的都是速成的魔道法門,勝利者獲得大魔的一切。

輸了,則就隻能夠當做大魔行走人間的肉身。

心學和理學所爭論的,就是這個問題。

張居正走下城牆,隨即坐上軟轎,忽然遙望刑場說道:“你們太保守了,豈能因噎廢食,裹足不前。”

陳腐之至!

海瑞似有所感,猛然回頭:“道不同,不相為謀,此事絕不妥協。”

純粹的靈能道路容不得一絲妥協。

當初眾人腐化的慘相還曆曆在目。

對於混沌,他深惡痛絕。

所以皇帝的純粹讓他甘願再次作出嚐試。

海瑞熾熱的靈能在寒天之中格外顯眼、矚目。

和靛藍色的靈能碰撞在一起,轉瞬即逝。

張居正看著手上灼燒的痕跡,又傳音過去:“君子和而不同,剛峰兄,你我便求同存異吧。”

海瑞掐滅了身上突然冒起的靈火,緩緩點頭。

君子和光同塵,至少不要把反對者都推向對立的一方。

與此同時。

楊博終於收到了皇帝的批覆,金批令箭和皇帝手書。

想他背叛晉黨,不就是為了抱緊陛下的大腿嗎?

如今看來,這條路子是走對了。

“加速促成此事,將山東孔府牽涉其中。”

一句話,搞事。

把整個朝堂的水攪渾。

隨後皇帝的手書自然焚燬。

一顆裝載了純粹靈能的玉佩落入楊博手中。

“陛下偉力,臣欽佩之至啊。”楊博當時有些失態。

靈能無法量化,但是朱翊鈞可以從混沌之中抽水。

經過本體淨化後,便成為了無主的能量。

說實話,這些東西,朱翊鈞實在是看不上眼。

終究是殘次品。

至於加速推進晉黨和孔府的矛盾。

楊博隻需要再稍微推波助瀾即可。

王崇古自己會上的。

因為分贓不均而大打出手的事情還少嗎?

如此惠而不費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美妙。

他隻希望在自己的立場暴露之前,儘可能的為陛下攥取足夠的利益。

海瑞已經回來了。

陛下煞費苦心將其請回來。

會滿足於將海瑞困在宮廷之內?

總有人會為聖人騰出位置,他隻希望那個人不是自己。

是夜。

眾人一夜未眠,燈火通明。

連夜加班加點的將罪孽深重的兩家淩遲處死。

提刑官樂嗬嗬的回去,太醫走時還帶走了兩副乾淨透亮的骷髏。

前來觀刑的,大多都是涉事權貴。

在吹了一晚上冷風之後。

終於從麻木和驚悚中緩過神來。

印象何止是深刻啊。

怕是要連著幾夜做噩夢了。

徐國公實在冇臉來,乾脆稱病躲了。

至於普通人就更冇有必要來參觀。

免得有人遭受不住,當場腐化。

排隊砍頭的大戲從翌日清晨,一直看到傍晚。

海瑞一人坐在台上,手持名錄,親自驗明正身。

左都禦史葛守禮心都在抽搐。

這不是明擺著不信任嗎

而紫禁城中,朱翊鈞一覺睡的十分深沉。

當他緩緩從龍床上醒來,已經是黃昏人定之時。

昨夜冇有混沌諸神的不請自來,一夜好夢。

外麵橘黃色的天幕,將紫禁城渲染的華麗無比。

守在一旁的陳太醫總算鬆了口氣。

就怕皇帝一覺不醒。

悄然退了出去。

朱翊鈞從龍床上起身,感覺如獲新生。

馮保帶著一溜宮女們為皇帝準備更衣洗沐。

“皇爺,你醒了,可要傳召用膳。”

朱翊鈞穿著明黃色的裏衣坐在榻上,頭髮披散下來,還帶著一絲迷茫。

“大伴。”

馮保當即回道:“奴婢在,皇爺你吩咐。”

“外麵都處理乾淨了?”朱翊鈞最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

“海大人親自監刑,隻一天一夜的功夫,罪魁禍首都死乾淨了。奴婢派人去看過了,淩遲處死,那三千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馮保都不知道這東廠還有這樣的人才。

“真是難為先生了,朝臣們冇有什麽異議吧?”朱翊鈞終於笑了。

馮保不以為意:“皇爺你可真是菩薩心腸,他們還能活著呼吸新鮮空氣,就已經是手下留情,必然是感恩戴德啊。”

有異議的已經跟著一塊去了。

這場大型的官場集體貪腐案件,總算是落下了帷幕。

朱翊鈞浸泡在溫泉中,熱氣蒸騰,白霧嫋嫋。

過了幾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他很快就適應下來。

但一無所有,短褐穿結,簞瓢屢空,也照樣能活。

來到文華殿,桌案上已經擺滿了謝罪的奏章。

朱翊鈞一一看過,隨即放在一旁。

這是態度問題。

凡是敢於在天子腳下伸手的人,那一定是居心叵測。

刀劍能解決大部分有問題的人。

若是不能,那一定是刀劍鈍了。

此地為園,十裏之內化為春泥。

曆來新皇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圈地跑馬。

不然那麽多皇莊從哪裏來?

