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九章 成聖之道

26

技淫巧之物,也不願讓晉黨平賬。“明日再議吧。”內閣中,幾近隱形的高儀在此刻突然發聲,迎著兩人質疑的目光,高儀輕輕咳嗽一聲:“陛下高居九重,對我們有所誤會,需得當麵請示。”張居正會心一笑。請示。人家這纔是老成之道呢。“是該請示,元輔,你看如何?”高拱麵上躊躇,這才說道:“就依你們。”三人一同起身,一前一後的離開內閣。五月二十六日。當三人再來到內閣時。朝堂的六部九卿俱已到齊。眾人麵色忐忑的走進莊嚴肅穆...-

“卿這一生中最大的幸運,莫過於在人生的中途,在最為年富力強的時候,發現自己的使命。”朱翊鈞抬手按在李時珍頭頂,沉聲說道。

李時珍虔誠的看著由綠皮渾身骨血構建的法杖。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

而李時珍選擇放下治病救人的衣缽,拿起法杖為大明耕種。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中士聞道,若存若亡。

下士聞道,大笑之。

此刻的李時珍,甘願為這宏大的理想而死。

“李時珍,塞上民田少而軍地多。因循日久,俱為豪右所占。是以屯日益窘,軍日益貧。甚至當軍者無地,種地者非軍,豪強侵霸以肥家,公私因是而交困。”朱翊鈞緩緩收回手掌,對其說道:“今天下困厄,汝可願捨生而取義,立一個成聖之道。”

古往今來,凡是想要成聖的,無不作出驚世駭俗的壯舉。

四千年以降,糧食向來是重中之重。

而李時珍就是要在糧食問題上要作出斐然的功業。

解決這個纏繞芸芸眾生的終極問題。

但朱翊鈞也知道,大明的土地不是養不活這麽多人。

而是土地兼並的情況太嚴重。

尤其是邊塞。

這裏麵的水可太深了。

如何讓朝廷不加稅負就能收到足夠的糧食,讓小民得以果腹。

李時珍感覺到自己肩上承載著重擔。

“微臣願往。”李時珍抬起頭來,直視皇帝。

“那你就去遼東吧,那裏的廣袤天地,大有作為。”朱翊鈞對其說道。

那裏有著漫山遍野的綠皮,可以隨意由李時珍支配。

說罷,朱翊鈞徑直將這份法杖還給了李時珍。

直到李時珍的身影離去。

朱翊鈞伸手一揮,陶文龍突然出現。

“陶道長,麻煩你親自看顧一二。”朱翊鈞慵懶的靠在玉枕上說道。

陶文龍這些時日實心用事。

是時候給他加加擔子了。

陶文龍喜不自勝,一甩拂塵,撫須大笑:“此等造化之功,貧道感激還來不及,豈敢用麻煩二字,陛下厚恩,感激不儘。”

送走陶文龍。

朱翊鈞一轉頭直接望向馮保:“大伴,是朕親自動手,還是你自己來抹除方纔的記憶。”

如何保守秘密。

將自己的一部分靈魂永遠割去,這種方式比死人更保險。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死人的記憶會在亞空間如何扭曲。

“老奴遵旨。”馮保隻恨自己為什麽管不住好奇心。

他一咬牙,舉起手掌,一掌印在天門穴上。

當時整個經脈逆行,靈能強行以新的方式排列。

等馮保渾身被汗水浸透,兩眼發白,一切有關李時珍的記憶都成為了空白。

馮保茫然無措的站起身來,捂住額頭。

他要乾什麽來著?

朱翊鈞滿意的點點頭,這種手段近乎於毀滅自己的部分靈魂。

已經和人道毀滅冇什麽兩樣了。

“大伴,下去吧,朕乏了。”朱翊鈞逐漸放鬆,睏意止不住的上湧。

馮保條件反射般的答應下來,隨後麵色蒼白,腳下飄忽的離開了寢宮。

朱翊鈞緩緩閉上雙目,強撐的精神終於懶散的放縱下來。

帷帳遍繡雲紋,綴百果,使人入寢之時如在霧中。

為了讓皇帝睡的安心,睡的滿意。

來自琉球島的鮫人獻上的鮫紗羅帳,繡著海水紋配銀線玉蘭花。

在天光微亮之時,朱翊鈞好似如墜幻海。

紫禁城外卻火光沖天。

宮中的禁衛按照名錄挨家挨戶的搜查。

而巡城禦史則統領著兵馬司的兵士為他們收拾後事。

菜市場人聲鼎沸,絡繹不絕的囚徒被押赴刑場,等候處置。

其中隻有嘉善公主以身免,駙馬都尉許從誠的私藏甲冑的罪名,少不得分潤給了自己的子孫後代。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這一支將就此絕嗣,隻等在至高天相會了。

而另一位倒黴蛋,戴鳳翔正披頭散髮的被倒吊起來。

扒光了身上的衣物,**裸的肥胖身軀隨著繩索微微顫抖。

六月的帝都,溫度驟降,細皮嫩肉的戴鳳翔哪裏受過這種罪。

“吾不服!你們這是公報私仇!”

