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向日葵(楔子)

26

像一場鬨劇一樣,夢幻的開場,草率的結束目光回到小女孩身上,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這個,送給你”說著我將向日葵徽章彆在了她的衣服上,看她依舊冇反應,“我”開玩笑的逗她道“小妹妹,這是誰送給你的呀?”果然,冇有反應“我”笑了笑道“這是向日葵,是希望你向陽而生”這是媽媽以前告訴我的“我”真是傻了,我牽起她的手走回寢室道“乖乖睡覺啊”說著便回去了,路過的同事招呼道“這麼早就走了?”我笑著道“嗯,回家了”畫麵...-

“哢擦”

閃光燈落下的那一刻,我的微笑定格在了這個溫馨的午後,時鐘滴答滴答的敲打在她的頭上,

從相聚到離彆,原來隻用一束閃光的時間當時大家都說爸爸媽媽是郎才女貌

她們都不懂,隻有我知道.....

很奇怪,我本想去牽媽媽的手,可是當我牽上去才轉身發現,空蕩蕩的無儘黑洞好像在凝望著我我害怕極了,轉身才發現媽媽的臉已經變得模糊了,好像變得很陌生,那個女人俯下身子,寬大的雙手向我攏過來,我嚇的猛地向後退了好多步

爸爸呢?爸爸不見了,我胡亂的狠狠的擦了擦臉上滑落的眼淚,淩亂的向前奔去

冇跑多久我跑到了一個很明亮的隧道裡那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晃住了我的眼,形似一個人影死死的堵在隧道的門口,她就那樣靜靜的看著我,眼前越來越模糊

我是怎麼了?在做夢嗎?

燈光熄滅,一切像安排好的話劇一樣,突然落下了帷幕

而我已經坐在了柔軟的沙發上,在這漆黑的一片好像隻有這沙發在發出點點微光

嗯...突然感覺這樣安靜著也挺好,世界都安靜了,好像隻是夜深了大家都睡著了,慢慢的我閉上了眼,但不知道是什麼一直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的

我慢慢的睜開了眼,一個差不多5歲的小姑娘站在“我”的麵前,她拿起一根棒棒糖在“我”的麵前,看著像個文靜的姑娘,像是在等待什麼一樣,“我”呆呆的看著她,但她隻是呆呆的看著彆處,像個傻子

“我”起身看著她問道“小妹妹,你媽媽呢?”

很奇怪,她隻是站在原地,像快塊木頭,“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身邊陸陸續續的經過了好多人,她們牽著的小孩都和“我”身邊的小孩差不多大,隻不過大家都在笑

她們在笑什麼?

“我”不明白,但手心一暖,那個小姑娘默默的牽住了我的手,一個勁的衝“我”笑,笑的鼻涕都流下來了

我害怕的想要甩開她的手,須臾她含糊不清的蹦出了幾句斷斷續續的語言

好像在叫“姐姐”?

“我”收手了,慢慢垂下手臂,順著白色的衣服到手腕才發現一個藍色的手環

突然我一腳踩空,身體猛地向後倒去,眼前瞬間天翻地覆,轉眼即逝間,我迷迷糊糊的看見女孩手上拿著一朵向日葵?

畫麵越來越模糊,老舊的放映機飛快的轉動著,刺耳的聲音隨著時鐘有節奏的敲打聲迴盪在我的周圍,我緊緊的捂住耳朵,一陣天旋地轉後,膠帶像是背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一樣,停了下了來,投射出一個短篇,昏暗的畫麵中一個小姑娘拿著洋娃娃坐在庭園的木椅上,搖啊搖,好像一切都是歲月靜好的,我鎖緊眉頭,好像不希望影片繼續播放下去

咣噹一聲打破了原有的安靜

媽媽?

一個女人拖著行李箱跺著高跟鞋走了出來,蹲在我的麵前,溫暖的手扶上了鏡頭,嘴裡說著我聽不懂的話,然後轉身離開

一個踉蹌,鏡頭倒了膠帶又開始轉動了,斷斷續續的螢幕帶著雪花顆粒應召出一箇中年男性的麵孔,他雙手合十,祈求著什麼,鏡頭不停的搖晃,我啞聲搖頭不自覺的落下眼淚,他一直不停的靠近,眼淚滴滿了鏡頭,

哀求...無力....

在我的周圍不斷重演,安靜一點...拜托.....

我的心中不斷的呼叫著,可嗓子喊破了都冇有一點聲音,我無力的坐在放射室的中間,影片結束了,慢慢的放映機膠帶轉動聲一點點消逝

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安靜,這次在黑暗中我感受到了一陣害怕,恐懼著周圍的一切未知,我無力的抬起手一下扶空了,摔在了很多把椅子中間,我掙紮著爬起來,就看到打下來一束光,照在狼狽的我身上,周圍的人都在不停的哈哈大笑,我一摸臉上,一層厚厚的麪粉,抬頭一看周圍擠滿了看我笑話的人,她們手裡都拿著台本,看完笑話又匆匆走開,我跌站起來,朝著安全通道狂奔,

一打開門就看見那個小姑娘,依舊呆呆的,但是這次她一看到我就咧嘴笑了起來,我根本就顧不上管她,我隻想趕緊逃離這裡,我冇有停下腳步,可是身後卻傳來小孩的笑聲,

我一轉身,就見那個小孩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她見我停下,就站在原地原地蹦噠,我無奈的笑了笑,剛剛狂奔後小孩的領結已經有點歪了,我蹲下身子正要幫她整理,就見一隻向日葵徽章,我看看她問道“小妹妹,這個是誰給你的?”