可朱翊鈞不屑為之,一切物質的財富終將腐朽。

所以皇帝不貪,這些蠢貨是怎麽敢的?

至於顧全大局,法不責眾?

什麽大局,朕纔是大局!

馮保和田義這時候一同走了進來。

“皇爺,各國的使臣都已經到了,你看什麽時候接見一下?”

“內閣已經催了數次了。”

每一次朝見,都是大明重新加強周邊影響的機會。

嘉靖年間。

大明在南洋擁有近乎壟斷的香料貿易,藏地的茶馬貿易,來自琉球的鮫綃。

三者相互結合,煥發新的活力。

通過這種經濟羈縻,結合信仰庇護。

甚至在必要時施以軍事,各小國之間以大明為樞紐連為一體。

在東南小國,他們稱大明的人為唐人。

各國皆以大明的風俗禮儀,衣冠文化為榮。

朱翊鈞緩緩抬頭:“明日。”

“皇極殿召開大朝,一同接見。”

“奴婢這就傳旨。”馮保笑著離開。

田義這纔有機會說話:“皇爺,那人如何處置?”

作為一個普通人出身的靈脩,能夠鬨騰出這樣的動靜,實在是堪稱奇跡。

真可謂狂徒也。

朱翊鈞把玩著腰間的玉佩,想了片刻,有了主意:“朕要見一見這位義士。”

田義有些不敢置信,這下,那傢夥可謂一步登天了。

“臣,遵旨。”

一炷香的功夫,在驗明正身後,大漢將軍們總算是將那人放了進來。

經過昨夜的變故,大漢將軍的裝備再次升級。

甚至配備了彩繪大漆盾,鐵木上包裹著兩層熟牛皮,彩繪則是欽天監增添的符文。

結成軍陣後,要依靠火器砸開這龜殼,隻能集群式攢射。

而這樣的場景,絕不會出現在紫禁城中。

朱翊鈞等了許久,都不見人影。

田義低著頭。

這些規矩是必要的,總不能什麽阿貓阿狗都往皇帝身邊放。

自持武力的結果往往會因此而大意翻車。

終於隨著一道鐵塔般的身軀跨過門檻,正主來了,他低著頭伏跪下來:“草民叩見陛下。”

這般大的體格,實在是天賦異稟。

天下英雄,如過江之鯽,實在是太多了。

“起來說話,你叫什麽名字?”朱翊鈞於是耐心問道。

田義抱著拂塵神遊天外,該教的他都教了,就看此人悟性如何。

投資是一門生意啊。

隻見那人跪直身子,激動的說道:“草民犯下此等大事,前塵往事不值一提。今日得見天顏,喜不自甚,又無父無母,隻願君父垂憐,予臣名姓!”

田義心裏樂開了花,聰明人啊。

朱翊鈞直接從龍椅上起身:“朕賜你國姓,又因你一腔血勇義氣,便叫朱英。”

朱英當時就跪下磕了三個響頭。

“君父大恩!吾雖無父,但既食君祿,君即吾父,臣願為君父肝腦塗地!”

當命運的轉折到來,人一定要把握住機會。

朱翊鈞讚歎道:“朕現在有一樁大事要交付於你。”

“但憑君父差遣!”朱英立馬起身答道。

“這西山煤廠現在落於朕名下,雖然不過些俗物,但終究有百姓賴以為生,朕要你去看顧一二,以錦衣衛千戶的身份將他們統合。”朱翊鈞握住一本賬簿,上麵是西山煤廠的山林土地:“你可願?”

田義思考著皇帝的舉措,這不是明晃晃的打諸公的臉麵?

此話落到朱英耳中,猶如天籟,他二話不說:“臣領旨謝恩!”

-感儘去,手腳恢複了過來:“請他們過來吧。”而藍道行正好在此時出現。“藍道長,冇有朝廷的旨意,徐某不可能調兵給你。”徐文壁立馬說道。魏國公徐鵬舉抬頭望天假裝聽不見。“若我說陛下口諭呢。”藍道行掀開白色的兜帽,從大雪中緩緩走來,在門檻前駐足而立:“定國公徐文壁,魏國公徐鵬舉,接旨。”魏國公徐鵬舉二話不說,立馬就跪了下去。而徐文壁看著藍道行信誓旦旦的樣子,一咬牙,終於還是單膝跪地,這廝要是敢假傳聖旨,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