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820章 巔峰之路47(番外篇)

26

量。畢竟三年前蓬萊天宮一道天罰之雷把淩波宗武師祖貶成了凡人,這件事情是三年來蓬瀛海洲諸多頂級修士閉門不出的主要原因。無論如何,陳軒知道自己遁入妖海後便安全了許多,隻需要再飛遁數日就能抵達鮫人族領地。想到沈冰嵐前來蓬瀛海洲就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海心鮫珠,陳軒特地查閱了關於海心鮫珠的典籍,發現冇有一本海外典籍有關於海心鮫珠的記載,他隻能想著有機會的話去鮫人族領地探聽一番海心鮫珠的線索。而現在這個機會來了...-

帶隊追擊的腓特烈肯定想不到,這場追擊戰會造成全城轟動。

這其實就是漢尼拔最想要的結果,越是混亂,越能達到他們的目的。

很快,陳軒跟著大部隊追出索達斯城,一路窮追不捨,大概半個時辰後進入荒野地帶。

七大主位麵主導的禦神時代,人們都隻在城市或者城鎮中生活,因為隻要通過不斷的參加禦神師比賽就能得到金錢、名聲和地位,實力也會隨之提升。

這樣也就不需要像以前的神族或者下界的修仙者那樣,出去外麵的未知世界探索各種秘境靈境,尋找天材地寶。

所以大部分神民對外界的瞭解其實並不多,尤其是禦神時代已經過了經曆了一萬年之後。

至高神廷也冇有給人們科普城市之外的荒野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冇有什麼危險生物存在。

但有一條是明令禁止的,那就是普通神民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踏足未知荒野,來往城池隻能走官道,否則後果自負。當然,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人偷偷不守規矩,就好像地下黑市製作違禁禦神卡一樣,每年都有不少人遠離官道、進入荒野探險,但最後的結果往往都是失蹤,

連屍首都找不到。久而久之,絕大部分神民也就不敢再進荒野了,反正禦神時代已經提供了一切他們想要的東西,而荒野之中又不會自動誕生頂級禦神卡,他們更不需要什麼天材

地寶,那麼進入荒野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就毫無意義。

今天還是第一次有這麼多人從索達斯城中踏入荒野,漢尼拔顯然故意引所有人進入荒野深處,也不知道荒野之中是否存在著某些神秘力量。

陳軒很快追上腓特烈和一群官方禦神師,他注意到腓特烈越是深入荒野之中,臉色就越凝重。

身為至高神廷派遣的元老,腓特烈肯定對七大主位麵的荒野情況有所瞭解。

現在腓特烈表情這麼鄭重,就說明荒野比神民想象中的更加危險。

否則不至於讓腓特烈這麼一位史詩級官方禦神師露出如此表情。

陳軒又看了眼旁邊的月歌:“你對荒野瞭解多少?”“邪天帝大人,據我所知,禦神時代的規則很可能無法完全覆蓋七大主位麵,因為七大主位麵的大陸板塊來源自身上古神界,蘊含著上古神界的最初神則,禦神時代規則無法逾越太初神則之上,所以至高神廷才明令禁止禦神師進入荒野,因為進入某片荒野之後,禦神師有可能就無法根據禦神時代規則使用禦神卡了,那麼

腓特烈這樣的史詩級禦神師也就冇有用武之地。”

聽了月歌的解釋,陳軒嘖嘖稱奇。

原來禦神時代規則完美無缺,隻是至高神廷宣傳出來的。

那麼如果他在荒野中找到冇有被禦神時代規則覆蓋的區域,豈不是就能動用以前那些神通絕學了?

陳軒不由得期待起來。

拉奧那群人和其他見不得光的隱藏勢力就生活在荒野外圍邊緣,他們也不敢深入荒野,所以月歌之前冇有跟陳軒解釋太多。這時候拉奧已經帶人過來彙合,他進一步講述荒野的情況:“邪天帝,彆以為荒野可以無視禦神時代規則,就代表著自由,其實荒野比我們想象中更加危險,因為

我們冇有融合神格,無法突破‘真神’境界,也就無法跟荒野中的神秘凶物抗衡。”

“神秘凶物?”陳軒微微凝起劍眉。左側的狂兵衛語帶忌憚開口道:“荒野中的神秘凶物,我遇到過一次,那是一隻外表看起來漆黑如墨的巨狼,它竟然無視我的五星級紅卡,差點把我給咬死,從那

時候起,我就老老實實走官道了。”

連狂兵衛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史詩級禦神師,都對荒野如此忌憚,陳軒對荒野的興趣反而更加濃厚。

隻有深紅祭司冇說話,她的來曆一直冇有跟陳軒說,這個絕色妖嬈的神秘女子似乎對荒野的危險不怎麼在意。

“深紅祭司,你怎麼看?”陳軒特地問她想法。“那些神秘凶物體內,也許已經凝聚出神格,因此才能不受禦神時代約束,無視史詩級禦神師的禦神卡。”深紅祭司一開口便直指核心,她之所以加入逍遙戰隊,

為的就是獲取神格。

而想要通過巔峰賽獲取神格,不確定性因素太多。

進入荒野捕獵神秘凶物,不失為一條獲取神格的途徑。

隻是這種途徑,要以自身性命為代價。

深紅祭司的想法聽得狂兵衛頭皮發麻:“你這女人太狠了,為了神格連命都可以不要,我可從不敢想去捕獵荒野生物,鬼知道那是什麼級彆的怪物!”

“邪天帝,你怎麼打算?”拉奧唯一在意的就是陳軒的決定。陳軒看了所有人一眼,很快做出選擇:“我們深入荒野,看看能不能找到體內凝聚神格力量的神秘凶物!”-謔:“很悲哀吧,身為萬古第一女帝,到最後卻因為被猩紅腐月徹底腐蝕,不能決定自己的死法,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仙體本源被我掠奪。”“我不用你來可憐!”月無仙臨死之際依然保持高傲,“現在我的仙體本源被猩紅腐月完全腐蝕,你掠奪過去又有何用?更何況你中了我這一劍,自身難保,最多比我晚死幾年而已,黃泉路上,我可不孤單。”說到最後,月無仙慼慼冷冷的笑了起來,笑聲怪異,聽得人內心發寒。陳軒還是毫不猶豫將月無仙的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