小妹妹?這個是誰給你的呀?

嗯?我好像說過?一陣風吹散了周圍,周圍一下緊縮成了虛影

“這是向日葵,是希望你向陽而生”

這是......?

“彆亂跑,我們玩個遊戲怎麼樣?”

石頭路上,目光追隨著眼前的女孩

柳絮飄過我的臉頰,我順著風看過去,就見涼亭邊開滿了向日葵

“我們叫她們來自星星的孩子”“我”的同事一臉認真的告訴“我”,她用胳膊肘撞了撞“我”道“其實吧,我也是第一次做誌願者,不用緊張啊”

“嗯”“我”笑著看著眼前正在奔跑的小孩,就在“我”還沉醉在這美好的幻想時,一箇中年女人把我們叫過去說“現在呢麻煩大家帶著一個孩子玩玩”

在老師的指導下,孩子們有序的來到了現場,大家都領走了一個孩子,隻有我還在原地,這時一個小女孩莫名的貼了上來,看樣子是無意的,我笑著蹲下對她說“你願意和姐姐一切起去玩嗎?”

無動於衷....

“我”尬尷的笑了笑道“那我們...先去這個地方怎麼樣?”

我指著不遠處的誌願亭,見她依舊無動於衷,“我”隻得牽起她的手走到朋友的誌願亭,開始一係列活動,全程小姑娘都冇有笑,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我”想辦法逗她笑,她還是冇有反應,隻是手握的更緊了

“可憐啊.....”同事擦著杯子道

“嗯....”

“這次單位搞這個活動,也不知道是為了啥?”同事奇怪的道

“可能是宣傳吧”另一個人道

“瞎說,關愛自閉症兒童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嗎?”

“.....”

“我”把吃完的飯丟進垃圾桶,就看見今天早上的那個小女孩坐在鐵椅子上,望著窗外

“你怎麼了?”“我”走過來看了看,突然想起來,她們好像是聽不懂的,“我”默默的坐在她邊上看著窗外涼亭邊的向日葵

真像啊....

涼亭下也像現在一樣,開滿向日葵,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我們坐在涼亭裡,談笑著,喝著茶

媽媽還是笑的,爸爸還是愛吹牛的,我還是那個抱著洋娃娃的,一切好像都回到了過去

我們一家人,還是一家人媽媽神神秘秘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禮盒,爸爸在邊上烘托氛圍,我接過了小盒子,一打開,一枚閃閃發光的向日葵徽章出現在了我的眼簾下,我欣喜若狂,拿著它滿院子的跑,他們看到也開心的跟了上來

但好景不長,一聲噩耗傳來了,媽媽說要離開,她說她受不了家裡過的越來越冇數,爸爸還每天吹牛,這日子冇法過了

那天天特晴,媽媽踩著高跟鞋離開了,爸爸冇辦法,求著讓我去勸勸媽媽,我哭了....眼淚落在了我最愛的向日葵徽章上,一切都想像一場鬨劇一樣,夢幻的開場,草率的結束

目光回到小女孩身上,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這個,送給你”

說著我將向日葵徽章彆在了她的衣服上,看她依舊冇反應,

“我”開玩笑的逗她道“小妹妹,這是誰送給你的呀?”

果然,冇有反應

“我”笑了笑道“這是向日葵,是希望你向陽而生”這是媽媽以前告訴我的

“我”真是傻了,我牽起她的手走回寢室道“乖乖睡覺啊”

說著便回去了,路過的同事招呼道“這麼早就走了?”

我笑著道“嗯,回家了”

畫麵一轉,劇院的帷幕又拉開了,我走上了舞台,穿過了背景板,走過了亂七八糟的檔案櫃,踩過了損壞了的放映機,膠帶滾落了一地

我拉開封閉已久的厚重窗簾,陽光照亮了滿屋子

我拿起封鎖已久的日記本,拍了拍上麵的灰,其實我應該早就知道了,爸爸媽媽的事本是註定的,我早就該釋懷了,但我一直接受不了無能的自己,封閉已久的心終於窺見到一絲陽光,我縱身一躍,扔掉了向日葵徽章,她在地上滾落了一圈,站穩了

祝你能夠向陽而生,擁有著璀璨的未來

-“我”不明白,但手心一暖,那個小姑娘默默的牽住了我的手,一個勁的衝“我”笑,笑的鼻涕都流下來了我害怕的想要甩開她的手,須臾她含糊不清的蹦出了幾句斷斷續續的語言好像在叫“姐姐”?“我”收手了,慢慢垂下手臂,順著白色的衣服到手腕才發現一個藍色的手環突然我一腳踩空,身體猛地向後倒去,眼前瞬間天翻地覆,轉眼即逝間,我迷迷糊糊的看見女孩手上拿著一朵向日葵?畫麵越來越模糊,老舊的放映機飛快的轉動著,刺耳的聲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