在他看見海瑞親自趕赴現場後,這種憤怒到達一種極致。

海瑞當年被彈劾的理由是什麽,是前所未聞的“魚肉士紳”。

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在隆慶皇帝的退縮下,海瑞黯淡離去。

心如死灰。

而如今,攻勢逆轉了。

葛守禮臉色鐵青:“愣著做什麽,還不快堵住他的嘴。”

而在一旁,來自北鎮撫司的行刑官和來自太醫院的太醫正打著哈欠。

為了將淩遲的效果達到極致,還特意配備了太醫。

海瑞一言不發,冷冷的站在一側。

按理來說,他並冇權力乾涉此事。

但是誰讓人家一隻手就可以打死所有人。

至於他和戴鳳翔的恩恩怨怨。

海瑞早就不放在心上。

但是陛下說,殺人就要誅心。

於是,海瑞來親自監刑。

“總憲何必看我,我隻是來賞景的。”海瑞在一旁坐定,看著坐立難安的葛守禮,不由得開口說道。

也是免的有人徇私報複,造出些冤假錯案。

這些官僚的操守,就和混沌諸神的許諾一樣堅實可靠。

下限極低。

“剛峰兄好雅興!”葛守禮憋了半天,差點忍不住,直接大手一揮:“行刑!”

誰他孃的三更半夜不睡覺來看死人啊。

戴鳳翔看著提刑官和太醫接近,眼神中透露出絕望:“嗚嗚嗚...”

鋒利的小刀像剖開熱油一般流暢。

一片透亮的皮肉被提刑官放到木桶下,薄弱蟬翼。

太醫催發靈能,飛速的止住了鮮血。

眾人不忍的避開了目光,這簡直就是感同身受啊。

戴鳳翔劇烈的掙紮著,淚水不爭氣的從眼角滑落,鮮血淋漓的傷口暴露在六月的寒風中,痛的無法呼吸。

略顯興奮的提刑官和雙眼放光的太醫卻不曾停止。

這麽精湛的手藝,提刑官都幾乎以為再也用不到。

海瑞聽著這刺耳的慘叫和哀嚎聲,終於消解一點心中苦悶。

所有可恥的背叛者,都將迎來清算。

這不是請客吃飯,而是要用徹底的暴力毀滅一切的變革。

這是最好的時代,但是也最壞的時代。

海瑞幾乎微不可查店說道:“魚肉士紳?嗬。”

他要告訴諸位,什麽才叫真正的魚肉士紳。

隨即飄散在寒風之中。

而午門城樓上,高拱和張居正在寒風中觀望。

這一次,高拱站在張居正身後。

兩人亦未寢。

張居正忽然問道:“海剛峰會是攜私報複的人嗎?”

“當然不是。”高拱眯起雙眼。

“那就是做給咱們看的。”張居正若有所思:“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啊。”

戴鳳翔是為了保護誰彈劾海瑞?

是徐階。

海瑞如此剛烈果敢之人,豈會善罷甘休。

新仇舊恨之下,兩人必然是一場龍爭虎鬥。

張居正忽然笑了。

或許,在長久的對峙中,萬變魔君也深深的影響了張居正。

“太嶽,你要如何處置?”高拱直接問道。

張居正緊了緊身上的大氅,側身駐足而立:“元輔,某不僅是老師的學生,更是天子的門生。”

他隻需要順水推舟,坐山觀虎鬥。

“吾心吾行澄如明鏡,所作所為皆為正義!”

-”朱翊鈞說罷,已經盤膝打坐,漂浮在白玉壇上。修煉本身,就是一種水磨功夫。在體內搬運靈能,進行周天循環,滋養肉身。“都下去吧。”朱翊鈞閉口不言,但飄忽高渺的心聲被靈能之風傳至周圍。眾人徐徐退出殿外,總算是鬆了口氣。幾隻綠皮而已,皇帝的物質需求近乎於無。朝臣們樂意滿足皇帝這點微不足道的小願望。亞空間的腐化在京師近乎絕跡,靈能修煉上是一日千裏。在皇帝身邊待著,什麽都好,就是壓力太大了。焦竑摸了一把自己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